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海王目标是宇宙星辰(10)

海王目标是宇宙星辰(10)

江望野收到姜喜月的回复之后还是不放心, 就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遇见这么多人围在外面。

眼看着姜喜月被堵在里面, 差点就要通知基地叫人了。

到时候穿着制服的队伍往里一站, 直接把人带出来,公权私用这点,他早就给忘记了。

没想到姜喜月却自己就把事情解决了。

他担心那些粉丝和记者会再回来, 想先把姜喜月带去基地保护起来。

到时候记者也不敢进去。

一走过去才看到, 竟然还有另外两个人。

视线在骆明台和罗隐身上扫了一圈,笑着道:“怎么大家都来了?”

骆明台紧抿双唇, 目光幽暗。

他一夜未睡, 脑海里都是姜喜月和罗隐的那张照片, 一大早就在校门口等着。

看到还有另外两个人在场, 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姜喜月, 到底还有多少人想护着你?”

姜喜月想说:多了。

数都数不完。

骆明台又问:“要怎么样, 你才会跟我一起回公司?”

“骆总,姜喜月在航天科技好好的,你要挖角也不能当着我的面吧?”

江望野自己怎么说也是人事资源部的总经理, 看来骆明台是直接把他当空气了。

“而且, 让她回去当助理, 是在浪费她的才能。”

骆明台皱起眉, 盯着姜喜月, 似乎有所妥协, 低声道:“我……可以给你换一个职务。”

江望野嘴角带笑, 笑意却不达眼底,语气冷冷的。

“骆总,你知道姜喜月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吗?”

她现在在基地工作, 深得周康文司长的器重, 还参与研发了一些列项目。

由姜喜月主导提出的推进器设计,现在已经获得审批,飞上太空只是时间问题。

年纪轻轻就做出这番成就,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随便一个人,都能在其中权衡出轻重。

骆明台还想把人骗回去给他当牛做马?

骆明台当然清楚,可现在却只有这个理由。

咬紧牙,看着姜喜月:“我是在问她。”

“可是我的答案,江经理已经帮我说了。”姜喜月道。

她不懂,骆明台以前对姜喜月是视而不见,面对多次表白都不屑一顾,怎么现在突然变得这么执着。

“骆先生,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说完,不再给骆明台纠缠的机会,直接转身走了。

“姜喜月!”

骆明台没想到她会这么无情,还想追上来。

可刚上前两步,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罗隐微微侧身一步,将他挡住。

冷冷道:“她说,让你以后不要去找她了。”

骆明台紧抿着唇,和他对峙起来。

但罗隐脸上却看不出一点情绪,像是戴了一张毫无破绽的面具,就算是面对骆明台的压迫,也像是没有任何影响。

坚定地挡着他的路,不让靠近一步。

眼看着姜喜月已经跟着江望野上车,骆明台不得不收回视线。

眼中带着怒气,迅速转身离开。

罗隐站在原地,正犹豫着下一步要怎么做,江望野的车缓缓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落下。

“你要回去了吗?”

罗隐迅速回神,微微垂眸看着姜喜月的脸。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阳光炙热。

他第一次这么急切:“照片不是我让拍的,我不知道会有记者,待会儿我就让经纪人发声明,澄清我们的关系……对不起。”

罗隐慢慢低下了头,冰山的一样的脸上慢慢浮出几分懊恼。

“我没有怪你。”姜喜月笑容温和。

罗隐却反而更加紧张。

“以后我会再小心一点……”

他说的声音很小,就担心姜喜月会说,再也没有以后了。

像她这样的科研人员,应该很不喜欢被曝光。

要是以后和他划清界限……

正想着,姜喜月道:“确实,下次就约在更安全的地方见面吧。”

闻言,罗隐惊讶地抬头看她。

“你还会跟我见面吗?”

“从跟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准备了。”

说着,姜喜月还有些得意。

进组这么长时间,直到现在才被记者拍到,已经十分不错了。

她看着惊讶的罗隐,继续道:“还要谢谢你特意过来,你是担心我被记者围堵,过来接我的吗?”

罗隐看着姜喜月发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在戏外,他向来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脸上能表露一分,其实心里早就已经达到了十分。

“嗯,我来接你。”

“顺便通知你,明天剧组准备举办杀青宴,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要在酒店一起吃饭,邀请你去参加。”

“好啊。”

姜喜月直接答应下来。

这段时间,她和剧组的人都关系不错,昨天离开得太早,没来得及一一道别,到时候刚好过去看看。

闻言,罗隐微微勾了一下唇角,露出很小的弧度。

“明天下午我等你。”

——

江望野直接送姜喜月去了基地,这里层层封锁,没有通行证的话,普通人都进不来,就更别说记者了。

不过罗隐的速度更快。

姜喜月才刚到基地,他的声明就发了出来,和之前在校门口,姜喜月说的那些大同小异。

经过他的声明,这场风波果然很快平息下来。

没过几分钟,就有人把热搜给撤了。

姜喜月说到做到,找基地的熟悉编程的朋友写了一个小程序放在网上,所有人如果想询问和新闻有关的事,都可以在上面提问。

这只是姜喜月临时想出,用来解决粉丝疑问的方法。

可没想到后来,她开设的这个论坛,却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物理学术论坛。

周康文也看到了网络上的新闻,一看到姜喜月进来,睁大眼睛询问:“那个男的就是你指导的演员?早知道这么麻烦,当时就直接拒绝导演的要求了。”

“没事,现在都已经解决了。”

这种小事,姜喜月并没放在心上,反而文:“教授,明天剧组要举办杀青宴,您去参加吗?”

“不去不去,我最怕人多的地方了,更何况我也和他们不熟。”

虽然当初导演邀请的是他,但周康文对娱乐圈里的事一点也不感兴趣,所有技术指导都是姜喜月做的,他去凑什么热闹?

可是转念一想,又问:“这个杀青宴,应该很多明星参加吧?”

“剧组里的人都在。”

闻言,周康文敛眉思索起来,不知道在计划什么。

一直到姜喜月走了,他迅速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杨夫人,我听说姜喜月明天要去参加剧组的杀青宴,咱们要不要帮她准备一下?”

他虽然不踏足娱乐圈,但也听过一些传闻,那可都是些会看人下菜的老油条。

姜喜月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再加上今天才传出她和罗隐的八卦,明天去吃饭,保不齐被人参观。

姜喜月是他的爱徒,首富杨家的女儿,可不能被人比下去。

二话不说,就联合了杨夫人,准备搞个大的。

杨夫人现在正想方设法要补偿姜喜月,正愁找不到机会,现在主动送上门,恨不得把过去十七年的爱,都一口气补出来。

但两人其实完全想多了。

姜喜月现在和剧组的人打成一片,大家喜欢她还来不及。

更别说,现在还有一个罗隐,在无条件支持她,就算是再蠢笨的新人,也不会去惹一个当红影帝。

但杨夫人却已经和周康文商量好了。

当天晚上,姜喜月把前一天晚上宋思云送去给她的食盒,洗干净,晾干,整理好,送还回去。

刚要走,却被宋思云叫住。

“明天我想去逛街,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姜喜月虽然平时见到宋思云,都会聊两句,但还是第一次两人一起出门。

犹豫了几秒,点头答应下来。

“明天我刚好有事,跟周教授请了假,上午去可以吗?”

两人很快约完时间。

第二天,姜喜月早早起床,刚要去找宋思云,突然收到了对方发来的短信。

【我在楼下等你。】

她迅速下楼,刚走出去,就看到路边停了一辆十分豪华的轿车。

和上次杨家晚宴结束后,送她回家的车是同一个款式,但颜色不同。

宋思云衣着优雅,站在车旁朝她招手。

“过来吧,我们坐车过去。”

姜喜月昨天晚上就想过了,宋思云是首富夫人,怎么也不可能跟她一起乘地铁过去。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逛?”

“杨家有个商场,就去那里吧。”宋思云朝司机一指挥,车辆立即驶入主干道。

然后递了一杯果汁过来,一脸慈爱地看着她。

“你觉得这辆车怎么办?”

“挺好的。”

宽敞又舒适,后座跟床似的,坐得人昏昏欲睡。

宋思云立即道:“我家里有很多,你要是喜欢,以后你上班就坐这辆车去吧?我给你准备一个司机。”

听见这句话,姜喜月瞌睡都惊醒了。

“我自己搭地铁过去就行,不用这么麻烦。”

宋思云没有强求,但还是一脸惋惜,叮嘱道:“如果你哪天想坐车了,我让司机接送你。”

姜喜月不敢接这样的大礼,心里有些纳闷。

这就是首富的风格吗?

豪车随便送。

很快,车辆在一个豪华的购物中心停了下来。

时间还有些早,路上人不多。

购物中心的客流都在下午和晚上,所以大多开店时间晚。

现在才八点。

姜喜月有些怀疑,现在那些店有没有开门。

正想着,宋思云已经带着她朝里面走去。

购物中心打开已经开了,姜喜月一走进去,果然见好几家都没有开门。

正准备开口问情况,宋思云又带着她走向电梯。

一边转头安抚地对她道:“我们上去看。”

电梯上行。

姜喜月并不在意,今天是杨夫人来买衣服,她是为了还人情才跟过来的。

叮咚一声。

随着电梯门再次打开,带着淡淡香味的空气涌入鼻尖。

姜喜月抬头看去,刚好几个衣着统一整齐的导购正匆匆跑过来,笑盈盈地朝宋思云弯腰鞠躬。

“杨夫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

宋思云淡淡应了一声,带着姜喜月朝里面走去,一边柔声和她解释:“这里是杨家自己开的,可以随意一点。”

姜喜月转头打量周围。

金碧辉煌的店里用了很多镜子做装饰,一时间竟然看不出具体有多大。

左边是各种设计独特,吸引眼球的大牌服饰;右边是各种品牌包包,琳琅满目;正对面则放慢了珠宝首饰,折射灯光,十分耀眼。

宋思云道:“每个季度,我都会让各大品牌送一些东西过来,我挑选好之后再进行出售,这些都是前几天送来的,我还没来得及看。”

一边说,拉着姜喜月走到服饰区,认真地开始挑选衣架上的裙子。

几个导购笑容满面地站在一旁,随时等着帮忙,一边好奇地打量姜喜月。

她们是专门在这儿帮杨夫人打理东西的,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带人来。

而且……

这个女生的穿着打扮和周围格格不入。

身材苗条,但全被黑色运动服遮挡住了,微卷的长发扎成高马尾,看着青春洋溢,脚下踩着一双帆布鞋,看上去也是价格普通的休闲款。

浑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还没有宋夫人外套的一个袖子贵。

但是宋夫人对她的态度却奇怪的温和疼爱。

简直奇怪。

姜喜月看着眼前偌大的商店,心中惊讶。

她一直知道,宋思云这样的人应该是享有一定特权的,但没想到会这么惊人。

眼前这个一眼看不到头的店,四舍五入不就是她的私人衣橱?

正想着,突然见宋思云把一条红色长裙递到姜喜月面前。

“这条裙子,你觉得怎么样?”

姜喜月仔细看了看,裙子剪裁十分大胆,高开叉,肩带很细,腰上的布料还被掏空了,要是穿在身上肯定十分火辣。

“还不错。”

只是这样的设计,似乎和宋思云的风格不太搭。

每次见面,她的衣着都十分得体,大多数时候是整齐的套装,不像是会穿这种裙子的人。

宋思云却直接把衣服递给她:“你去试试怎么样?”

“我?”

姜喜月愣住。

“去试试,我看你平时总穿运动衣,试试其他风格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姜喜月盛情难却。

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却还是有些想不通,这样的裙子明显是晚宴用的,她就算试了,也不能拿来当运动服穿。

宋思云站在外面等待着,明显心情不错。

这么多年,她都快要忘记和女儿一起逛街的感觉了。

招了招手把导购叫过来。

“适合刚才那个女生穿的衣服还有吗?都拿过来。”

导购有些惊讶,忍不住询问:“之前送来了几套杨夫人喜欢的款式,要一起拿过来吗?”

“不用了,拿她的就好。”宋思云笑着道。

看到她的态度,几人对试衣间里的人更加好奇,迅速去把前几天,从世界各地送来,知名设计师的作品拿了出来。

一字排开,整齐地等待着姜喜月试穿。

姜喜月换好衣服,还没出去,就发现问题大了。

这条裙子的设计远远比她想象中更大胆,腰间挖空的部分已经蔓延道了胯骨,和半个臀部。

她虽然不是保守的人,但也接受不了这么火辣的剪裁。

隔着门和宋思云说明情况,准备换回自己的衣服。

没想到,从门缝里又递进来一条浅蓝色裙子。

宋思云道:“那你要不要试试这件?”

新送进来的裙子明显保守许多,是长袖,点缀了漂亮的蕾丝,裙摆上全是细碎的钻石,光彩夺目,跟电影里的公主裙似的。

姜喜月看了半天,有些纳闷。

这里不是杨夫人的“私人衣橱”吗?

怎么这些裙子的款式看上去,和杨夫人都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姜喜月不知道,这些都是昨天下午,宋思云和宋康文通过电话之后,她连夜从国外专门调过来的,选的都是姜喜月这个年纪会喜欢的裙子。

今天早上结账的时候,店里的导购都被庞大的金额吓了一跳。

换上新的裙子,姜喜月才终于走出试衣间,看到宋思云正等在外面,似乎没有挑选她自己的衣服。

“杨夫人,您没有试吗?”

“我待会儿去。”宋思云随口说了一句。

今天本来就是特意带姜喜月来的,家里的衣服不少,根本不用这时候买。

她快步走过来,眼睛发亮地上下打量着。

“和我想象中一样漂亮!这条裙子很适合你!”

姜喜月刚才在里面试衣服的时候,把头发解开了,微卷的长发蓬松地披在腰间,再蓝色带碎钻的裙子衬托下,漂亮极了。

宋思云看着眼前的人,仿佛和梦中女儿的模样重叠起来。

她双手紧紧交握,眼眶不由有些湿润。

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

姜喜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这条裙子确实好看,但太隆重了。

正犹豫着,宋思云已经又催促道:“你要不要再试试其他的?这里还有好多,你都可以看看。”

导购也同时把几条裙子拿了过来,在她面前展示。

姜喜月想要拒绝,可是看到杨夫人湿润的眼眶,却怎么也无法开口,只能答应了下来。

结果一整个早上,竟然都是她在试衣服。

“杨夫人,您有想试的衣服吗?”

宋思云看着她,一脸慈爱和幸福。

“我看你试穿就够了。”

她先是带着她把裙子都看了一遍,选出几条不错的,又拉着她去看了包和首饰,离开前,把姜喜月觉得不错的几样都包起来。

“我听周教授说,你今天要去参加杀青宴,这些就当我送你的礼物。”

姜喜月大惊。

“这怎么行?”

知名设计师的裙子,整套祖母绿宝石首饰,还有已经绝版、有市无价的手包,就算她不知道具体价格,也知道加起来是一个天文数字。

“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宋思云有些着急。

今天早上,她终于实现了自己十多年来的心愿,就是亲手为女儿挑选衣服,帮她打扮,母女两人一直逛街,整个人都幸福得快要晕过去。

这些东西,只是她想要送给姜喜月的很小很小一部分,以后还有更多更多。

“你不用在意,就当是我借给你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再让人他们送一些过来看看。”

姜喜月说不出话,只能答应。

再三保证道:“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些东西,到时候完整地送还到您手中。”

只是下午带着这些名贵的首饰,就不能坐地铁去了吧?

万一遇到扒手……

宋思云却连忙道:“不用不用,要是遇到什么危险,直接把东西给他们,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不要受伤……要不,我给你安排几个保镖吧?还有司机,可以送你过去。”

她越说越担心,恨不得连自己也跟过去。

姜喜月连忙拦住她。

“不用了,我能处理,明天下午用完,晚上就会送换给您的。”

“明天我也有事要忙,不用这么着急。”宋思云道。

她想起昨天收到了下午茶邀请,以前那些人也来问过,但她从来不去参加。

可是这次,上面多了一个她感兴趣的人,到时候或许会过去一趟。

姜喜月只好道:“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送去给您。”

中午,两人又一起吃了饭才终于分开。

姜喜月回到家里,把东西仔细放好。

虽然杨夫人说,就算弄丢了也没关系,但她还是十分小心,这么昂贵的首饰,要是出了岔子,现在就算是把她卖了也还不起。

杀青宴是下午两点开始。

先举行三个小时的记者招待会,随后才是演员和剧组的聚会时间。

姜喜月只需要参加后半段的宴会就行,所以一直到下午才出发,五点正好抵达约好的酒店,期间罗隐本来想出来接她,但是被她拒绝了。

聚会和记者招待会的酒店是同一个,现在里里外外都是记者,他一出现肯定会被围追堵截。

姜喜月开车抵达地下停车场,核对着地址往上走。

刚走到大厅,正好看到有几个参加完招待会的记者走出来,她迅速加快脚步,一溜烟跑进了电梯。

记者揉了揉眼睛。

“刚才是不是有个人跑过去了?”

“谁?”

“不知道,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哪个明星吧?”

太亮眼了,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的视线。

另一人转头在周围打量了一圈,却没看到什么人,埋怨道:“那你怎么不拍下来?”

记者一愣,这时才反应过来。

“我、我给忘了……”

刚说完,立即引来几个同行的嘲笑。

他们都是行业顶尖的记者。

很多新闻往往是发生在一瞬间,稍一走神就会错过机会,所以跟拍抓拍是他们最擅长的。

没想到这么好的机会,这个记者竟然错过了。

面对别人的笑声,记者却没有反驳,一是因为他刚才真是失职,或许错过了一个绝好的新闻。

更重要的是,他脑海中还一直浮现着刚才那个人跑过的身影。

淡紫色渐变长裙在空中摇曳,丝带飞舞,微微翘起的发梢,在他脑海中久久不能忘却。

到底是谁呢?

他怎么不记得,娱乐圈里有这么一个明星。

这么让人惊艳。

姜喜月迅速上楼,站在电梯里一边回复罗隐的的短信:

【我已经到酒店了,马上就去找你们。】

罗隐:【我等你。】

姜喜月想说让他不用等,到时候自己过去就成。

消息还没发出去,电梯门刚好打开。

她把手机一收,抬头看去,见罗隐竟然站在电梯门口,在这儿等她。

招了招手。

“嗨,等很久了吗?”

——

罗隐和其他演员一样,是参加完记者会之后过来的,穿了一套深蓝色的休闲西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衣服不同,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许多。

经纪人在一旁啧啧称奇。

他以前是从来不会参加这种杀青宴的。

就算是合作过的大牌导演亲自邀请,他也能冷着脸拒绝,回去坐在客厅里看电影。

这次,竟然还主动跟他报了名。

原因是什么,别人不清楚,他却门儿清。

见罗隐从进来开始,就一直站在同一个位置,一步也不肯挪动,忍不住道:“你要是继续堵在电梯口,他们会怀疑你是不是准备离开,你看导演都被你吓得笑不出来了。”

罗隐:“我在等人。”

经纪人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姜喜月不是还没到吗?”

“快到了。”

罗隐语气轻轻的,却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视线从手机上,姜喜月刚才发来的消息上扫过。

按下返回键,一张他和姜喜月的照片立即弹了出来。

两人紧挨着站在一起,看上去十分亲密。

罗隐嘴角微微弯了一下。

他是圈内有名的影帝,少有的势力和流量兼具,只要和他沾一点边,都能引来巨大的关注度。

所以从知道他要来参加杀青宴开始,有好几个演员都在蠢蠢欲动,想要过来说话拉关系。

但是每过来一个,就被罗隐冷处理一个,没过十分钟,所有人就知趣地逃得远远的,心里现在都是同一个想法:

出名的方式有很多,还是选择努力这条路吧。

罗影帝冷冰冰,太难处了。

经纪人听到他们私下的抱怨,有些不屑,很想告诉他们,不是罗隐冷,而是你们没遇到他热的时候。

要是换了那个人,人家分分钟化身太阳小暖炉。

正想着,电梯门刚好打开,让罗隐心甘情愿变成小暖炉的人走了出来。

经纪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果然感觉罗隐周身的气息都柔和不少,迅速走上前。

“没有,我也是刚到。”

经纪人看到他嘴角那抹小小的弧度,这放在罗隐身上,简直已经是在狂笑了。

旋即转头,视线落在姜喜月身上。

一看清她的模样,纵然是在娱乐圈浸淫多年的他,眼里也迅速闪过一抹惊艳。

看惯了平时姜喜月一身运动装和高马尾的模样,却没想到她会这样出现。

转头朝罗隐看去,果然看到大影帝眼里都是星星点点的光,就差把情绪直接写在脸上了。

经纪人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姜喜月,罗隐就交给你了。”

说玩,迅速溜走了。

姜喜月一脸疑惑,正准备问问怎么回事,却见罗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头看着自己。

“怎么了?”

下一秒,却见罗隐慢慢扬起唇角,一个笑容逐渐在脸上蔓延开来,毫无预兆的,给姜喜月来了一个近距离颜值暴击。

他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还好我今天来了。”

听见这话,姜喜月更疑惑了。

“其他人呢?我像跟导演道谢。”

她被受邀来当技术指导,本来应该全程在旁边监督的,是导演特意给她特权,姜喜月才能花大量时间去看书复习。

“我带你过去。”

罗隐带着她朝里面走去。

一路上,周围不少人纷纷转头看来。

他们的目光最开始是落在罗隐身上的,不知不觉,视线就被身边的姜喜月吸引,还在疑惑对方是谁,竟然和罗影帝这么亲密。

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倏地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地盯着。

导演正在和制片人说话,远远的,看到罗隐跟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人走过来。

他有些近视,见两人走得亲近,微微眯起眼睛,想要看看女人是谁。

随着两人的不断靠近,才终于看清楚姜喜月,一脸惊讶。

“你、你是姜喜月?”

早在剧组的时候,他就知道姜喜月长得很漂亮,不然他也不会邀请她去拍戏。

可没想到,在所有明星都盛装打扮的杀青宴上,姜喜月一出现,就把所有女明星彻底碾压了。

周围无论男女,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那一瞬间,甚至连身边的罗隐,竟然都被她的光辉盖住。

他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没有进娱乐圈的想法?我包你肯定红!”

这么好的素材,身为导演的他绝对不想错过。

这个问题,之前导演隔三差五就要问一次,姜喜月都已经习惯了。

“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导演十分失望,认真叮嘱道:“如果你哪天想换工作了,都可以联系我,我说过话绝对作数!”

见完导演,姜喜月又去跟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一一道谢,感谢他们之前的帮助。

在宴会中转了一圈,罗隐都跟在她身后,安静地站着。

姜喜月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过了一会儿,有人看出了端倪,有些疑惑。

“那个人……是之前剧组里的技术指导吗?她是什么来路?我看刚才连导演都对她客客气气的。”

几个人转头张望。

“一看你之前就没怎么去剧组,这在咱们这儿是常态了,习惯就好。”

“啊?就连罗影帝都对她那么好?”对方一脸疑惑。

印象中,罗隐似乎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惜字如金。

几个常在剧组的演员一脸羡慕的看着姜喜月。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简单,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了吗?我上次在拍卖会上看到过,很贵很贵。”

她连说了两遍,一脸柠檬加羡慕。

然后又继续感叹:“衣服也很贵。”

“手包限量款。”

“还有影帝跟着。”

“我酸了……”

其他人纷纷跟着点头。

“酸了酸了。”

姜喜月跟熟人都见了一面,想起罗隐,正准备去找。

一回头,才发现对方就站在自己身后。

“你一直跟着我?”

“嗯。”

罗隐点了一下头,耐心地询问:“你饿了吗?我给你拿点东西吃。”

姜喜月差点一口答应,但想到那些粉丝和记者,要是知道她吩咐罗影帝去给自己取东西,肯定会撕了她,改口道:“我们一起去。”

两人相携朝餐桌走去。

经纪人正和导演站在一起,也和在场其他人一样,视线止不住在两人身上打转。

人对养眼的事物总是不受控制地追逐。

“可惜了,可惜了,姜喜月要是出道,那肯定会火的。”导演喝了点酒,不断感叹着同一句话。

经纪人嘴上没说,心里却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要是姜喜月出道,没准还能和罗隐合作,强强联手,那不得震慑整个娱乐圈?

他看着两人只是站在灯光下说话的样子,就已经秒杀了周围的一票人,忍不住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

咔嚓一声。

刚把照片拍下,本来一直偏头和姜喜月说话的罗隐似有所察,迅速转头看来,敏锐的视线把经纪人吓了一跳。

自从上次和姜喜月去吃饭,然后被记者偷拍之后,罗隐就警惕了许多。

看到是经纪人在拍,才终于收回视线,继续给姜喜月拿东西吃。

冰冷骇人的视线消失,经纪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过两分钟,却收到了罗隐的短信。

【拍了什么?】

经纪人连手机都还没来得及收好,就被抓住,有些无奈,只能老老实实道:【放心,很漂亮,不是黑照。】

确实漂亮。

都能直接放在杂志上当封面了,跟剧照似的。

罗隐:【发过来给我。】

经纪人:【你不是有一张了吗?】

从前两天开始,他就发现罗隐的手机锁屏换了,竟然是他和姜喜月的合作。

这个举动让他心惊胆战。

要是被别人看到,曝光到网上,肯定会引起另一场轩然大波。

罗隐:【这张可以做聊天背景。】

经纪人:……

这人是疯了吧?

他心情复杂地抬头看去,见罗隐也刚好转头看来,用视线催促他发照片。

经纪人没办法,只能把照片找出来,给他发了过去。

叮嘱:【你可保护好你的手机,别被人发现了,不然姜喜月又要被围攻。】

消息发过去好几分钟,才终于收回罗隐的回复:

【我知道。】

就在姜喜月和罗隐参加杀青宴的时候,宋思云也出发来到一家咖啡厅。

这是A市几个富太太组的下午茶,平时凑在一起,大多聊一些八卦和小秘密,宋思云以前懒得参加,但今天却有些不一样。

她的视线落在位于左前方的中年女人身上,表情有些严肃。

骆明台的母亲。

姜喜月以前在骆氏工作的时候,好像就竟然受到她的刁难和折磨。

一想到这儿,她的神色又冷了几分。

见状,其他几个太太立即讨好,一会儿询问点心的味道,一会儿要帮她续杯。

除了宋思云,在场其他人虽然是豪门,但如果要和杨家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这次能邀请到宋思云,是她们做梦都没想到的。

以前她可从来没答应过。

她们心里都打着如意算盘,想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讨好宋思云,就是讨好了杨万辉,也就是拉近了与英华集团的距离,以后对他们的家族公司好处不断。

就连出门前,家里人也特意叮嘱,一定要和她搞好关系。

可是,从进门开始,都半个多小时了,宋思云除了喝茶,很少会开口话说。

几人着急,不断变化着换题。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最近娱乐圈中的大事——姜喜月和罗隐身上。

“照片你们都看了吗?我有认识的朋友在他们剧组工作,说是两人出入都成双成对的,肯定有问题。”

“不过罗隐昨天不是澄清了吗?”

“娱乐圈的事,澄清就相当于承认,就是不知道,这个叫姜喜月有什么能耐,竟然还能被罗隐看上。”

“长得这么漂亮,人家喜欢也没什么,听说还是个技术人才呢。”

宋思云认真地听着。

这时,坐在最后方的骆母突然道:“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狐狸精一个。”

骆母今天也是第一次来参加富太太之间的聚会。

因为骆氏是后起之秀,一直被这些豪门太太看不起,她主动拉拢讨好了好一段时间,又是送礼,又是送钱,好不容易才被她们邀请,来参加象征着“豪门富太”的下午茶。

可是一下午,她都没找到说话的机会。

听到他们说起姜喜月,好不容易到了自己熟悉的话题,立即找准机会开口。

她虽然知道宋思云在场,在那天杨家宴会的时候,宋思云没有出面,所以她根本没有把姜喜月和宋思云联系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那天被赶出去,就是因为说了姜喜月的坏话。

此时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急着找话题,有些嘲讽道:“这个姜喜月以前在我家的公司上班,当我儿子的助理,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想要勾引明台,后来才被我赶走。”

“我看她是发现,在我家讨不好好处,就去勾搭别人去了吧?果然心术不正,还好没来祸害我家。”

她一口气说完,还没来得及得意,突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转头看去,见坐在上位,被众人围在中心的宋思云正冷冷看着自己。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蜜芽的七十年代云泥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总裁爹地宠上天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烈情似火你不及我的二分之一归途低等动物有你是晴天[综]我养的崽都黑化了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快穿:我只想种田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文学入侵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声色燎人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重生后与闺蜜结婚gl[穿书]我的诡异新郎官穿成顶级大佬的甜豆包唐突六零养反派团崽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慕少宠妻甜蜜蜜
完本推荐: 血狱江湖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我真的不开挂全文阅读大唐:我在大唐做神级选择全文阅读六道仙尊全文阅读倾天娱后全文阅读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全文阅读毒宠佣兵王妃全文阅读九鼎神皇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一代天骄全文阅读重生之修真弃少全文阅读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阅读神座崛起全文阅读重生之华夏文圣全文阅读长生不死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无尽武装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明新命记万古第一婿[海贼王]劣等星大明镇海王狂少归来特种兵之超级系统末世神魔录重生八零:我有空间只想种田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奋斗在沙俄带着萌娃闯花都赘婿出山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豪门狂婿万兽朝凰最强神医混都市武逆我刷视频就能赚钱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终极学生在都市都市极品保镖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修神外传仙界篇剑道第一仙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玄武裂天御兽诸天最佳女婿(最佳赘婿)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