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锦鲤身边的非酋(5)

锦鲤身边的非酋(5)

见老师和几个同学都不说话, 姜喜月拿下东西和司机道谢。

“帮我谢谢李先生。”

司机仔细看了看学校的名字才收回视线,笑着道:“这是先生特意吩咐的, 小姐能回家全是大师您的功劳。”

他给李家开车已经几十年了, 以前一直把李秀嫣当女儿看待,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离开,还帮忙找人。

等车走了, 姜喜月才转头朝门口查考勤的老师和几个同学看去。

“老师, 我可以进去了吧?”

老师也有些发愣。

说实话,从姜喜月入学开始,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出现。

以前要么就是迟到, 要么就是狼狈不堪。

她惊诧地把姜喜月打量了一遍。

“进去吧, 好好上课。”

姜喜月点头应是, 才终于拿着书包离开。

老师看着她的背影, 总觉得姜喜月的神色和以前大不相同, 不像之前那么乌云罩顶了。

立即朝旁边几个同学道:“你们也回去上课,不能胡说八道,知道了吗?”

这几人都是学校里喜欢挑事的, 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 每次姜喜月狼狈到学校的时候, 他们都在旁边笑话。

今天的事有些奇怪, 别让他们又传出什么乱七八道的小道消息, 影响校园风气。

几人终于收回视线, 嘻嘻哈哈地答应。

“知道了, 老师,我们做事您就放心吧。”

然后推推搡搡地跑了。

学校本来就不算大,再加上姜喜月的事以前一直都是众人口中的笑料, 这几个学生怎么肯放过这么八卦的事, 马上就在学校里传开。

姜喜月并不知道,还在忙着处理后续。

因为就在当天,方兰兰的母亲带着她来到了抱云观,手里还提着大大小小不少东西。

这几天到抱云观来的客人,比过去几年的都多。

方母之前从李长生口中听说了事情的经过,深信不疑。

她本来就相信鬼神之说,后来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根据女儿后来的描述,也猜测肯定是同班同学被鬼上身了。

遇到这么晦气的事,理应亲自去道谢上香。

于是方兰兰的身体刚恢复了一些,就被她强行带上了山。

一看到姜喜月,方母马上快步走过来,一脸谢意。

“这次多亏了你救我家的孩子,大师,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然我家兰兰现在还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要是出了事,我这辈子都白活了!”

姜喜月微微摆手。

“都是同学,我只是随手帮了个小忙。”

方母笑容满满,立即把一旁的方兰兰拉过来,按头让她道歉。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她被吓得不轻,脸色惨白着,整个人看上去都像是瘦了一圈。

对于方母说的话,她一点也不相信,满脸不屑。

还大师呢,她看着是神棍才对。

都21世纪了,哪儿还有什么鬼啊神啊的。

姜喜月要是真厉害,自己怎么会那么倒霉?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她也记得不太清楚,只感觉那天晚上突然被什么东西抓走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地下室。

至于那些鬼魂……

肯定是看错了!

“妈,你别被她骗了,是警察把我救出来的,又不是她,我要谢也是去谢警察,谢她干什么?”

嘭!

方母对她的脑门就是一巴掌。

紧张地看了一眼姜喜月,压低声音呵斥自己的女儿:

“胡说八道什么!要不是人家大师救了你,你早就死了!现在还不知悔改,你以前怎么对姜大师的,我可都听说了,多亏大师不计前嫌,你给我马上道歉!”

“我不!凭什么?!”

方兰兰不甘心。

以前都是姜喜月对她低头,怎么可能让她服软?

更何况……

她转头看了一眼面前破落的道观。

“这么破的道观,一看就是邪门歪道!”

说着,朝地上的石头踹了一脚,直接转身下山。

石头在地上滚动两圈,最后在道观门槛上撞了一下,发出轻轻的“咚”声。

姜喜月卧室中,神龛香柱上的青烟却像是被颤动,微微抖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平静。

方母喊了方兰兰两声,见对方不听自己的训斥,只能连连朝姜喜月道歉。

“抱歉抱歉,我女儿的脾气不好,我回去肯定好好收拾她,这次多亏了大师您不计前嫌帮忙。”

姜喜月:“没关系,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大度。”

方母:?

她淡淡一笑。

姜喜月向来讲究的是有仇必报,有时候不是为了让对方尝到和自己一样的苦,更多是给自己一个和解的机会。

否则一直压抑在心里,和蔡晓宁一样,反而会被鬼魂钻漏洞,反而酿成大错。

其实她在两天前,就已经知道方宁宁被关在储藏室的地下室了,当天就能救出来。

但姜喜月在确定地下室里有水,保证方宁宁暂时不会死之后,还是多关了她两天。

之前的恩怨已经偿清,以后就不会再有怨念。

方母把带来的香烛给神像点上,磕头拜谢,水果和食物都给了姜喜月。

似乎是觉得有些寒碜,抓着姜喜月的手。

“家里没什么多余的钱,不过我做饭不错,听说你在学校每天都自己带饭吃,我改天做点让我家兰兰送去给你。”

“不用麻烦了。”

推辞之后,方母却反而有些紧张起来,局促地站在原地,双手掏兜,似乎想要再找出一些香油钱。

姜喜月只好改口:“那明天送过来吧,我尝尝阿姨的手艺。”

闻言,方母才终于放心。

“好,好,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刚才兰兰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全家都知道,你姜大师救了我家的孩子,真的谢谢,谢谢。”

姜喜月将人送出门。

看着方母走了,才从她带来的东西里抽出三炷香和几个苹果,拿着回卧室给无主灵牌上香。

“这也算是道馆里的第一桶金了,下次给你换更好的水果,更好的香,神龛也择空换一个。”

说完,把神龛清理干净,又拿着剩下的水果去另一个房间给祖师爷上供。

深夜。

整个道观都已经安静下来。

月光皎洁,却像是照不进这深山,树梢之下皆是一片黏稠的黑。

神龛上飘起的青烟缓缓飘动,在空中蜿蜒前行。

透过门窗慢慢离开了房间。

睡梦中的姜喜月似有感应,倏地睁开眼睛,转头往四周看了一圈。

神龛好好地放在角落,香柱顶端闪着淡淡红光,依稀能看到青烟徐徐上升。

确定周围无事,她才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那缕烟离开道观,飘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方兰兰的家。

因为这次的事,心有余悸的方母在家门外贴了好几张符纸和辟邪的镜子,想要把害人的脏东西阻挡在外。

那青烟却视若无物,直接穿越墙体,一路飘到了方兰兰的房间。

方兰兰正在熟睡,毫无所查。

那缕青烟慢慢飘来,钻进她的大脑里。

不一会儿,方兰兰的表情就变得痛苦、挣扎,额头直冒冷汗。

在梦里,她再次回到了自己被绑架的那天。

那只枯瘦,指甲锋利,抓住她肩膀,把她拽入黑暗的手。

穿着红衣,模样狰狞的厉鬼。

还有蔡晓宁只有脚尖着地,面无表情,用看死人一样的表情看自己的画面。

一幕一幕,都清晰地浮现在梦中。

她仿佛又经历了一遍。

只不过这次,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是鬼!

她在梦里夺命狂奔,却根本逃不出厉鬼的掌心。

一直到早晨,方母将她叫醒,方兰兰才喘着粗气睁开眼睛。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方兰兰心有余悸,转头看去,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煞白,额头挂满豆大的汗珠,惊恐还残留在脸上。

方母催促:“快起来洗脸,今天开始要去上学了,我还做了一些吃的,你带去送给姜大师,今天的态度可要好一点,绝对不能像昨天那样了。”

听见“姜喜月”这个名字,方兰兰本来是想反驳的,可是突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不,也许那本来就不是梦,而是真的。

只是抿住嘴唇,没有说话。

收拾好东西匆匆前往学校。

方兰兰才刚走进教室。

却见里面大多数人都围聚在一起,不知道在激动地议论什么。

仔细一看,那里正好是姜喜月的座位。

以前姜喜月就是倒霉的象征,几乎没有人愿意接近她,就担心自己也被传染了,今天怎么回事?

她走近了些,听见几个同学正在压低声音请求:

“你好厉害啊!之前你让我回家注意厨房的情况,我过去一看,我妈做完饭竟然没关煤气!吓死我了!”

闻言,众人一阵惊呼。

之前姜喜月给蔡晓宁占卜失物的时候,这人顺手让姜喜月也帮忙看了看。

本来她是不相信的,谁知才刚回家,想起姜喜月说的话,鬼使神差地走进厨房一看,才发现问题所在。

他们家关煤气的地方比较隐蔽,要是没人故意去检查,今天早上他就别想来学校上课了。

就连家里人听完都有些后怕,让她改天过来一定要好好感谢。

她自己被这么一吓,也不得不信服。

“我妈让我谢谢你,要不……你再帮我看看,还需要注意什么地方?”

姜喜月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上次我已经帮你看过,这一关过去之后就不会有事。”

闻言,对方立即放松起来。

其他人一听,更是好奇地上前询问。

在姜喜月连续两次帮同学找到丢失的东西之后,所有人看她的目光中都多了几分惊讶的崇拜。

“神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姜喜月指着桌上的三枚铜钱。

“天文地理,古今中外,都能问出来。”

所有人以前就听说过一些相关传说,但从来没见过,也一直以为都只是以讹传讹,当不了真,此时一看事情就发生在自己面前,马上跃跃欲试。

在连续问了几次之后,姜喜月已经彻底在全班同学心里封神了。

方兰兰看着眼前的一幕皱眉,想起这几天母亲一直对她说的话。

是姜喜月救了她。

姜喜月?

能救她什么?

对于母亲说的那些经过,她只觉得匪夷所思。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鬼?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中冒出来,昨天晚上的梦境突然在脑海中闪现,脸色微微一变。

正犹豫着,钟淇这时叫住她。

“兰兰,你的身体已经痊愈了吗?抱歉,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没能去医院看你。”

闻言,方兰兰立即回神,关心地走上前。

“你不舒服?老师没让你回去休息?”

钟淇微微摇头,苦笑了一下:“现在大家都在关心姜喜月,求她帮忙算卦,我这点小病不算什么。以前她不受欢迎,现在总算是好些了。”

方兰兰连忙安慰:“没事,别管他们,以后我们相互照应就行,你要是不舒服,我就带你去医院。”

要是往常这个时候,她肯定已经开始为钟淇打抱不平,咒骂姜喜月了,今天却只字不提。

钟淇疑惑地看着她。

“你也相信姜喜月的那些鬼神之说?”

“我……本来是不相信的。”

方兰兰有些心虚道:“但这是老祖宗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万一呢?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更何况,这次……确实是姜喜月救了我。”

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梦境之中,她不得不承认。

要是没有姜喜月救人,或许她真的会被那只鬼害死。

她皱着眉沉思,没注意到钟淇沉下的目光。

刚好这时候方母发来一条消息:

【我给你的盒饭,记得拿给姜大师,别凉了。】

方兰兰伸手摸了摸书包里还暖和的饭盒,这是今天早上母亲硬塞进来的。

当时她还没从噩梦中缓过劲儿来,就没反对。

现在……

方兰兰犹豫了两秒。

“钟淇,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去送点东西。”

说完,在钟淇惊讶的目光中走到姜喜月面前。

姜喜月正在帮同学算卦,看到桌上突然多出来的饭盒,转头见方兰兰正十分别扭地站在桌旁。

她以前对姜喜月不是冷嘲热讽,就是嘲笑和责骂,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

“姜喜月,这是我妈让我带来给你的,谢谢你之前帮我。”

郑重其事地说完,站在原地等待着。

教室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惊讶地看着两人。

姜喜月摸到饭盒上的温度,才反应过来,这是昨天方母答应送来给她吃的饭菜。

没想到方兰兰竟然真的愿意送。

而且此时看她的模样,双手规规矩矩交握,低着头,再没有昨天的嚣张的抗拒。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姜喜月,我以前也对你不好,都是我的错。”

她咬紧牙,转头看到周围的同学,其中有不少人都被她嘲笑和捉弄过。

一咬牙:“我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们的事,对不起。”

方兰兰深深弯下腰。

所有同学惊讶地睁大眼睛。

方兰兰以前性格跋扈,全班只有钟淇一个人入她的眼,班上其他人基本上都被她挤兑过。

表面上对她顺从,背地里都有些不满。

却都没料到她会突然认错。

高一的学生还年轻,心思单纯,就算心里有不满也很容易忘记,见方兰兰道歉,马上摆了摆手。

“没事没事,大家以后好好相处,才刚开学没多久呢。”

话一说开,大家都释然了。

方兰兰却还紧张地等着姜喜月的答复。

“我妈说,你要是喜欢,中午再送过来。”

姜喜月微微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闻言,方兰兰才终于放心,滔滔不绝地和同学说起自己被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钟淇见她迟迟不肯回来,眉心皱起似乎有些不悦。

视线往教室里扫了一圈,大半的人都聚集在姜喜月身边有说有笑的。

以前这些人都是围在她身边的,想要蹭一点好运气。

她紧抿嫣红双唇,翻出试卷来,圆珠笔尖重重落在纸张上,一笔一划地开始写名字,就连垫在下面的本子也被印上了痕迹。

下午,姜喜月谢绝了方兰兰的邀请,准备回道观休息。

才刚从公交车下来,见几辆豪车停在山脚。

清一色隔壁B市的车牌,车里却又没有人。

姜喜月拾级而上,还差几十层台阶时,突然见抱云观门口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崭新的红木家具。

从桌椅板凳到木床窗户,都一应俱全。

旁边还摆放着几个装着紫砂壶的大箱子,专门用来摆放贡品的桌案,和全新香炉……大大小小的东西,把道观前面那块空地都摆满了。

李秀嫣的父母相携站在一旁,正在指挥几个工人把东西摆放整齐。

“都先放在这儿,等待会儿大师回来了,再全部搬进去归置好。”

正说着,看见姜喜月上来,立即丢下几个工人迎上前。

“姜大师,这次我们是专程来谢谢您的。”

“之前不是已经谢过了吗?”

上次还从他们手上收了一枚大钻石,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李父摆手:“上次太仓促,这次我们多准备了一些东西,是特意来还愿的。”

说着,指了指他们带来那些半人多高的香柱和贡品。

他们过来之前特意询问过李长生尽管,得知抱云观的现状有些落魄,担心姜喜月不肯收钱,才特意买全了家具送过来,想要好好答谢姜喜月的帮助。

姜喜月现在确实正缺家具。

抱云观落魄了这么久,总不能一直得过且过。

“谢谢。你们过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这点小事,不用麻烦您,哪能让大师专门为我们跑一趟?”

其实抱云观并没有上锁,但因为姜喜月不在,他们过来的时候不敢进去,只能站在外面等着。

中午过来的,到现在为止已经等足五六个小时了。

姜喜月推开门带他们进去。

刚才在外面看着抱云观虽然小,但也算是古雅,没想到进来一看这么破落。

二老心中动容。

“姜大师,您一个人住在这里?”

姜喜月一进门就熟练地点香。“我父母几年前过世了,现在一直是我一个人管理,院子就在后面。”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想起自己受苦受难的女儿。

仔细看姜喜月的年纪,其实也才十多岁,还是个小姑娘,甚至比李秀嫣出事的时候还要年幼一些。

李母和丈夫低声说了一句,对姜喜月道:“姜大师,您要是不嫌弃……不如就跟我们回家,做我们的女儿,让我们照顾你,你看成吗?”

语气中带着试探。

在他们看来,能让姜喜月进李家,那是他们高攀了。

以她这样的大神通,以后肯定能出人头地,鱼跃龙门。

姜喜月一愣,没料到二老会提出这样的打算。

可是见他们的目光真诚,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女儿李秀嫣。

“感谢二位的好意,不过学道之人五弊三缺,这是天意,我要是去李家,反而会害了你们。”

闻言,两人目光落寞,缓缓叹了一口气。

他们是真心心疼姜喜月,既然她不肯接受,以后经常过来照顾,只能多添点香油钱了。

工人们已经开始往道观里搬家具,姜喜月看着两位老人迟迟不肯离开,一眼看出他们还有心事。

“你们还有事要找我帮忙?”

李父有些难以启齿:“其实我们过来,还有一件事想要问问大师。我们的女儿李秀嫣,如果说我下辈子还想和她见面,应该怎么做?我还有机会吗?”

这几天李母一直心神不宁。

李秀嫣红颜薄命,早早投胎,而她却苟活于世,时间错落这么多,要是错过了什么办?

两人曾经许诺过,下一世还做母女。

姜喜月看两人的脸色,可能为此折腾了一番,没有好好休息。

“其实这些也并不算秘密,李秀嫣已经投胎,只不过,鬼魂投胎却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算的。她可能会投胎到几百年之后,又或者会回到千年之前降生,更可能早就已经出世,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空中,只不过她已经被洗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就算你们相见也认不出。”

闻言,两人却慌张起来。

“那可怎么办啊?万一秀嫣和我们错开了……”

姜喜月只是道:“若是有缘,就还会再见面的。”

她的视线落在李父李母的脚上,那里有一条很细的线,正向外延伸到不知名的地方。

天道无情,地府却讲究一个“缘”字。

这一世的所作所为,都将会成为下一世的缘。

而这根线,是父母和孩子在长久以往的亲情中凝聚而成。

既然他们已经和李秀嫣有了“缘”,那相见只是早晚的事。

或许在下一世,或许就是今生今世。

二老虽然还是担忧,但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给三清像上了香,整理好送来的所有家具,甚至决定在这里住宿一晚。

“听人说,在道观中留宿能积攒福缘,希望秀嫣能投个好胎,以后我们再相见。”

后院的被换上新的家具已经是焕然一新,就连之前坏掉的门窗也被修缮妥当,姜喜月心情大好,二话不说答应了。

鉴于上次李长生的事,让他们住在了自己以前的卧室。

这次李秀嫣父母送来的不只家具,就连被褥和毛巾等生活用品都准备了不少。

姜喜月已经多久没盖过被子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都有些舍不得离开暖洋洋的被窝。

要不是今天还要上课,她估计还准备休息会儿。

李父正在院子里打太极。

之前因为李秀嫣失踪,夫妻俩一直奔波找人,落下了不少病根,直到现在才开始注意自己的身体,打算好好养养,太极打得十分认真。

见姜喜月开始收拾东西,快步走过来。

“我们今天回B市,刚好送大师过去。”

就连李母也醒了,早就已经梳洗准备好,朝她笑了笑:“刚好顺利。”

一中虽然座落在村子中心,但出门就是高速,确实顺路。

现在时间还早,二老不慌不忙地找人买来早餐,放在昨天送来的红木桌上,一人一碗粥开始吃东西。

姜喜月不好拒绝。

按照她前几次的经验,其实这时候出门刚好,因为路上可能还会遇到很多情况,可以及时规避。

但两人热情款待,她不太好拒绝,只能一边吃,取出铜钱给自己卜了一卦。

李母疑惑地看着她。

姜喜月:“我运气不好,要时常看着。”

听见这话,两人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心疼,李父直接往她碗里夹了一尾大龙虾。

这饭一直吃到七点不到,两人才不紧不慢地起身。

“走吧,我们去学校。”

一中七点半开始早读,现在这时间开车去还有富余,但姜喜月自己的体质却不容小觑。

还好她一路上卜卦避险,二老也十分信任地拐弯停留,终于还是在最后几秒钟,把车开到了学校门口。

门口的执勤老师一看这车有些眼熟,惊讶上前拦住。

“不是学校的车不能进去。”

姜喜月正要下车,被李母按住。

她语气从容:“没关系,我们直接送你到楼下。”

然后和司机吩咐:“直接开进去吧,没事。”

李父修养极好,对执勤老师笑了笑。

“老师,我们有通行证,系统里应该有记录,是能进去的。”

执勤老师却不怎么相信:“你的车是外市的,怎么可能有通行证?”

李父想了想,干脆下车。

“你们先进去,别担心大师上课,我来和他们解释。”

而后摆了摆手让车驶入,自己留下来。

“我们真的有通行证,可以查查。”

执勤老师眼看着车开了进去,没法再追,只能道:“我们也是按照规定办事,查到通行证可以进,没有就只能回去了。”

“我知道。”

李父好脾气地点头,跟着她朝旁边的监控室走去。

姜喜月坐在车上,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人。

李母似乎看出她的担忧,道:“大师放心,不会有事的。”

很快,车辆在高一教学楼停了下来。

这时虽然已经开始上早自习,但老师没来,教室里还闹哄哄的,走廊上都站着人。

往常老师的车都是直接停在停车场的,几乎没人会开到教学楼来。

所以当这辆轿车出现时,不少人下意识都在往这边张望。

尤其是那天从B市回来,刚好在学校门口看到这辆车的几个同学。

然后,所有人看到堪称全校最穷、最倒霉的姜喜月,从车上走下来。

刚才看到车的时候,他们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人的名字,学校里有名的高富帅,家里小康的班花,还是幸运MAX的钟淇……

但偏偏没想到,竟然是走在路上都能一脚连踩好几泡狗屎的姜喜月!

姜喜月下车,看到走廊上的零星几个人,觉得他们似乎正在议论些什么。

还没等细想,李母拉住她。

“再等等,我还有事想解释一下。”

很快,李父回来了。

和他一起走来的,还有刚才在校门口的执勤老师和校长、校长助理。

他们脚步匆匆,一直走到姜喜月面前,解释道:“系统没登记,我只能让徐校长过来,耽误了点时间。”

姜喜月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

记忆中,只有在开学前几天会议的时候,她才远远见到过校长。

徐校长带着歉意道:“上次二位来捐图书馆的时候,我已经让人录入了,可能是换了新系统,没更新上。”

李秀嫣的父母来一中捐楼是几年前的事。

当时他们正在四处寻找女儿的踪迹,路过一中的时候这里正在盖楼,他们为了给女儿积福,特意捐钱盖了一座图书馆。

当时校长为了感谢他们,还特意开了特殊通道,让他们的车可以入校。

只是两人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当初知道姜喜月就在一中上学的时候,夫妻俩都觉得,肯定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才会让姜喜月帮李秀嫣回家的。

李母道:“徐校长,其实我们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最近你们学校好像流传了一些不太好的谣言,都是关于姜喜月的。”

闻言,校长看了一眼姜喜月。

对于这个同学,虽然是才刚入学没几个月,但他也曾经从老师口中听过一些传闻。

“怎么谣言?”

那天姜喜月从B市回来,李家特意派车来送,被门口的几个学生看见了。

当时,司机就回来告诉他们,说姜大师在学校的生活似乎不太好。

他们过来的时候特意调查,才发现学校内部竟然还流传着另一种说法。

说姜喜月坐上豪车,是用上了不道德、见不得光的手段,说被人包养也不为过。

虽然只是内部流传,但如果不及时澄清,随着时间发酵肯定会出问题。

两人昨天晚上在道观留宿,一是想为女儿祈福,另一个原因也是想今天早上和姜喜月一起过来,解释清楚这件事。

李母心思细腻,把这件事的严重性认真说了一遍。

他们说的声音不算小,再加上之前传谣言的几个学生就在一楼走廊站着,顿时有些心虚地侧开了身子。

姜喜月却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在开始开启了学道天赋之后,她对外界的事都有些不在意,自然没有察觉内部正在发生的小秘密。

视线在走廊上一扫,就看到了好几个明显做贼心虚的人。

没想到他们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才燃起一点小火苗,就这样被人给直接掐灭了。

一点水花都没搞出来。

徐校长听完,心里也有些惊讶。

李氏夫妻的女儿失踪多年杳无音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小姑娘找到的。

听二老的意思,似乎其中还设计了一些风水玄学……

他对这方面的事一直保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地位和财富越是往上走,就越是会讲究风水和玄学。

而且至少稍微对此有所接触的人都知道,得罪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开罪这方面的大师,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儿,校长表情严肃。

“当然,这件事我们会仔细调查,在学校范围内进行澄清,绝对不会让学校任何一个人受冤枉。”

二老才终于点头,转身对姜喜月道:“大师,以后我们会经常去抱云观上香的,再次谢谢您帮了我们的女儿。”

“不客气。”

姜喜月目送两人上车离开,被徐校长叫住,严肃道:“姜同学,你先回去上课吧,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谢谢校长。”

她迅速提着东西上楼,身后传来老师训斥的声音,让学生回去上课,所有看热闹的学生窸窸窣窣回了教室。

姜喜月刚走到二楼楼梯口,还没上去,视线中突然闯入一双小白鞋,刷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同时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

是反生香点燃后散发出来的味道。

传说可使死人复活的一种香。

因为制作这种香用的是兽骨,所以一直不被人接受。

道观和寺庙里绝不会用。

但是这种香味也很淡,难以察觉。

姜喜月刚嗅到鼻尖的香味,迅速抬头看去,见钟淇站在楼梯口,一脸好奇单纯地问她:“下面发生什么事了吗?”

伴随着她的声音,反生香的特殊气息飘扬不散。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我在娱乐圈爽文里当咸鱼声色燎人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醋精爹地今天又撒糖了鲜妻入豪门:大叔轻一点我的诡异新郎官有你是晴天老婆结婚吗恶男人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失她我命厚爱穿成顶级大佬的甜豆包[综]我养的崽都黑化了乌白盛世宠爱:叶少的双面娇妻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乱来第99次离婚总裁爹地宠上天绿茶O和我有什么关系?宋先生你又装病重生之名流商女那一年不能忘记他比时光更撩人
完本推荐: 影视世界当神探全文阅读随身副本闯仙界全文阅读倾天娱后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异能教官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全文阅读殖装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重生之修真弃少全文阅读星核斗天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变身荒野女主播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地府重临人间全文阅读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全文阅读抗战之血染山河全文阅读主宰之王全文阅读乡村美女图全文阅读超级绝命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名门婚宠校园最强狂仙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修神外传仙界篇娱乐超级奶爸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躲在冷宫苟成大佬华夏帝国从山东开始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熢火逃兵续我被丧尸咬了哈利波特之白金荣耀大梦主万兽朝凰都市无敌神医武破九荒都市;神豪帝王妖女哪里逃重生之战神吕布催妆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哈利波特之晨光重生之绝世废少吞天龙王战少,一宠到底!都市小保安洪荒:开局自废圣位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