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17)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17)

阿基米德说过, 给一个支点,就可以撬动地球。

而现在,这根能撬动地球的木棍, 就握在这个十七岁的女生手中。

“姜喜月同学。”

沈羌郑重道:“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这样的人才, 不应该被埋没。

如果给她更广阔的空间,一定会有惊人的发展。

姜喜月摇了摇头。

“我现在还在念书。”

闻言,沈羌安静下来,沉思片刻。

姜喜月现在的年纪确实太小了, 才十七岁,甚至高中尚未毕业。

这次他匆匆赶来, 是一头热地想要见见她, 脑海中虽然已经隐约有了好几个计划, 但都只是初步计划, 还得从里面择出最优。

人才需要好好培养, 不能冲动。

“这样好了,我这段时间会留在A市, 你要是有什么想法,随时可以来找我商量。”

“好。”

姜喜月点头答应下来。

姚燕在外面等了十多分钟,门才终于被打开。

沈羌满脸喜色地和姜喜月一起走出来。

“沈教授, 一起还顺利吗?”

“嗯。”

沈羌满意地点头,转头对姜喜月道:“既然这样, 那就说定了,你可要优先考虑我的提议。”

“好的。”

姚燕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 抓住机会询问:“沈教授, 奥数协会的工人员想请您吃个饭, 您看……”

沈羌不耐烦地摆手。

“以后再说, 这几天我都会留在这儿, 有的是时间。”

闻言,姚燕瞬间满脸喜色。

“好!我这就送您出去。”

送沈羌进入酒店后,姚燕才忍不住心里的疑惑,询问道:“姜喜月同事,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沈教授这么看重你。”

姜喜月想了想。

“可能是因为我解开了BSD猜想吧。”

“哦哦。”

姚燕连连点头。

原来是这样。

过了好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倏地睁大眼睛看着姜喜月的背影。

“什么!?BSD猜想?被你给解开了?!那……那……”

那不是世界级别的难题吗?!!

籁文的其他人都已经去饭店庆祝了,姜喜月出来得晚,按照刘熠主任发来的地址找过去。

包厢里十分热闹,菜叫得很多,都是这里的招牌,堆成小山似的。

不过在场这么多学生,个顶个能吃,竟然也扫了个精光。

刘熠主任喝了酒,有些上头,一看到姜喜月,就跟看到金子似的,又让服务员给她加了几个菜,然后和她倒苦水。

说籁文十多年来,一直被其他学校压一头,年年奥数比赛的时候都过得生不如死。

现在姜喜月这个救世主,终于带着奖杯来了。

临了,还一脸真诚地问她,你怎么不早出生几年,早点来参赛,他头发也不会掉光了。

姜喜月明显看出主人已经醉了,一边吃东西,一边随口应着。

等吃完了,才发现包厢里还少了一个人。

一问,张澜学长道:“哦,你说齐铭?他刚才吃完就走了,说是要回去休息。”

人提前走了,几人也没在意。

这次比赛经历中,齐铭的性格冷清,不太合群,走了他们反而玩得更开。

姜喜月觉得有些可惜。

本来以为齐铭在,柯雯也会跟着过来,正好可以质问一下那张纸条的事,现在却人都没见着。

不过现在他们应该气得不轻吧?

——

柯雯确实气得不轻。

她设计好一切,就是想看姜喜月出丑,最后却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比赛的时候,柯雯一看到情况不对,就迅速逃走了。

没过多久,就接到了柯成峰的电话,被臭骂一顿,虽然好不容易被她混了过去,但柯成峰一看就怒气难消。

她不敢回去,只能去找齐铭求助。

齐铭本来正在和其他选手庆祝,接到她的电话出来,看到柯雯呆站在走廊,脸色惨白。

她本来就长得不差,五官我见犹怜,容易让人心软。

可是此时齐铭看见她,却是眉心一皱,瞬间心生厌烦。

“齐铭哥哥!”

柯雯快步跑过来,刚到齐铭面前,泪水已经从眼眶滚落。

一边擦眼泪,一边哭诉:“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在庆祝,我不该这时候来找你的,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了……”

齐铭冷着脸给她递了一块手帕。

“今天柯老师突然说姜喜月作弊,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柯雯正准备诉诉苦,没想到齐铭一上来就问这件事,抓着手帕,咬紧下唇。

“我……也只是想帮忙,是我看到姜喜月偷偷放自己口袋里放纸条,我问她又不说,才会告诉爸爸的,本来是想让他帮忙劝劝,以防万一,没想到我爸会那样……他一直都很讨厌姜喜月。”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她小声啜泣,低着头,嘤嘤哭着,没有看到面前齐铭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充满了冰冷和鄙夷。

今天考场上出事的时候,他就隐约能猜到经过,肯定和柯雯脱不了关系。

这女人满嘴谎言,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要是现在揭穿,不知道她脸上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

想到这儿,齐铭嘴角缓缓扬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他缓缓抬起手。

兹——

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没有感情的电子音。

Q001:【提醒宿主,您的任务是辅助柯雯完成剧情线,请不要违背系统设定。】

齐铭嘴角迅速下撇,本来绷起青筋的手慢慢变得缓和,眸子里的神色变了又变,最后又归于平静。

声音柔和道:“没关系,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齐铭哥哥,我就知道,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

柯雯一声嚎哭,张开双臂要抱住他,被齐铭微微侧身避开。

“我现送你回去,好好休息,其他事情明天再说。”

柯雯:“你不用聚会了吗?”

“不了,那边不重要。”

齐铭随口说着,带她朝外面走去。

柯雯立即高兴起来。

包厢里的老师和同学不重要,那就是说,在齐铭哥哥心里,她比较重要,是不是?

至少,比姜喜月重要。

虽然这次比赛,没能让姜喜月出丑,但至少,齐铭哥哥还是属于她的,谁也抢不走!

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顺利结束,从各个方面来说,除了个别人,每所学校都有所收获。

当天晚上,籁文庆祝得尤其热烈,一直到深夜才终于回到酒店。

第二天中午,才搭车回学校。

本来柯雯还想跟着齐铭,一起坐大巴,还没上车,就被刘熠主任拦住了。

“你不是比赛选手,还是自己搭车回去吧,这是比赛专用车,经费不能乱用。”

他一脸不悦,明显就是不让柯雯坐。

这次比赛期间,刘熠是烦透了柯家这对父女,一个比一个能搞事。

要不是他们有能力有魄力,比赛都差点搅黄了。

柯雯不甘心,探头望了望。

“老师,里面好像还空着位置呢,就让我搭个便车吧。”

要不是心里还保留着基本的礼貌,刘熠差点一个白眼翻上天。

“那些位置都是要选手放东西的,你过来的时候不是搭柯老师的车吗?回去也一路吧。”

不只是他,就连车上其他选手听到柯雯想上来,都紧张不已,一脸排斥地看着她。

大有一副她要是敢上来,他们就把人赶下去的架势。

柯雯抿着嘴唇没说话。

现在柯成峰还在生气,她有些不敢坐他的车。

可再僵持在这儿,有些丢面子,只好故作洒脱,转头朝齐铭道:“那齐铭哥哥,等到了学校,我给你打电话。”

“好。”

齐铭微微点头。

等柯雯走了,自己上车,视线在大巴上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姜喜月。

有些疑惑。

刚才集合的时候,她早早应该早早就出来了。

正想着,外面传来一阵热闹的说话声。

“电话我都记在手机里了,等以后再联系,我们再聚。”

“大家不用送了。”

齐铭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远远的,见姜喜月被一群人簇拥着,从酒店里走出来。

看周围那些人的校服,竟然都是这次来参加奥数比赛的学生。

他们热情地送姜喜月出来,还相互留了联系方式,祝她一路顺风,看上去关系很好。

齐铭慢慢拧起眉。

一中二中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另外几所学校的人也在?

他们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的?

一群人跟着姜喜月来到车门口,叮嘱着:

“谢谢你教我的知识点,我总算是掌握了,下次奥数比赛肯定能得名次!”

“有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到时候去找你玩,请你带我参观籁文,我还没去过呢。”

“下次一起聚会,请你吃饭。”

“对了,我们老师也说,要好好谢谢你比赛的时候送来的零食。”

“姜喜月,下次我们再见。”

……

俨然一场热闹的小型送别会。

姜喜月意义点头保证。

“谢谢大家来送我,快回去吧,以后还会再见的。”

众人依依不舍。

刘熠在旁边看得笑盈盈。

“随时欢迎你们来籁文参观,不过现在就快回去吧,不然你们老师要担心的。”

要是能促进几所学校之间的关系,他倒是挺支持的。

一直到姜喜月上了车,其他人才渐渐散去。

刘熠拍了拍手,此时脸上已经再无来时的凝重和紧张,高兴地宣布:

“出发,我们现在就回学校!”

车辆缓缓启动。

比赛场馆距离籁文高中不远不近,坐大巴也要将近一个小时。

再加上司机开得慢,一路上还看了看风景,等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

此时,姜喜月荣获全国奥数一等奖和杰出表现奖的新闻,早就已经被发布上网,到处都是她站在领奖台上,手捧奖杯的照片。

籁文高中的校长知道这是一个极好的宣传机会,还在路上拉了不少横幅。

现在全市人人都知道,籁文出了一个全国奥数第一,不仅长得漂亮,脑瓜子还十分聪明。

再过几个月,就是招生季。

姜喜月这条活广告刚打出去,半天时间,校长就接到了不少家长询问的电话,均表示想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来,让他笑得合不拢嘴。

一打开网络,看到早些发在学校论坛的新闻下面,已经有了不少学生的评论。

【真是姜喜月!竟然得了第一名,我记得咱们学校,以前从来就没有拿到名次吧?真.学校争光!】

【不瞒你们说,上次我们班和D班一起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们班的人,无论男女,都在偷瞄她,那可不是一般的漂亮,是漂亮惨了!】

【看过比赛直播的我想说,比赛场上的姜喜月又美又帅!!】

【那可是满分啊同学们!!我查过资料了,历史上第一个人!】

【上次她期中考满分的时候,我就知道是真的,哪儿有唯一满分作弊的道理?】

【我之前不该怀疑她的,对不起】

【我也被骗了,还冤枉她。】

【欠姜喜月一声道歉】

……

看着论坛上的热度,还有网络上关于“籁文高中”检索频率的持续升高,校长更是心满意足。

可是当视线落在“作弊”这两个字上,神色逐渐凝重。

手边,还放着今天早上,带队老师刘熠发来的报告,上面详细阐述了比赛期间,柯成峰的所作所为。

以权谋私,公报私仇。

只差一点,籁文就要和现在的荣誉失之交臂了。

这次的事情确实很严重,必须严肃处理!

上次期中考那回事,似乎也是他从中搅和的。

校长下定决心,拿起桌上的电话,吩咐秘书道:“柯成峰老师回来了吗?让他过来一趟吧。”

说完,将经由董事会商议,取消柯成峰年级主任职务的通知单,缓缓放在了桌上。

当天,大巴并没有带学生们回学校,而是挨个把人送到家。

本来也只剩下晚自习了,去不去都一个样,明天就是周末,不如多休息几天。

对于奖励这方面,学校向来很大方。

姜喜月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家。

才刚走到小区楼下,就被门口的保安叫住。

对方似乎早就认识她,满脸笑意地迎上前来。

“你是住在楼上302的姜喜月吧?”

她愣了一下,记得自己曾经和保安没有什么交集。

保安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高兴道:“之前你没搬过来的时候,我见过你的。听说你得了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第一名,对不对?”

“现在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了,到处都是关于你的新闻!简直太厉害了,大家都在谈论你的事情呢。”

姜喜月没关注新闻,不知道消息已经传得这么厉害。

被他热情的态度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

保安笑眯眯道:“对了,今天上午还有人来找过你呢,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说是你爸,非要进去。但你们搬过来的时候,我可没见他露面,就没让人进去,他还在这跟我闹了一会儿。”

“要是认错了人,那真是不好意思,我改天给他道个歉。”

闻言,姜喜月微微扬眉。

是姜德?

他找到这儿来了?

也对,她获得奥数比赛第一的消息传德这么大,他应该会听到风声。

还好自己回来得早。

“没关系。”

姜喜月回答道:“那个人确实是我父亲,不过因为一些原因,现在我们已经分家了,以后如果他要过来,你就直接把他赶走,不用担心。”

“行,那我知道了。”

保安点头答应,没有再多做询问。

现在的世界,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别人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身为一个保安,也不会故意去探究别人的秘密。

更何况,整个小区的人都在说,姜喜月一举拿下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一等奖,现在风头正劲,以后肯定前途光明。

现在卖个人情,以后朋友多了路好走。

当下保证:“下次他要是再敢来闹事,我马上把他撵出去,你放心吧。”

“谢谢。”

姜喜月转身迅速上楼。

这个时候,范秀兰还在上班,家里只有姜乐和姜灵两人。

一进去,便看到他们在厨房做饭。

年纪稍长的姜乐眉头紧皱,一脸严肃。

她个头虽然已经比灶台高,可是要在上面做饭还是有些够不着,脚下踩了一个小凳子,有模有样的。

才离开两天,她似乎又把头发剪短了,乍一看像个小男孩。

姜灵则站在旁边打下手。

两人看着锅烧干了,明显有些着急,连有人进来都没有发现。

看来这两天范秀兰没有及时回来的时候,她们就是这样吃晚饭的。

姜喜月迅速走过去。

“我来做吧。”

一边说,从姜乐手中接过锅和铲子。

急得鼻尖冒汗的姜灵听见声音,惊喜地抬头,一看到眼前的姜喜月,眼睛笑得弯弯的,直接扑上来。

“姐姐,你回来了!”

一边在她身上蹭了蹭。

姜喜月眼中止不住的笑意。

只有在家人面前的时候,她才会变得如此温柔。

一边熟练地往锅里倒上油,下鸡蛋,啦滋啦的声音立即在厨房中传开。

她的动作十分熟练,一边翻炒,一边问身旁的姜乐。

“这几天都是你给妹妹做晚饭的吗?”

姜乐双手纠结着,站在她的后方。

刚才看到姜喜月出现的时候,她眼睛也是微微一亮,但很快就低下头。

听见姜喜月询问,才点头。

做完这个动作,又反应过来她看不见,“嗯”了一声。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这个新来的姐姐。

看向缠在姜喜月身边的姜灵,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羡慕的神色,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

正犹豫着,听见她回答的姜喜月转过头来。

微微弯下腰,摸了摸她的短发。

“真厉害,谢谢你帮忙,我跟你们俩都带了礼物,等吃完饭就拿给你们。”

注意到头顶传来的重量,姜乐缩了缩脖子,却没有躲开。

低着头的动作,掩盖了她脸颊的微微泛红,心里不由自主地涌起一丝丝雀跃。

三碗香喷喷的蛋炒饭很快出锅,姜喜月迅速做了一个汤和凉菜,一同放在桌上,勉强当作一餐。

“今天晚上先吃这个,明天就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

今天在回来的路上,刘熠主任将她拉到一边,隐约表示,对于她这次在奥数比赛上的杰出表现,学校将会给她一笔非常可观的奖金。

这对经济困难的姜家来说,简直就如天降甘霖。

可以适当庆祝一下。

一听有大餐,两人顿时期待起来,吃起饭也更香了。

吃完饭,姜喜月被他们拉着,讲起这次去参加比赛时发生的趣事。

虽然不知道两人知不知道全国奥数比赛,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有多大的意义,但当她们听到姜喜月获得第一名之后,两人投来的钦佩的目光却十分耀眼。

闪亮亮的眼神甚,至比当时姜喜月站在领奖台上,接受评委的褒奖时,还要觉得感动。

直到晚上将近八点,范秀兰终于回家。

进门看到姜喜月,便高兴地冲过来。

“喜月!我听说了,我听说你得了第一名,对不对?”

她的工作十分繁忙,白天没有时间看新闻,是刚才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小区里的几个邻居,别人说起来的。

前两天姜喜月比赛的时候,她也曾联系过。

可每次说起比赛的事,姜喜月都只是说一切顺利,并没有多讲。

范秀兰担心她没有考好,自己在多问会伤了她的自尊心,便趁着没有提。

可没想到一回来,就给了她这么一个大惊喜!

虽然她不清楚全国奥数有多厉害,但是看到邻居们对姜喜月的称赞,和落在她身上羡慕的目光,范秀兰也能隐约猜到,这个第一来得有多么不容易。

为了这个,就算工作再辛苦,也都可以抵消。

她激动地拉着姜喜月的手,千言万语在心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热泪盈眶道:“你想要什么?跟妈说,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妈也努力给你摘下来。”

这份心意,姜喜月已经收到。

她只笑着看向两个妹妹。

“我刚才已经和她们说好了,明天晚上出去吃饭庆祝一下吧。正巧这两天,姜灵和姜乐一直在吃炒饭,可以改善一下伙食。”

范秀兰这才想起,这几天自己忙于工作,对两个小女儿有些疏忽,心里愧疚。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好好庆祝一下的,明天咱们就去订最好的餐厅,好好吃一顿!”

最能吃大餐,最高兴的自然是两个小孩,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欢呼着,一晚上都精力十足地询问姜喜月关于比赛的事。

明天两人都不用上课,姜喜月和范秀兰也没有拦着,一直到深夜,才终于把她们哄去睡觉。

等只剩下两人,姜喜月才将今天姜德到小区来找他们的事说了出来。

范秀兰一脸凝重。

她知道姜喜月的意思,坚定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跟他回去的,姜灵和姜乐,我也会叮嘱她们注意。”

在感受过离开姜德之后的生活有多么幸福美满,一切渐渐步入正轨,她怎么可能还会回到那个充满暴力、恐怖和威胁的地方?

姜喜月想说的就是这件事。

看她已经有了觉悟,便放心下来。

“我先去睡觉了。”

“去吧去吧。”

范秀兰摆了摆手,目送她回到卧室,脑海中还想着姜喜月获得比赛第一的事,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拿起抹布,正准备和前几天晚上一样,把家里收拾干净。

转头,却发现整个客厅干干净净,明显被人提前打扫过了。

这段时间因为姜喜月不在,她一个人要工作,又要照顾两个孩子,许多事情都忙不过来,就连打扫房间,也只能等晚上两个孩子睡了之后,再悄悄进行。

这件事,她甚至都没有和姜灵、姜乐说过。

现在客厅这么整洁,一猜就知道是姜喜月做的。

范秀兰心中涌起一阵暖流,欣慰无比。

现在她们的生活逐渐变好,一切都是因为姜喜月的到来。

她就像一个福星,带着所有人走出厄运的牢笼。

这样的人是她的女儿,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范秀兰还要继续上班,直到晚上才和她们一起去饭店。

一大清早,姜喜月给两个妹妹做饭,顺便辅导姜乐的作业。

小孩现在已经上六年级,眼看要小升初,但是一翻开她的成绩单,却有些不忍直视。

姜乐的成绩很差,以现在的分数想顺利进入当地不错的初中,基本上没有希望。

而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补上来的。

姜乐本来对自己的成绩不在意。

她以前一直觉得,要是考不上就直接退学,外出打工,还能贴补家用,所以自己没有认真学习过。

之前的知识跟不上,基础太差。

但是现在看到姜喜月翻开自己的成绩单,又想到自己的姐姐刚刚获得了全国比赛第一名,顿时觉得十分丢脸。

要是她早一点好好上课。

或许就能和姐姐一样。

姜乐一脸自责地站在桌子旁边,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对不起……”

听见她细若蚊吟的声音,姜喜月才发现自己的表情太过严肃,笑了笑。

“没关系,还能想其他办法。”

辍学是不可能辍学的。

知识对于一个人的有多重要,姜喜月再清楚不过。

能多念一点书总是好的。

只是以她这个成绩,如果去不好的学校,反而会更糟糕。

不知道有没有特招的机会……

她一心二用,一边辅导姜乐写作业。

直到下午,两个小孩已经开始准备晚上的大餐。

出发前,之前说过会再来的沈羌突然造访。

上次分别后,沈羌回去认真为姜喜月设置了一套完善的学习系统,包括以后在哪所学校进修,研究什么方面……都整理得清清楚楚。

为了培养这个人才,还动用了自己的不少资源。

这次过来,就是想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姜喜月,顺便正式拜访一下她的家人。

姜喜月虽然能力出众,但怎么说也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先告诉她的家里人。

可没想到门一打开,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两个模样可爱的小萝卜头,眉眼和姜喜月有着三分相似。

站在门里好奇地打量他。

“你是谁?”姜灵奶声奶气地问。

沈羌平时十分严肃,面对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愣是严肃不起来,露出一个和蔼的浅笑。

“我找姜喜月,她住在这儿吗?”

刚说完,姜喜月从旁边的房间探出头来。

“沈教授?”

沈羌连忙道:“我来和你谈谈之前说的计划。”

——

桌上放着热茶,是很普通的碧螺春,茶叶顺着水璇儿打转,慢慢散开,呈现出漂亮的墨绿色。

空气中也带着茶香。

沈羌却无心饮茶,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计划都说了一遍。

“到了首都,你可以进入我的研究室学习,我还给你安排了很多老师,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发展的平台。”

这是他提出的最好条件了,只为了将人拉到自己麾下。

但姜喜月听完,却迟迟没有说话。

想了一会儿,先对一旁的姜乐姜灵道:“我们还要过一会儿才出发,你们先去去房间等一会儿,我和沈教授说点话。”

姜乐看了看两人,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

说完,拉着姜灵回到房间。

先把门关上。

又偷偷打开一条缝,警惕地听着外面的对话,要是有什么危险,就马上冲出去。

姜喜月将两人支开,才终于道:“很抱歉,沈教授,我不能答应你。”

“为……为什么?”

沈羌一脸惊讶。

这么优渥的条件,别人肯定求都求不到。

“抱歉。”姜喜月道:“我知道您的心意,但我现在还不能离开A市。”

“你是担心自己的学业?”

“不是,这个倒是还好,主要是我家里人的情况,我二妹现在六年级,再过两个月就小升初考试了,这个时候转学不太好。”

其他人都还好说,唯独姜乐正处在最关键的时候,去到一个新环境,会对学习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且姜德最近又开始蠢蠢欲动,她还是不要单独离开的好。

沈羌没想到竟然敢会是这样的原因。

一脸惋惜。

“可这么好的机会,你就这么放弃了?这可是会影响到你的未来啊。”

姜喜月却十分淡然。

“没关系,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只是抱歉让你白跑一趟。”

沈羌低头沉思着。

他实在不想就这么放弃。

趁现在姜喜月还没有被人发现,他必须赶快把人拉到自己的研究室,不然那就要被人抢走了。

“这样吧,我其实刚接了工作,会在A市留一段时间,再想想其他办法,总能解决的。”

闻言,姜喜月也不好再次推辞。

“谢谢,如果我要进研究室,一定选择您的。”

得到保证,沈羌放心下来,这才喝了一口热茶。

“对了,之前你解开BSD猜想,现在在国际上已经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目前还没有人提出有任何问题,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得到世界数学协会的肯定。”

“我向上汇报的时候,对外隐瞒了你的身份,目前大家还不知道是你发的帖子,不过这件事也瞒不了多久,如果以后有人来找你,你觉得麻烦可以告诉我。”

“好。”

姜喜月松了一口气,其实对现在的她来说,去不去首都都一样。

送走沈羌,突然看到卧室门口多了一颗试探的小脑袋。

“小乐?”

姜乐小脸涨红,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不断打转。

刚才沈羌和姜喜月说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姐姐不能去首都深造,竟然是因为她。

她,成了整个家的拖累。

姜喜月看到她的表情,就猜到刚才的对话,应该是被听到了。

招了招手。

“小乐,过来。”

姜乐紧抿着嘴唇走过去。

“你是因为我,才不能去首都吗?你去吧,我不用你管。”

姜喜月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也有其他打算。”

“就是因为我!”

姜乐却一根筋地倔强。

抬手擦了擦眼泪,哭着道:“要是因为我,因为我……”

“不会的。”

姜喜月帮她擦干眼泪,“放心吧,你姐姐很厉害,就算不去,也不会有任何不影响。”

姜乐倔强地瘪着嘴,没有说话,眼泪却止不住。

心里还是十分自责。

都是因为她成绩太差了,才耽误了姐姐的未来。

“不要想这件事,快去洗脸,然后叫小灵出来,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

“……嗯。”

姜乐迅速转身朝卧室走去,却还是抬不起头来。

塔莱纳餐厅是A市有名的西式餐厅,价格高昂,以前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这次范秀兰下了血本,要好好庆祝一番,早早就订了位置。

晚上八点下班后,带着三人来到餐厅。

餐厅里的客人不多,装潢也十分考究,一进门,姜乐和姜灵就好奇地不断朝张望,一脸期待。

“姐姐,这里好漂亮啊。”

姜灵紧紧抓着姜喜月的衣服,身上穿着之前姜喜月送她的小裙子,今天还特意打扮过,简直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一旁的姜乐表面上看着还算镇定,但眼里也闪着微光。

这次她们订的是相对便宜的大厅位置,被服务员带着纷纷落座,却看着菜单上高昂的单价不敢点菜。

“没关系,想吃什么就点吧,不过只有今天哦。”

范秀兰说完,她们才终于点了几个菜,都不约而同地点了最便宜的。

但就算是这样,送上来的饭菜也比她们以前吃过的好吃十倍百倍,姜乐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一脸满足。

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我想去卫生间……”

“快去吧,待会儿还有甜点呢。”范秀兰催促着。

“好。”

她迅速从椅子上跳下来,看了看姜喜月,想着待会儿的冰淇淋一定要分姜喜月一半,迅速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刚走了一会儿,却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爸,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错,我也被姜喜月骗了,如果我早知道那样,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这个声音姜乐听了十二年,再熟悉不过。

她迅速转头看去,见柯雯一家坐在不远处,似乎也在这家餐厅用餐。

本来想要直接离开的,可是一听到他们在说“姜喜月”,动作慢慢停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

柯成峰余怒未消。

今天,他刚到学校就被校长叫过去,不仅撤销了他的年级主任职位,还为奥数总决赛的事严厉责备了他。

恰好前几日,柯母徐怡雪刚好升职,当上了政府宣传部的副科长,早就安排好庆祝活动。

所以他心中虽然不满,却还是一起来了塔莱纳餐厅。

听到柯雯又说起这件事,脸色更加难看。

餐刀把盘子刮得咔咔作响。

“下次如果再有这种事,你调查清楚再告诉我!你知道这给我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

“对不起……”

柯雯低着头。

一旁的徐怡雪摆了摆手,劝道:“算了算了,要怪也得怪姜喜月,柯雯太单纯,被她给骗了。”

“依我看,她这个第一也有问题,指不定用了什么手段。”

“那个姜喜月,以前在咱们家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心术不正,目光阴沉。她和那家人是一个血脉出来的种,骨子里的劣根性改不了。”

“一想到我们竟然让她在家里住了十七年,我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

徐怡雪满脸嫌弃,似乎想起姜喜月,浑身抖了抖。

讳莫如深道:“柯雯,以后可离那种人远点,知道了吗?”

柯雯点了点头,刚要说话。

“不许你们这样说她!”

一个带着怒气冲冲的声音突然传来。

三人转头看去,见满脸怒色的姜乐站在远处,双手攥紧。

咬紧牙。

“你们才没有资格说她!”

虽然刚开始她对姜喜月有偏见,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她也觉得,自从那个人来了,家里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以前的柯雯根本比不上姜喜月的一星半点。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将她贬得一文不值。

姜乐气炸了。

她不允许任何人说姜喜月的坏话。

徐怡雪和柯成峰也认出她来,顿时皱起眉。

一脸鄙夷。

“你怎么进来的?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看看她的样子,不男不女的,你爸妈不会觉得你丢人吗?”

“果然和姜喜月一个样!”

姜乐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瞪着他们。

“把你们刚才说的话,都收回去!”

三人充耳不闻。

“你要是再不走,我们可叫服务员了,把你丢出去。”

“把你们说的话收回去!”

姜乐抬高声音,握紧拳,猛地冲了过来。

小脸涨红,眼里闪着倔强的泪光。

“收回去!”

嘭!

一头狠狠撞在了徐怡雪的肚子上。

※※※※※※※※※※※※※※※※※※※※

三个孩子都是好孩子哟~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宋先生你又装病双面大佬:N计划擒妻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重生空间:八零娇媳会挖矿娇妻来袭:闪婚老公超给力鹅子,等妈妈捧你!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我妈她才18岁七十年代金凤凰营业悖论[娱乐圈]缺爱女主的光[快穿]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攻略为王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娱乐:从说相声开始!错嫁替婚总裁报*我是女配她哥[快穿]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慕少宠妻甜蜜蜜他比时光更撩人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刺骨时光至此甜又暖
完本推荐: 绝色毒师:一等巫蛊悍妃全文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全文阅读我想当巨星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无极剑神全文阅读超神建模师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医品毒妃倾天下全文阅读禁域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全文阅读阴阳代理人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都市血狼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武侠:神级选择全文阅读重启末世全文阅读三国第一强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楼乙掌门师叔不可能是凡人将军家的小农妻:相公命里缺我娱乐一夏楚门狼特种兵:从列兵到将军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我的身体是数据绝地求生之玩家公敌末世异形主宰洪荒之巅峰大法师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惊悚练习生娱乐:逆袭影帝四次元道具九眼天医逞骄国企突围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电影世界中的生活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天生女主命[快穿]强化医生左道倾天未来如不来我在末世种个田江小白穿越记不死武皇顶级神豪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