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25)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25)

“唯独你, 不行。”

工作人员说着,同时扫了她一眼。

目光有些鄙夷。

只要是稍对新闻有所了解的人,现在都不喜欢徐怡雪。

当初, 她连发两篇文章指责姜喜月, 不少人都被她利用。

之前做出那种事情,现在竟然还敢来采访姜喜月?

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不只是她,就连旁边其他几家新闻报社的记者,也对徐怡雪之前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

看到她现在被沈羌教授亲自点名拒绝, 心中一阵暗爽。

都站在旁边看好戏。

徐怡雪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挡在外面。

她今天自信满满过来, 准备给部长一个交代, 将功补过。

“不可能!”

徐怡雪语气坚决, 肯定道:“市委宣传部和比赛主办方有合作, 你们所有的项目都要接受我们的采访, 不能拒绝。”

见她纠缠不休,工作人员有些不悦。

“我们可没有拒绝市委的采访, 我们拒绝的是你,要是你们还想继续访问的话,大可以换一个人来啊, 到时候沈羌教授应该就会同意了。”

说完,不再和她纠缠, 直接当着面把门给关上。

叮嘱旁边的保安:“采访的记者我先带过去,剩下的人, 不要让他们进来。”

明显就是在提防徐怡雪。

徐怡雪自从进入宣传部工作之后, 还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待遇。

以往采访中, 只要带着市委的名头, 到哪儿都是一帆风顺, 没人敢得罪。

现在却被一群三流小报的记者嘲笑,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气冲冲地站在门口,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跟她一起来的两个摄影师小心翼翼的。

“副科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换个人来?”

“对啊,部长可是下了死命令,这次一定要采访到姜喜月的,如果就这样回去,肯定会挨骂……”

“换什么换!”

徐怡雪转头瞪了他们一眼,眼含怒气。

“这件事情不能告诉部长,我会想办法处理。”

废话。

如果把沈羌的话转达给部长,被他发现,这次采访没有成功完全是自己的原因,那这个副科长的位置,就真的不保了。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部长知道!

徐怡雪怒气冲冲地想着,看到那五家新闻的记者已经朝姜喜月走去,双方交谈甚欢,瞪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肯定又是姜喜月从中挑拨!

养了十七年都养不熟的贱丫头!

别以为我治不了帮你!

她迅速转身,一把推开前面的记者,直接离开了会场。

没有了徐怡雪从中捣乱,姜喜月和五家媒体记者的采访进行得十分愉快。

等结束的时候,甚至还没到考试结束的时间。

几个记者转头张望着,看到M国的种子选手费南德也坐在一旁,立即兴冲冲地走过去,想要一同采访。

费南德在第一次比赛中和姜喜月一样,也获得了满分的傲人成绩。

再加上漂亮精致的五官,在网上也有不少人气。

只是关于他的新闻,甚至比姜喜月还要少。

记者走过去,也不期望他能够说出什么惊人的秘密,只要露个脸就足够了,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费南德手里拿着一本漫画书,目光有些漠然。

听着他们杂乱的提问声,一点反应也没有,跟没听见似的。

问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几个记者有些失望。

正准备离开,其中一个记者随口问:“在这次的比赛中,你最看好哪个选手?”

没想到,刚才一直没有动静的费南德终于抬起头。

看着镜头,认真地回答:

“姜喜月。”

见到他终于有了反应,记者立即凑上前。

“为什么?”

“她很厉害。”费南德语气十分认真地回答着。

几个记者又继续提问。

紧接着他们就发现,除了和姜喜月有关的问题,其他的事情费南德根本就不会回答。

当问到其他选手的时候,也是一脸漠然。

记者灵机一动,将两人叫到一块儿,顺势拍了几张合照,当做封面。

照片中,两人站在一起,青春年少,一样的才华横溢,看上去十分般配,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一向面无表情的费南德在合照时,也微微露出了一个浅笑。

直到所有采访结束,记者们相继离开奥数总决赛,比赛时间才终于正式结束。

和姜喜月、费南德走出考场时的神采奕奕比起来,其他考生简直就像渡了一场劫难似的,整个人都憔悴不少,瘫坐在椅子上休息。

比赛下午五点才正式结束,批阅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

等吃过晚饭,将近七点的时候,终于公布比赛结果。

万众瞩目中。

大屏幕上。

第一个弹出的名字,就是姜喜月。

与此同时,她的成绩也相继亮相。

和第一场比赛一样,还是满分。

21分。

能看到这个分数,所有人先是一惊,旋即,又觉得理所当然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提前离开考场并不奇怪,半个小时完成考试也不奇怪。

甚至,能拿到满分,更是十分正常。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发生在姜喜月身上。

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恐怕会惊掉所有人的眼镜吧?

沈羌教授站起来,激动地拍了拍姜喜月的肩膀,小声道:“别急,还没有结束。”

话音刚落,大屏幕上又闪了闪。

在姜喜月满分的成绩后面,又跳出一个加号。

紧接着。

21分,变成了21+4。

总共25分!

这时,本来已经对满分麻木的观众们再次震惊了。

说好的满分21分呢?

怎么姜喜月还能考出个25分来?

他们是不是集体看错了?

就连姜喜月自己也十分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

沈教授满脸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所有国家的领队都参与了这次的评分,他对会出现这样的分数十分了解。

高兴道:“其实,大家一直都以为,奥数比赛的总成绩就是21分,但其实不尽然,每次考试的时候,获得满分的试卷都会进入审判席,对试卷上的解析方法进行二次分析,如果有特别优秀的解法,将会给予部分奖励。”

这是只有阅卷人才知道的秘密加分项。

其实,这条加分项一直都存在,只不过历年来,能在总决赛上获得满分的考生本来就少之又少。

要在原有的解题基础上做出创新,甚至让一众考官都赞不绝口的试卷,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直到这次姜喜月的试卷亮相。

他还记得,但是所有评卷老师把试卷送到审判席的时候,所有人看完姜喜月的解法,都震惊不已。

那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解题思路,

刷新了他们认知。

真是比官方列出的最优解好,清晰明了,简洁流畅。

所有评委在看完之后,一致同意开启加分项,在总分的基础上,又给姜喜月加了5分。

所以才会出现25分的超高成绩。

绝无仅有!

沈羌教授激动地看着姜喜月。

从阅卷一直到现在,他的心情就一直激动不已,难以平复。

忍不不住感慨道:“你真是每次,都能给我惊喜!”

此时,评委长也在为所有人解释这4分的来历。

听完她的解说,所有人恍然大悟。

虽然他们没有看过试卷,不知道姜喜月的解法有多么优秀。

但是,从世界奥数比赛创立至今,只有她一个人拿到了加分,就足以证明有多么难得!

一时间,欢呼声、鼓掌声,轰动全场,几乎要掀翻屋顶。

分数公布还在继续。

排在姜喜月后面的人是费南德。

他也得到了21分的满分。

却并无加分项。

第一次比赛中,第三个得到满分的选手这次发挥失常,错失两分,只得到了19分的成绩。

其实这个分数在总决赛来说,已经不低了。

但是在前面25分的超高分冲击之下,却显得有些不够看。

前三名公布之后,后面的选手成绩再一次呈现,现场的反应就平淡了许多。

袁成教授特别辅导过的张楠和苏净伟,虽然在第一次的比赛中发挥失常,但后来重新调整好情绪,这次的考试也拿到了17分的好成绩。

剩下的两名选手也紧跟其后。

整体来说,所有人的考试成绩都超过了预期。

袁成教授站在一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进行心算。

一直到最后一个选手的分数也出现在屏幕上,突然一把抓住沈羌教授的手臂,不断晃动着。

脸上是狂喜。

“沈教授,我是不是算错了?你再算一遍,咱们的总分是不是91?是不是超过了M队?!”

沈教授笑着道:“你没有算错,确实是91分,刚好比M队多了两分,我们终于是总成绩冠军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袁成教授猛地挥舞了一下手臂,激动地攥拳。

“我们,终于又重新拿到冠军了!总成绩第一的宝座,又回到了我们手中!”

“5年!我已经等了5年!”

“总算在退休这一年,又重新拿回了奖杯……我终于能安心离开我的岗位了……”

“我安心了。”

他激动地说着。

年过五旬的老教授,此时几乎热泪盈眶。

没有人知道,这5年来,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

不断培养学生进行考试,提升他们的能力,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他咬紧牙关,压抑着自己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突然看到站在沈羌身后的姜喜月,立即浑身一震,踉跄着地迎了过去。

紧紧握住她的肩膀。

语无伦次地。

“谢谢!谢谢你来参加比赛,谢谢你获得了加分项!谢谢你帮我完成了最后的心愿!”

他们只比M队多了两分。

也就是说,如果姜喜月最后没有拿到那4分的隐藏加分,他们将会再一次错失冠军。

他也只能抱着遗憾,离开这个岗位,终身愧疚。

“谢谢……真的,谢谢你。”

袁成教授激动不已,就连声音都在颤抖。

姜喜月肯定道:“这是袁教授的功劳。”

“我?”

“没错。”姜喜月道:“其实,有加分项的那两道题,是我之前您补习的课程上得到的灵感,所以说,如果没有您,就没有加分,我们这次也不会得到冠军。”

“是您带领我们,才能有了现在的成果。”

闻言,一直忍耐的袁教授终于潸然落泪,激动地点头。

“这份功劳,是所有人的!”

成绩公开之后,所有获奖被陆续显示出来。

姜喜月和费南德以满分的好成绩,并列第一名。

和姜喜月同队的队友们,也分别获得了第2名和第3名的好成绩。

而对于领队来说,最在意的队伍总分冠军,时隔四年,也再次回到了他们手中。

M国的领队输得心服口服。

能在总决赛中获得25分的超高成绩,这根本就是违背常理的怪物。

就连心里稍微一点的不服气,也被狠狠碾压进尘土里,生不起气来。

难怪之前,费南德会坚定地说,姜喜月一定会是冠军。

奖项颁布,全场观众欢呼着。

鲜红的国旗在会场上空冉冉升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观众席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歌声。

所有人挺起胸膛,骄傲地,撕心裂肺地演唱着国歌,激荡人心。

就连姜喜月也不由被感染,跟着歌声一起演唱。

根据住在附近的居民回忆,那天,他们能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歌声。

慷慨激昂,震慑人心,跟着肃然起敬。

那歌声一直持续到深夜,久久没有停止,最后印在所有人的灵魂深处。

颁奖典礼结束后,所有记者就立即涌到姜喜月的队伍面前,开始采访。

而此时,已经提前采访过的五家新闻报,已经提前将自己整理好的稿子发布,把获得冠军的好消息传播到世界各地。

后来,这几家报纸因为抢占先机,沾了光,销售量暴增。

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酒店,沈羌教授多方推辞,好不容易才拒绝了那些源源不断的记者,带着几名选手下台。

姜喜月刚来到休息区,就看到姜乐早已等在外面。

手里捧着一束花,激动地看着她。

姜乐自愿放弃比赛资格后,就和教练请了假,今天特意到现场来观看她的比赛。

开始之前,姜喜月还和她打了声招呼。

本来是想等所有工作结束,再带她去吃饭的,没想到却耽误了这么久。

姜乐没有工作牌,不能进入内区,只能站在外面,捧着的花都有些蔫儿了,不知道在站了多长时间。

姜喜月有些自责,立即走过去,和保安说了一声,将人放进来。

“说好我去找你的,等了多长时间,累了吧?快坐下。”

姜乐喜不自胜。

她看到姜喜月得到第一名,简直比自己拳击比赛获得冠军还要高兴。

就算等了几个小时,也兴致不减,蹦蹦跳跳地把鲜花送到姜喜月手中的。

“我一点也不累,姐姐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还能加分!25分啊!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姐姐真的好帅啊!”

她激动地说着。

姜喜月被夸得心尖一软,摸了摸她有些扎手的短发。

“饿了吧?你先坐下,我给你拿点零食过来。”

这时,沈羌教授和袁教授也同样走下来,高兴地叫住她。

“别吃零食了,待会儿带上你妹妹,我们一起去庆祝庆祝,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就连平时一向表情严肃的袁教授,此时也彻底颧骨升天,笑得合不拢嘴。

“没错,我已经订了饭店,大家去吃点好吃的,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姜喜月转头询问姜乐。

“你去吗?”

她担心姜乐和其他人不熟,会觉得不自在。

姜乐二话不说就点头,抱着像姜喜月的手臂。

“姐姐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好。”姜喜月道:“你先吃一盒饼干垫垫肚子,我们再去饭店吃好吃的。”

好不容易摆脱了一拨记者,沈羌担心会有更多的记者跟上来,马不停蹄地带着他们离开会场,直奔饭店用餐。

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袁成教授负责开车,而心情激动的沈羌担心自己会掌握不好方向盘,坐在副驾驶作为上,一路上都在打电话,通知朋友和领导。

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汇报着今天的战况。

隔着电话,他们坐在后排,都能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惊呼和笑声。

整辆车的气氛融洽又愉快。

而此时,比赛现场的人还没有彻底散去。

唉发现姜喜月和队友都已经离开后,记者没有办法,又将镜头对准了到场观看比赛的众多数学大师。

这些数学大师来自世界各地,地位超然,脾气也怪,平时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面对记者的穷追不舍,他们可没有多少好脸色,立即大声斥责着,让人滚开。

可是,他们唯独对其中5家的记者,还算有好脸色。

一问起原因,所有大师的回答也出奇的一致。

“刚才看姜喜月也接受了他们的采访,这几家媒体应该值得信任……”

听见这番话,5家媒体脸上瞬间乐开了花。

没想到,采访姜喜月之后,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好处!

几人立即挤上去,热情地开始访问。

其他几家媒体的记者又是羡慕又是忌妒。

也不知道这5家媒体哪来的好运气,从采访了姜喜月之后,就一步登天。

之前他们的独家报道就已经火了一波,现在再加上各位数学大师的采访,销量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早知如此,当时他们就算抢破头,也要争着去给姜喜月做采访的。

可是现在无论怎么后悔,都来不及了,只能一脸羡慕在旁边看着。

竖起耳朵,希望能听到一点新内容。

整个晚上,全网络都在报道世界奥数比赛的结果。

无数家媒体轮番轰炸,把“姜喜月”这个名字再次顶上热搜。

如果说,之前众多数学家公开对姜喜月赞美,所有人心中都只是疑惑。

那么现在,当看到比赛结果后,所有人都在心中不由点头,心服口服。

这样的人,本就应该被这样无限赞赏和宠爱。

可是,此时的市委宣传部办公室中,却气氛阴沉。

徐怡雪看着电脑上关于姜喜月的采访报告,一想到自己竟然被阻挡在外,连见姜喜月一面都做不到,就怨念丛生。

每次刷新,新闻数量都在暴涨,而她却蹭不到一点热度。

部长那边还在等着报道,根本不知道,她手上根本一个字都没有。

几个手下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感觉到气压低沉,顿时心惊,颤抖着拿出几张写好的新闻稿。

“副科长,这是我们刚才蹲守在比赛场外面,从其他记者采访间隙中听到了一些内容,整理成了几篇报道,您看……要不要发出去?”

“要是再不发的话,部长那边不好交代,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了。”

听见这句话,徐雪梅猛地拉下脸。

扫了一眼,看到新闻稿上姜喜月的照片,瞬间怒火中烧。

一把夺过来,抬手就撕个稀巴烂。

“现在报道这些有什么用?都是其他媒体写过的内容,你觉得这样的水准,能和部长交代吗?”

几个手下被吓了一跳,欲哭无泪。

“可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啊。”

姜喜月那边就是不愿意接受采访,而徐怡雪也不肯将这件事告诉部长,申请换人。

到时候要是部长怪罪下来,真正遭殃的还是他们这群普通人。

徐怡雪却怒气冲冲的。

“她不让采访,你们就不会想想办法吗?都已经进科室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一群废物!”

几个人心中有苦说不出。

这件事情的起因,都是徐怡雪,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对方是副科长,就算心里再不满,也没有人敢说出口。

只能唯唯诺诺道:“是,是,我们再去想办法。”

说完,匆匆退出了办公室。

徐怡雪心中还是怒气难消。

看着电脑上关于姜喜月的照片,就气从中来。

“养条狗都比你有用!”

骂了一声。

啪!

把笔记本合上,准备起身。

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

咚咚咚,响了几声,紧接着门被推开。

徐逸雪头也不抬,正要破口大骂。

“妈,我来看你。”

柯雯的声音突然传来。

一听见这个声音,徐怡雪眉心猛地一皱,终究还是没有骂出口。

“你来干什么?我现在可没有时间陪你!”

柯雯一边往这边走,一边道:“妈,你这么晚也不回家,我和爸爸都很担心你,就让我来看看。”

才走过去,看到地上被撕碎的新闻稿。

上面还有姜喜月的名字。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知道了姜喜月夺冠的消息。

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她的新闻,可是柯雯找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徐怡雪的报道。

她知道部长之前提出的要求,一看见地上被撕碎的新闻初稿,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徐怡雪却没有注意到她在想什么,还在对姜喜月动怒。

“你回去,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柯雯没有离开,反而柔声安慰:“妈,身体要紧,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不值得你动怒。”

一边说着,弯腰捡起地上的新闻。

看了一眼,故作惊讶:“是姜喜月啊!她这次好像考得不错,很多国际上的数学家都在夸奖她呢……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徐怡雪冷哼一声。

“你也知道姜喜月的成绩比你好?之前给你报的补习班,都学得怎么样了?”

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柯雯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还是继续道:“妈,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我只是有些奇怪,这次数学家来自世界各地,都是心高气傲的大人物,怎么突然都对姜喜月这么感兴趣?他们过来的时候,总决赛课还没有开始呢。”

“这两天我看新闻,已经看到好几家国外的研究院邀请姜喜月过去学习了。还总看到姜喜月和其他国家的人玩在一块儿,尤其是M国的那个费南德,两人更是出双入对的,对感情好得不行。”

徐怡雪听见这番话,隐约感觉柯雯接下来会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搭了一句:“那又怎么了?他们都得了满分。”

“真的是这样吗?”

柯雯一脸疑惑,旋即笑着道:“看来是我想多了,我还以为,姜喜月会出国呢。”

“什么意思?”

徐怡雪终于抬头看来。

柯雯道:“妈,你想啊,现在国际上这么多厉害的研究所,都在招揽姜喜月。她家庭情况不好,年纪又小,面对这么大的诱惑,怎么抵挡得住?只要是个人,应该都会选择国外的教学环境吧?”

“至少,我会是这样。”

“你看她这段时间,一会儿跟这个国家的选手玩在一块儿,一会儿又跟那个国家的数学家一起出门喝咖啡,关系比我们自己的选手还要亲密。”

“要是姜喜月真的去了其他国家的研究院,改了国籍,成了其他国家的人,那不是把咱们的研究成果,拱手送给别人了吗?”

听着她的话,徐怡雪慢慢睁大了眼睛,心中惊起一波又一波巨浪。

对呀!

她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

这段时间,姜喜月的行为确实有些反常,和国外的人关系密切。

而且,如果不是有什么好处,那些数学家怎么会千里迢迢来找她呢?

没准,就是在物色移民的对象呢。

姜喜月前脚才刚刚拿到世界比赛的冠军,后脚就改国籍,那就是妥妥的叛国!

这么重要的事情,全国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注意到!

如果把这件事情曝光,能直接把姜喜月按在地上,一辈子爬不起来。

徐怡雪紧抿着嘴唇,脑海中的思绪转个不停。

对面的柯雯看到她这模样,就知道自己说对方向了,又状似无意地摆了摆手。

“不过,这都只是我从网上看到的说法,肯定是假的,姜喜月现在是全国冠军,大好的前途等着,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

“妈,你就当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假的,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不然肯定会影响姜喜月声誉的。”

徐怡雪却扯了扯嘴角。

“要是她真的行得正,还会怕什么流言?我看她是自己就做贼心虚吧?”

“我也不知道……”

柯雯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姜喜月不是那样的人,还好,现在网络上没有相关的报道。”

说完,笑着询问徐怡雪:

“妈,你要回去吗?我和爸爸给你准备了晚餐。”

徐怡雪摆了摆手,打开电脑,开始迫不及待地准备写新闻,头也不抬。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好,那妈你早点回来啊。”

柯雯心满意足地离开。

看了一眼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正在迅速敲动键盘的徐怡雪,慢慢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悄然离开。

当天晚上,姜喜月他们的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

她一直觉得,对于这场考试,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可没想到,第二天竟然一觉睡到了中午。

才发现,这样的压力是无形的,直到考试结束的那一天,才终于解脱出来。

她洗漱完毕,正计划打电话找姜乐出去吃饭,门却突然被人敲响。

门被砸得砰砰作响,声音急促。

可想而知,敲门的人有多么着急。

姜喜月换好衣服,慢吞吞地走过去。

还没开门,外面传来沈羌教授着急的声音。

“姜喜月?姜喜月!你在里面吗?快点回答!”

“我出事了!你快出来啊!”

姜喜月这才加快脚步。

打开门,正在奋力敲门的沈羌教授一个趔趄,差点直接摔在地上。

姜喜月仔细一看,发现沈羌教授满头大汗,脸上竟写满了慌张,有些不解。

比赛都已经圆满结束了,他还在担心什么?

“沈教授,您这是怎么了?”

沈羌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扶着门框。

“你、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姜喜月摇头。

“我的手机昨天没电自动关机了,现在还在充电。”

“你快去!现在马上打开手机,看看新闻第一条!快点去!”

姜喜月还想询问具体情况,可是被他紧张严肃的神色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去拿手机。

沈羌教授已经迫不及待地跟上来。

一边解释着:“今天早上,有一个账号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则新闻,是和你有关的。”

姜喜月听到这儿,还有些不解。

最近新闻上到处都是和她有关的消息,这有什么奇怪的?

紧接着,就听到沈羌教授突然抬高声音,愤怒地喊道:“上面竟然说你和M国的人有牵扯,正准备移民出国,投入其他研究所门下,把你打成了叛国贼!这群疯子!”

他握紧拳,说话声音掷地有声,可想而知有多么愤怒。

姜喜月拿手机的动作一顿,惊讶地转头看来。

有些难以置信。

叛国?

“怎么可能?”

“可偏偏人家就是这么说了!报道上写的捕风捉影,模棱两可,还把你和莫里森博士、还有费南德和另外几位教授和选手见面的照片拿到一起,编写成了一篇报道,说得头头是道,现在大家都被这篇报道误导,等着质问你呢!”

沈羌教授心里着急。

那篇报道写得太煞有介事。

若不是他当初询问过姜喜月的意愿,差点也会被骗。

这本来就是十分敏感的话题,只要一沾上,就会带来巨大的热度。

很多人先入为主,都会相信。

而姜喜月睡了一整个上午,迟迟没有出面作回应,更是加速了这一流言的传播。

现在网络上,关于姜喜月夺冠的消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代之的,都是关于她准备移民和叛国的话题。

只要一点开,就能看到里面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指责。

简直不堪入目。

此时,姜喜月已经成功打开手机。

点开新闻,果然看到了一条#姜喜月改国籍#的话题,已经被顶上了第一条,热度沸腾。

所有人都在讨论。

她点进去一看,置顶的相关内容就是那个报道。

报道里竟然还有几张申请移民的表格!

这些表格本来已经模糊得根本看不清名字,但是经过作者的一番误导,不少人信以为真。

通篇阅读下来,姜喜月移民已经是板上钉钉!

而且阅读量已然破亿,不知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个消息。

看过这条新闻的人,昨天姜喜月夺冠时他们有多高兴,今天就有多愤怒,已经开始全力反扑,疯狂的对她进行攻击。

只是扫了一眼评论区,姜喜月就被里面乌烟瘴气的留言恼得受不了。

往上面一翻,突然看到发帖人的账号名有些熟悉。

人生树。

这不是上次偷拍她和莫里森博士见面,然后把照片发布到网上,指责她赛前不训练的账号吗?

就是因为那张照片,自己的身份才会在众多数学大师们面前曝光。

上次之后,这个账号就没有再发过任何新闻。

没想到现在又出来了,而且还搞了这么的事件!

沈教授已经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光是今天早上,他已经接到了无数询问的电话,都在质问事情的真相。

可是无论他怎么解释,却没办法传达到每一个人耳中。

果真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这个消息现在传播得这么厉害,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沈羌教授揉了揉眉心,朝姜喜月看去,见她正在翻看那篇报道,神色十分平静,既不伤心,也不生气。

劝道:“这些报纸新闻都是捕风捉影,造谣生事,别担心,我相信你。”

“我会竭力帮你澄清,现在舆论,不过,你还是先躲一躲吧,我担心会有人对你不满,伺机伤害你。”

姜喜月“叛国”的事引起这么多人的愤怒,很有可能会有民间自行组织,对她进行打击报复。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姜喜月的安全。

说完,姜喜月却没有任何反应。

沈羌教授担心她受到的刺激太大,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你也别太难过,我答应你,会给你一个真相。”

姜喜月这时才收起手机。

“比起这个……沈教授,我更想查清楚,到底是谁发布的这篇报道。您能想办法帮我查一查吗?”

“这个倒不困难,只要找到IP的话,很容易就能锁定对方的电脑。”

“那就行。”姜喜月道:“我这段时间先住在酒店,不外出。等查到这个人的身份,再做下一步打算。”

她现在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但是还没有证据。

如果真如猜测的拿样,那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轻饶。

那个人是打算亲手毁了自己。

“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正说着,沈羌教授的手机又响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又是看了新闻后的朋友,来找他求证,只能匆匆和姜喜月道别。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别自责,别难过,照顾好你自己就行,其他事我们来处理。”

说完,一边接电话,匆匆离开了。

姜喜月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慌乱。

她拿出手机,先给范秀兰打了个电话。

事情闹得这么大,她应该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解释清楚之后,才打开电脑,又开始翻看那个叫“人生树”的账号,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此时,网络上舆论不断,都是关于“姜喜月是否叛国”的消息,甚至比昨天她夺冠还要火爆。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是这个道理。

徐怡雪坐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杰作。

乐不可支。

她写出那篇报道,也只是想要膈应一下姜喜月,没想到,最后的效果竟然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期。

不只是她,其他记者和网友也从各个角落中,相继扒出了不少姜喜月和其他国家科学家见面的照片,纷纷发布上网。

一桩桩罪证数下来,叛国已经是证据确凿。

而随着这个消息的不断曝光,“人生树”这个账号也开始疯狂涨粉,热度居高不下。

就在刚才,部长还亲自打来电话询问。

在得知他们没有进行采访之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十分高兴,要求他们绝对不能给这样的卖国贼任何报道和专栏。

之前犯的错,现在反而成了政治正确。

徐怡雪被部长狠狠夸奖了一番,还让她继续跟进报道后面的内容,找出姜喜月叛国的证据。

她当然义不容辞地接了下来。

如果要让她夸奖姜喜月,落笔都觉得困难。

但要是落井下石,指责姜喜月,徐怡雪却是易如反掌。

毕竟过去的17年中,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徐怡雪迅速走出办公室,指挥着几个手下。

“我们现在马上就去姜喜月住的酒店,采访她叛国的事。”

办公室的人都在关注这件事,一脸担忧。

此时听见徐怡雪的声音,回头一看,却见她满脸笑容,跟发生了什么大好事似得,顿时心情有些奇怪。

“副科长,早就已经有不少媒体赶过去了,但是姜喜月就是闭门不出,那家酒店的安保也十分完善,根本进不去。”

“现在除了人参树的那篇报道,网络上大多新闻都是用以前的旧资料编写的,新报道一篇也没有。”

“对啊,大家都抢破头,想要去采访她呢。”

闻言,徐怡雪皱着眉。

她好不容易把姜喜月推上风口浪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必须趁这个好机会,再多写几篇报道。

既能把姜喜月狠狠推入深渊,也可以抬高自己的地位,在部长面前表现一番。

她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进不去,那就让她主动来找我们。”

“这怎么可能?”

几个手下不解。

“姜喜月现在已经听到风声了,一步都不肯离开酒店。”

徐怡雪却像是早就已经计划好似的。

直接吩咐道:“你们现在马上就去举行自由搏击比赛的酒店,找到姜乐。”

“姜乐?”

听见这个名字,所有人更是不解。

“找她做什么?她不是姜喜月的妹妹吗?”

“没错。”徐怡雪道:“姜乐这人性子冲动,只要一听到和姜喜月有关的事情,就会头脑发热,忘乎所以。”

“你们动点手脚把她骗出来,或者发一些报道,让姜喜月知道,找她出来接自己的妹妹。到时候,你们不就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几人听到这个计划,睁大眼睛,觉得有些不厚道。

正犹豫着,徐怡雪却管不了这么多,高声呵斥:“去不去?你们要是不去,现在就给我滚出宣传部!”

他们都是好不容易,经过重重考试才进入这个部门,不想把这么好的职位白白送人,只能点头答应。

负责举办女子自由搏击比赛的酒店并不难找。

很快,几人就来到楼下,经过服务员的引导,找到了刚刚看完比赛的姜乐。

姜乐刚刚从网络上知道了姜喜月的事,一边匆匆往外走,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姐姐打电话。

才刚走出酒店,却突然被几个大人拦住。

姜乐视线一扫,迅速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上次她去找徐怡雪,和柯雯动手打起来的时候,这群人就在旁边围观。

她记得十分清楚。

一看到这几个人挡在前面,立即警惕起来。

后退半步,暗暗攥紧拳。

“你们想做什么?”

几人手中还拿着相机和话筒,立即把她的后路堵住。

“现在网络上有关于你姐姐准备移民的消息,你知道吗?对此有什么看法?”

姜乐面色阴沉,沉声呵斥:“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吗!”

说完,转身要走。

可刚走了一步,再次被人挡住,喋喋不休地质问着。

“你身为姜喜月的妹妹,姐姐背叛祖国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吧?你们是不是早就已经计划好了的?”

姜乐本来就受不了其他人对姜喜月的诋毁,一听见这些话,气得脸上铁青。

猛地瞪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

她急切地想要去找姜喜月,可这几个人就是不肯放她走,频频堵住她的路,不断挖坑让她跳。

“国外给的待遇应该很好吧?你能具体跟我们说说,都有些什么吗?”

“姜喜月是不是已经准备转到克雷数学研究所了?”

“姜乐,该不会你姐姐出国,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你吧?你们不是亲姐妹吗?”

“其实我们早看出,你姐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准考试中也动了什么手脚,提前买通评委,不然怎么可能满分20分,她却考25分?”

“看来你姐根本就不关心你,你还护着她干什么?”

姜乐气得浑身发抖,咬紧牙忍着不说话。

看到她的样子,那几人对视一眼,继续挑拨道:“你看,你好不容易学了自由搏击,准备比赛,也因为她被取消了比赛资格,难道你就不恨她?”

“姜乐,要是你姐姐走了,你家可没有任何收入了。”

“她始终不是你家养大的,才认识几天,能有什么感情?到时候说走,就丢下你们走了。”

“这样吧,只要你告诉媒体,说姜喜月准备叛国,并且已经定好了移民国家,我们就想办法,让你重新回到赛场,怎么样?”

“你想想看,她对你也没什么好的……”

姜乐攥紧拳,一阵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着。

终于,不受控制的地举起拳头,猛地扑上去。

眼看就要打到对方身上。

最后一秒,突然改变方向。

嘭!

一拳打到旁边的墙壁上。

纵然如此,惊人的气势还是把他们吓了一跳,愣在原地不敢动。

“你们做梦!”

姜乐呵斥一声,收回正在流血的拳头,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

几人再也不敢追上去。

等姜乐的身影消失不见,他们拍了拍胸脯,惊魂未定。

“真是太恐怖的……果然是一个暴力分子,刚才的画面都拍到了吗?”

“赶快整理成新闻,就说……姜乐在记者的追问下,再次动手打人,承认姜喜月即将移民。”

“这样,总可以给副科长一个交代了吧?”

他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拿着新鲜出炉的照片,准备回去写稿。

而此时,姜乐已经怒气冲冲地走出酒店。

她打了一辆车,准备直奔姜喜月的住处,全然不顾自己手背上正在流血的伤口。

车辆一启动,姜乐才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按下了上面的暂停键。

此时,手机界面上,赫然正在显示一段录音文件!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竟然都被她录下来了!

姜乐拍了拍胸脯。

还好,她记得之前和姐姐的保证。

一看到那几个人出现,就悄悄打开了手机。

果然不出所料!

姜乐仔细把录音保存好,紧接着给姜喜月打电话。

一接通,就激动道:

“姐,我录到了一个好东西!”

※※※※※※※※※※※※※※※※※※※※

时间晚了,但是更得比较多。

恭喜姜乐长大啦感谢在2020-09-17 19:34:27~2020-09-18 20:2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八月朔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我被豪门大佬缠上了帅哥你假发掉了我成了富豪[穿书]宋先生你又装病你轻点宠我司少的重生娇妻归途重生之名流商女穿书后我把反派娇养了快穿:我只想种田纪少,你老婆超甜的豪门重生:法医娇妻别黑化七十年代金凤凰觅觅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在偏执墨少怀里逃个婚爹地给钱,妈咪借你生娃大哥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双面大佬:N计划擒妻蜜芽的七十年代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营业悖论[娱乐圈]
完本推荐: 超维入侵全文阅读恋战星梦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极品戒指全文阅读九天神龙诀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地府重临人间全文阅读人道崛起全文阅读老子是村长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贪财宝宝:弃妇娘亲熬成妃全文阅读战神七小姐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无极剑神全文阅读美女图全文阅读超级绝命帖全文阅读吞天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放开那个女学霸我成了震惊全世界的全能学神传奇宠物店我真不是魔神韩娱之崛起文明之万界领主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诸天世界大引流你是我的天使呀出生就被包养的龙诸天苟仙云其深火影之千叶传说龙魔血帝渡劫之王我的1978小农庄签到从捕快开始我是大玩家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三枪追魂从急诊科医生开始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四爷的小年糕宋北云盖世神医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NBA最硬的男人我真不喜欢焰灵姬洪荒:我!人族天帝大奉打更人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