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29)

穿成抱错的假千金(29)

回到家, 范秀兰紧张激动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坐立难安。

最后忍不住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招待费南德上,一会给他倒茶, 一会给他拿水果。

刚开始, 范秀兰和姜灵看他是外国人,还有些拘束,不敢说话。

后来发现费南德中文贼溜,没有架子, 就慢慢放开了戒备。

面对范秀兰的招待,费南德更是一口一个阿姨, 听得范秀兰眉开眼笑。

一直到深夜, 才把人送回酒店。

徐怡雪的事已经慢慢落下帷幕, 果然第二天, 沈教授就回来了。

和他同行的, 还有克雷数学研究所的莫里森博士。

这次他过来,是专门给姜喜月颁发奖金的。

BSD猜想的解析已经获得所有科学家的认证, 根据规定,基金会将会颁发100万美元的奖金。

本来按照规定,应该让姜喜月前往剑桥市, 在举行隆重的仪式之后,才能获得奖金的。

但博士和沈教授考虑到她还是学生, 要兼顾学业,就把颁奖仪式从剑桥市, 挪到了A市进行。

仪式规模也会比计划中小上许多。

“不过你放心, 该有的仪式和规矩一样也不会少。”莫里森博士再三保证。

期间, 姜喜月把自己被提前录取, 再过几个月就要去首都学习的消息, 告诉了沈羌教授,立即获得大力支持。

“说实话,其实实验室那边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点头呢。”

“A大的数学系还算不错,我有个学生在那边当主任,你到了学校之后,也可以找他帮忙。”

他对姜喜月这个决定十分高兴,马不停蹄去联系A大的老师,一点也不觉得疲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在饭局上,姜喜月提了一句关于记者的事,从那一天开始,围堵在学校和小区外面的媒体记者就少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在暗中帮忙。

但姜喜月总算回归到了普通的学生的生活中。

放学后,她刚刚来到小区门口,还未进去,便看到门口有两人在纠缠。

其中一人就是小区的保安大叔。

正在想闯进去的人往外挡。

姜喜月靠近的时候,隐约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此时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个提着酒瓶,要往里冲的人,竟然是姜德!

才短短几个月没见,他就像完全换了个样子似的。

身材浮肿,脸色胀红,狼狈不堪。

虽然以前的样子已经一言难尽,但现在看上去,却跟刚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似的。

他推开保安,想直接往里冲。

“给我让开!老子是来找自己闺女的!你管天管地,也管不了老子和自己的女儿见面!”

保安之前听了姜喜月的话,怎么也不肯让他进去一步,牢牢当着。

眼看两人快要打起来,姜喜月连忙走过去。

“叔叔,发生什么事了?”

保安在门口盯着姜德的一举一动。

“姜小姐,他又来了,这几天,他几乎天天都来!”

以往几次,都被保安拦住了,今天耽误了些时间,没想到正好被姜喜月撞见。

“我现在就把他赶走。”

姜德立即恼怒起来,一把将他推开。

“我找我闺女,跟你有什么关系?姜喜月,你就是这样对自己爸爸的吗!”

姜喜月皱着眉。“你到底有什么事?”

姜德立即笑起来。

“我可都听说了,你解开了那个什么难题……人家要奖励你几百万,对不对?这么多钱,你该不会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吞了吧?我可是你爸!”

“我呢,也不需要你给太多,就分个500万给我吧。”

他摆出一份施舍的态度。

似乎自己只带走500万,已经给足了姜喜月面子。

这番话,再配上他仿佛恩赐一样的神情,姜喜月都忍不住笑起来。

姜德立即收了笑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笑什么!”

“我笑你大白天的,开始做白日梦。那是我自己的钱,凭什么分给你?”

姜德理直气壮道:“我可是你爸!你年纪还小,手上那么多钱,我担心你被人骗。”

“你死心吧,就算我想给人,也轮不到你!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你回去吧!”

当初范秀兰带他们出来的时候,可一分钱也没有带。

“不行!”

姜德却突然上前,一把抓住她。“你们几个在这儿吃香喝了,想留老子一个人在外面喝西北风,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你们想得美!”

姜喜月皱着眉。

“你的存款呢?房产呢?”

姜德不耐烦道:“那点钱,我赌上两局都不够,早就没了。”

姜喜月笑了。

“活该!”

说罢,一把将他甩开,走进小区。

和保安大叔道:“以后他要是再敢来,就直接报警,看他还敢不敢继续纠缠!”

说完,不顾身后姜德的咒骂声,直接离开。

上了楼,从窗户朝下面看。

姜德还没有离开,正在下面骂骂咧咧地指天骂地。

姜喜月有些担心。

面对姜德,她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但如果换了范秀兰,又或者是另外两个妹妹,很可能会被他斜坡。

姜德现在走投无路,要是疯起来,谁也拦不住。

她拿出手机,从通讯录中找到那天饭局上,给她留了电话的那几位大人物,主动发消息过去,取得了联络。

第二天早上,姜喜月出门的时候,特意在小区门口看了看,竟没看到姜德的身影。

可等她抵达学校,一节课还没上完,就接到了一通来自莫里森博士的电话。

“有一个自称是你父亲的中年男子,要求我们把奖金提前发放给他,是你让他来的吗?”

今天一早,莫里森博士正和其他人一同筹办颁奖仪式,突然有人在外面大闹起来,宣称是姜喜月的父亲,而且要提前领走100万美元的奖金。

博士怎么可能随便给出去,立即打电话来询问。

姜喜月一听他的描述,就猜到那个过去闹事的人肯定是姜德。

难怪今天早上,他没有等在小区门口。

竟然把目标转到莫里森博士那儿去了,想越过她让,直接把奖金全部领走。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不用管他,奖金我会在颁奖仪式当天亲自到现场领取,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要给。”

莫里森没有过多询问那个中年人是谁,得到这句话就足够了。

“好,我现在就叫人把他赶出去,我们到时候见。”

姜喜月有些担心。

按照姜德的性格,要是一天拿不到钱,他就能一天接着一天,这样继续胡闹下去。

她想了一会儿,电话那头的莫里森博士刚要挂断电话,姜喜月连忙开口:“博士,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您帮忙。”

颁奖仪式本来预定在一周之后,莫里森博士打算邀请不少国外的数学大师来参加。

但是在第二天,博士就公开宣布,已经提前把100万奖金,发放给了姜喜月。

在媒体的宣传后,所有人再次惊叹知识带来的财富。

姜喜月区区十七岁,还在念书,就已经获得了这么一大笔财富,简直让人羡慕。

新闻大肆报道了足足三天,甚至还有一些文章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了姜喜月和100万现金的合影。

那堆成小山一样的钞票,看了吸引力十足,让人心生羡慕。

“这笔钱金额太大,我爸妈现在又不在家。我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先放在家里,等我妈妈回来之后再做决定。”

在采访中,姜喜月这样说道。

似乎并不担心这些钱会出事。

报道发出去第二天,姜灵是哭着回到家的。

小脸哭得胀红,眼睛都肿了。

看到姜喜月,就一头扑进她的怀里。

“姐,今天爸爸去学校找我了。”

一听见这话,姜喜月立即警觉起来。

紧张文:“他动手打你了?”

姜灵摇了摇头,一脸自责:“他说要来找我们,让我把要是给他,我怕……就,就给他了,我抢不过他……对不起,姐姐。”

她哭得伤心,满脸自责。

在此之前,姜喜月就已经和他们说过,要警惕姜德,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把重要的家门钥匙给弄丢。

姜喜月帮她擦干眼泪。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的,家里这几天不安全,我给你和妈妈订一个温泉酒店,你们过去休息两天吧。”

旁边范秀兰一脸惊讶:“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去泡温泉?你不是还在上课吗?”

“我不去了。”姜喜月道:“之前比赛的时候,我和姜乐已经去玩过了,你和妹妹留在家里,没有休息的时间。现在刚好酒店房间促销大减价,你们就去玩两天再回来吧。”

“可是……”

范秀兰有些犹豫。

她不觉得照顾几个孩子有什么辛苦的,哪有女儿念书训练,她这个当妈的去泡温泉休息的道理?

但姜喜月却十分坚持,好说歹说,才终于把她劝走。

当天晚上,家中就只剩下了姜喜月和姜乐两人。

晚上七点,天色慢慢变暗。

姜喜月家中一直没有开灯。

八点,其他人家齐聚一堂,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的时候,繁华的小区中,一眼看去,只有姜喜月家一片漆黑,似乎没有人在。

姜德从姜灵那里抢到钥匙后,就一直等在小区外观察着他们的动向。

下午的时候,他亲眼看着范秀兰带姜灵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也就是说,现在家里很可能只有姜乐和姜喜月两个孩子在。

而且今天不是周末,她们还很有可能在上课。

家里现在一个人也没有!

姜德从七点等到了九点,看着灯一直没有亮起,才放了心。

那可是100万美金!

新闻上,姜喜月站在奖金旁的照片,简直看得他眼睛发直。

那么多的钱,他一辈子也没有见过。

怎么说他也是姜喜月的父亲,拿走一点不过分吧?

谁让姜喜月那么冷血,竟然一分钱都不愿意分给他。

那就别怪他自己动手拿了。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那么多现金放在家里,再过几天,范秀兰回来,他们就会把钱存入银行,到时候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赌场那边还在催债。

债主说了,要是他三天之内不把钱交过去,要剁他一只手当作赔偿。

姜德也是急红了眼。

一咬牙,趁着夜色悄悄钻进小区,朝着姜喜月居住的那栋楼靠近。

上楼,拿出之前从姜灵那抢到的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门。

姜德探头朝里面张望,确定里面没有人,才终于走进去,大摇大摆地翻找起来。

那可是100万的现金,堆成小山一样,肯定很好找。

可他弯腰在柜子里翻了一遍,却连个钱包都看不到,更别说那100万的现金了。

“妈的!钱到底藏哪儿了?!”

他抱怨着,转身来到卧室。

正准备开门进去。

啪嗒。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紧接着,整个房间中瞬间光芒大作!

房间中的一切被照得无所遁形!

姜德吓得一哆嗦,迅速回头。

只见姜喜月站在身后不远处,手还放在电灯开关上,正盯着他。

“你在偷东西吗?”

姜德没想到会和她这么遇上。

但是在进来之前,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范秀兰不在,难道他还对付不了一两个小孩吗?

面对姜喜月的质问,理直气壮地转身逼问:“100万的奖金在哪儿?拿来给我。”

姜喜月看着他靠近,神色却十分平静。

“你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吗?”

“老子是拿回属于我的钱,那100万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我说过,不会给你。”

姜喜月根本不在意他的威胁,迅速转身要走。

没想到姜德又再度追上来,面目凶狠。

“闺女赚的钱,给老子用有什么不对?放心吧,我不会全部拿走,给你们留一点,钱到底在哪里?你不要逼我!”

姜喜月的步伐很快,直接朝大门的方向跑去。

刚到玄关,就被姜德追了上来。

他不知从哪儿摸了一把□□,攥在手里,睁大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瞪着姜喜月。

“只要你乖乖把钱给我,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欠,怎么样?”

姜喜月却寸步不让:“我说了,一分钱也别想要。”

“你不要逼我!”

姜德气得怒骂一声。

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人敲响。

咚咚咚。

保安大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有人在家吗?”

姜喜月眼睛一亮,迅速大喊:“大叔!救命!”

身后的姜德却脸色大变。

他只是想来偷点钱回去补救,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人,连忙一把拽着姜喜月,把人拖了回来。

此时,门外来巡视的保安听见呼喊,迅速拿出备用钥匙。

哗啦打开门,刚好看到姜德拿着刀吗,正在威逼姜喜月,连忙大喝:“你干什么!快把刀放下!”

姜德东西没偷到,还惹了一身骚,气急败坏地怒骂起来。

“妈的!这件事你别管,老子问女儿要钱是天经地义,快点把钱给我!”

他握着刀的手颤抖着,心里也慌乱不已。

根本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但事已至此,却只能继续要钱。

不能就这样空手而归!

姜喜月坐在地上,似乎被逼入绝境。

而对面的大叔虽说是小区的保安,但已经上了年纪,面对持刀的姜德也不敢贸然上前。

三人僵持着。

就在这时,旁边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

一个身影扑了出来!

姜乐一个手肘撞在姜德侧腰上。

她的突然出现,在场几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回神时,姜德手中的刀已经被夺走。

怒气冲冲的姜乐一拳打在他脸上,直接将人揍得缩进墙角,哀声呼痛。

保安大叔吓得大喘气,连忙进来把姜喜月扶起来。

“你没事吧。”

姜喜月只是跌了一跤,没有受伤,看着抱头缩在角落的姜德,道:“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很快就到。”

“什么?!”姜德震惊地抬头。“你报警了?谁准你报警的?我可是你爸!”

姜喜月只道:“我能报警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

说完,不理会他的怒骂,让姜乐找了根绳子把人绑起来,坐在一旁等待着。

不出几分钟,警鸣声在小区中响起。

几个警察迅速上楼,看到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姜德,都被吓了一跳,带所有人去警局做笔录。

保安大叔一五一十地道:“这人是姜喜月的爸爸,不过他爸和他妈早就离婚了,分开住。这段时间,他总是在小区外面骚扰,我不让他进,他还不听,好几次差点直接闯进去。”

“今天晚上我巡逻的时候,到姜喜月家查看,刚好遇到他在偷东西,被姜喜月发现了,手里还拿着刀,想抢钱呢!”

“还好姜乐也在家,把人给治住了,真是吓没了我半条命,我就没见过一个当爸爸的,能对女儿下这样的狠手!”

几个警员手里拿着姜喜月一家的资料,在看过她的生平之后,对姜德的做法一点也不奇怪。

对姜德来说,这个女儿跟他一点感情也没有。

现在姜喜月得了100万的奖金,他求而不得,上门偷盗也并不奇怪。

姜喜月和姜乐两人也做完了笔录,坐在大厅等着。

姜乐还愤愤不平。

“姐,你应该早点让我出来的,万一没来得及,你受伤了怎么办?”

姜德进门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姜喜月让她一直都在浴室里,就算听见什么动静也不要出来。

她一直在里面等,听着姜喜月和姜德追逐的声音,恨不得马上就冲出去把人制服。

“你出来太危险了。”

姜喜月摸了摸她的脸颊,道:“你放心,我不会受伤的。”

姜乐微微偏头,顺着她的动作,用脸颊在姜喜月掌心蹭了蹭。

“姐,爸爸会被关起来吗?”

姜喜月仔细想了想。“不知道,你不希望他被关吗?”

“他活该。”姜乐咬牙道。

对于姜德这样的人,早就该关起来了。

是他财迷心窍,还想来偷钱,简直活该被关。

两人正说着,几个人匆匆从门外走进来。

姜喜月转头看去一眼,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熟面孔。

迅速起身。

“陈副局长。”

带着几个人走进警察局的中年人,就是上次在袁局长饭局上认识的。

警局的陈副局长。

前两天,他们还电话联系过。

陈副局是听说姜喜月出事,才会匆匆赶来。

不然大半夜的,谁没事会往警察局跑?

他快步走到两人面前,关心道:“吓坏了吧,有没有受伤?”

姜喜月微微摇头。“还好我妹妹学过自由搏击,把人给抓住了。”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

陈副局松了口气。

要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姜喜月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出了事,那他可不好交代。

“你妈妈呢?”

“她们出门旅游了,家里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人。”

闻言,陈副局叹了一口气,安抚道:“你们肯定吓坏了吧?没想到现在的匪徒这么嚣张,偷窃被发现,还敢明抢,放心,你家长虽然不在,但我会帮你好好处理的。”

安抚完两人的情绪,才迅速朝里面走去。

此时在审讯室中,几个警员正在对姜德进行审问。

这次的案件情况有些复杂。

入室盗窃的人,刚好就是受害者的父亲。

清官难断家务事,警局面对这样的人物关系,大多数时候都是大事化小,以民事调解为主。

这次计划也差不多。

再加上现在正值深夜,警员都是熟睡中被叫醒的,精神不济,审问也有些马虎。

正准备迅速了结的时候,陈副局长突然到来。

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姜德,心里清楚姜德和姜喜月之间的关系,二话不说,对几个警员道:“这次的案子得认真严肃的处理,绝对不能有半点马虎,知道了吗?”

闻言,几个警员立即严肃起来,心里有些不解。

一个简单的盗窃案,怎么连副局长都来了?

还是半夜匆匆赶来的。

他们想不明白,却不敢有半点懈怠。

一整个晚上的审问中,副局长都坐在一旁监督。

等到早上,才收集完所有的证据。

姜喜月她们还等在门外,副局长一走出来,道:“入室行窃演变成入室抢劫,这罪名可就大了。”

法律规定,入室抢劫,最低也是10年有期徒刑。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姜喜月的神色,以便做后续的处理。

姜喜月听完,深深弯下了腰。

“谢谢陈副局长帮忙。”

听见这句话,副局长瞬间了然,知道这个结果她接受了,道:“没事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一晚上没有休息了,回去睡觉吧,后续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让人通知你们的。”

“谢谢陈副局长,你这么帮,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这有什么的,只要你能好好研究课题,再多解开几道世界难题就足够了。”陈副局长说着,高兴地笑起来。

“我一定会的。”

姜喜月认真地答应下来,才带着已经困得直打瞌睡的姜乐离开。

两人回到家,已经听闻消息的范秀兰和姜灵刚好回来。

两人满脸担心,仔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确认她们没有受伤,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心有余悸道:“没想到姜德竟然这么疯狂,还敢直接上门抢……”

姜喜月忙了一整晚,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道:“听说他把房产和所有存款都输光了,还欠了赌场一笔钱,就是这样才走上不归路的吧。”

范秀兰叹了一口气,只觉唏嘘,却并未同情。

那是他自己犯的错,怪不得任何人。

“不过咱们家什么钱也没有,他来偷什么呀?就算是奖励给你的100万,这不是还没发的吗?”

姜喜月微微勾了一下唇角。

“可能他也被媒体骗了吧。”

之前她找莫里森博士,让他提前在媒体面前公布发奖金的事,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范秀兰没有多做评价。

从离婚的那天开始,她和姜德就没关系了。

看着姜喜月道:“你快去休息吧,要是警察来了,我会叫你起来的。”

姜喜月却站起身。

“我还有点事儿,待会回来再去睡觉。”

说完,转身出门。

先去超市买了两个礼盒,提着回到小区。

刚到门口,转身进了旁边的保安室。

保安大叔正在躺椅上补眠,姜喜月提着东西打招呼。

“叔叔,昨天晚上谢谢你帮忙,一晚上没有睡觉,这点东西你留这补补身体,别累坏了。”

保安特别喜欢范秀兰这个大女儿,有礼貌,懂事聪明,还特别会人情世故。

他没有推辞,笑着接过来。

“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人还是你妹妹抓住的呢,不过好在你之前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每晚到你家看看情况,不然我还发现不了。”

范秀兰出发去泡温泉之后,姜喜月曾经特意来找过他,说是父母不在家,只有他和妹妹两人住,有些害怕,担心出事,让他每天晚上巡逻的时候,顺道过去看看她们。

保安觉得这只是举手投足的小事,就直接答应了。

没想到第一天过去,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姜喜月笑着道:“多亏了您转移他的注意力,姜乐才能成功,谢谢。”

几句话夸得保安满脸笑容。

再三道谢之后,姜喜月才终于回家,在范秀兰的督促下倒头就睡。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

一睁开眼睛,整个房间的色调暖洋洋的,格外宁静。

姜喜月迅速起身,刚走出卧室,就看到费南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成语大全,正在认真地看书,竟然已经翻阅了大半。

姜喜月眨了眨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你怎么在这儿?”

费南德转头看来。“是阿姨让我进来的。”

闻言,姜喜月才注意到厨房一直传来做饭的声音。

她揉了揉额头走过去。“抱歉,这几天一直没有时间陪你。等再过几天……”

“我要回去了。”

姜喜月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打断。

她惊讶地转头看去。

费南德浅灰色的眼眸中带着不舍,十分认真的看着她。

“怎么会这么突然?”

费南德明显有些不开心,抱怨道:“他们不让我在这边留太长时间。”

这个“他们”,指的应该是之前培养费南德的一众教授和协会。

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天才,谁会放心让他一直在国外?

“什么时候走?”

“后天。”

姜喜月算了算。

还来得及。

“A市有几个不错的景点,我还没来得及带你去看,那就明天出发吧。”

说着,迅速开始查阅门票。

费南德巴巴地看着她。“我走,你会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

费南德安静了下来。

姜喜月订好两张门票,转头,才看到费南德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

她愣了愣,继续道:“我们又不是永远不见面,还可以打电话和视频,再不济,也可以飞过去看你。100万美元的奖金,能买好多机票了吧?”

姜喜月微微皱眉,似乎真的在思考能买多少张机票。

费南德的眼睛里慢慢点亮微光。

“真的吗?”

“当然。”姜喜月保证道。

她朋友不多,费南德就是其中一个。

费南德笑着道:“我也会来看你的。”

第二天一早,姜喜月又跑了一趟警局,补充案件当天发生的事情。

下午,带着费南德在A市的各个景点游玩,一直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把人送回酒店。

第三天,费南德回国,姜喜月亲自去送。

看着他往行李箱塞各种陶瓷器。

“这些也要一起带回去吗?”

费南德是个陶瓷控,只要看到喜欢的就,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

短短几天,酒店都快被他放满了。

费南德一件也舍不得丢,全部宝贝地放进行李箱里。

一脸认真道:“这些都是你陪我一起买的,当然要带走。”

陶瓷器本就沉重,再加上厚厚的包装和防震层,足足装了好几个行李箱才终于全部放进去。

为此,费南德还加了不少的行李费。

今天他的头发格外服帖,显示耸拉着的耳朵,写满了难过和不舍。

姜喜月把人送到候机室。

“等回去之后,我会再联系你的,如果有时间,我就到那边去看你。”

费南德认真地点头,将这个约定记在心里。

“你一定要来,还有,我会给你打电话,这样才能解我的蒹葭之思。”

蒹葭之思……

奇奇怪怪。

姜喜月被他奇怪的用法逗得笑起来。

“那本成语词典,你不是已经看完了吗?”

这段时间,费南德一直用心钻研那本厚厚的成语大全,而且十分喜爱在说话的时候用上刚学到的新词。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用得不对,听起来怪怪的,但从他说出的成语首字母,就能判定他大致看到什么地方了。

昨天似乎已经到“z”字,应该整本都看完了才是……

“对啊,都看完了。”费南德高兴道:“成语真有趣,只有4个字,竟然能表达那么多的意思。”

姜喜月无奈。

“看完了还用错?蒹葭之思可不是这么用的。”

“怎么用?”

“蒹葭之思,是指恋人之间的思念之情。”姜喜月认真地解释。

闻言,费南德微微歪头,卷曲的一撮头发翘起来。

他十分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而后道:“那我没有用错啊。”

说完,朝她咧嘴一笑。

姜喜月愣在原地。

还没反应过来,广播中开始催促乘客登机。

费南德拿起自己的东西,摆了摆手。

“我先走了,记得一定要联系我,月。”

说完,迅速消失在视野中。

※※※※※※※※※※※※※※※※※※※※

费南德:真的,没有用错哦。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他太太才是真大佬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缺爱女主的光[快穿]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宋先生你又装病恶男人司少的重生娇妻归途冥冥之中喜欢你豪门追爱:总裁求婚99次我是女配她哥[快穿]错嫁替婚总裁重生之名流商女请停止醋王行为[电竞]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小男友昏婚欲睡他比时光更撩人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鹅子,等妈妈捧你!我被豪门大佬缠上了
完本推荐: 仙傲全文阅读星核斗天全文阅读长生种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透视之王全文阅读神级透视全文阅读重启末世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狼性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九天神龙诀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全文阅读超级制造商全文阅读美女大小姐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超级都市法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深海直播间太古天圣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青萍原界秘宝全球刷怪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开局我砸死了魔尊九剑行歌洪荒玄幻之神级暴君明尊逆袭者之水晶皮王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麒麟儿遗落沧桑疯狂农民工她是大佬的心尖宠血色獠牙特种兵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海贼之咸鱼国王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把云娇回到明朝当朱标我成了震惊全世界的全能学神玄浑道章娇宠小毒妃奥特曼之九勇士创世纪随意升级系统惊悚练习生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