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海王目标是宇宙星辰(2)

海王目标是宇宙星辰(2)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姜喜月准时来到航天科技集团参加笔试。

刚下电梯,就看到走廊里站满了人,穿着症状, 年纪很轻, 跃跃欲试地朝办公室里张望,应该都是和她一样来找工作的。

只是他们都是应届生。

这样的工作,应届生比较吃香,姜喜月毕业三年, 25岁,再加上之前三年一直在做不对口的工作, 起点就低了。

但她并不慌乱, 拿着简历走过去。

走廊一共站了32人, 大多是大学毕业生, 也有硕士专业, 而航天科技这次只招两个人,竞争激烈。

学习应用物理的女生本来就少, 姜喜月走下电梯的时候,就有人注意到她了。

但第一时间都不觉得她是来应聘的。

紧接着看到她走过来排队,脸上都是惊讶。

莫不是走错了吧?

虽然不少人都有些怀疑, 心里蠢蠢欲动,却没人直接搭话, 一边紧张地准备待会儿的笔试,一边注意着队伍后面, 漂亮得跟明星似的女生。

一直到九点, 负责招聘的小姐姐发表格, 惊讶地看着她。

愣了几秒, 才道:

“文职招聘在九楼。”

姜喜月颔首道:“我是来应聘航天一院研究发展部职工的。”

周围的人都在竖直耳朵听着, 脸上的表情不一。

就连问她的小姐姐也有些惊讶。

她在集团做的就是文职,每年招聘都会来打下手,新人肉眼可见的都是男生,女员工是稀有物种,更别说还是这么漂亮的。

就算是放在娱乐圈里,也是能打出一片天的类型。

实在难以想象,她焊接、制作电路、分析程序,和其他人埋头工作的样子。

尤其航天一院是制作火箭最前线,就算是工程师进去了也是又脏又累,对身体和脑力都是双重考验。

她实在有些不忍心,想要劝这个新人做好准备。

还没开口,HR的陈经理从办公室探出头来,催促道:“快点,准备好就进来开始。”

小姐姐把话又吞回去。

算了,就算不说,这个人也不一定会被录取。

集团对员工的要求很高,刚才她发表格的时候,就看到了好几个不错的。

一边想着,迅速给姜喜月塞了张表格,道:“努力就好,这次的题目很难的,就算没答好也别灰心。”

说完就迅速回了办公室。

姜喜月拿着表格站在原地,心情复杂地笑了一下。

还没开始呢,怎么就被安慰了?

笔试十人一组,每组半个小时左右,可以提前结束,但不能延长时间。

但基本上没有人会提前交卷,剩下一分一秒,都会竭尽所能地把答案补充得更完美。

姜喜月来得晚,排到第三批,进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刚才给她发表格的小姐姐坐在角落里,对面还有两个人事部的经理,似乎对自己被分来做这个工作有些不满,拉长了脸,压着火气发试卷。

试卷一共十道题,前面都比较简单,大多是常识题,后面三道题有点难度,但是也不是很难。

大概就是,前面提笔就写,后面看完题目,得停顿两秒再写的差别。

姜喜月看了看。

觉得刚才的小姐姐可能是在吓唬她。

她迅速拿起笔,填好名字和联系方式,紧接着下笔如飞。

唰唰唰。

几乎不用思考,题目才刚看完,答案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脑海中。

对于现在的姜喜月来说,这些题目都只是毛毛雨而已,跟“姓名”、“性别”一样简单。

随手写完前面几道题,一直到最后一道题,才放慢速度,神色认真地解答起来。

姜喜月觉得,航天一院直接接触火箭制造和发射,面试要求高,前来应聘的人也肯定个个都出类拔萃。

可她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招聘,招的是最高端的技术部门员工,对火箭制造参与度极高,容不得一点错。

人事部特意调整了笔试难度,设置得很高,准备第一批就把大部分人卡在外面。

而应届毕业生和硕士听着不错,但能力还是有限,空有理论基础,学校里的考试和专业团队的笔试,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在办公室中,就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十个应聘者排排坐,其他人埋头苦思,一脸痛苦,费劲写完计算,最后才犹犹豫豫地填上答案。

然后长吐一口气,毅然开始下一题,跟赴死似的。

只有最后边的姜喜月,一脸轻松。

看完题目下一秒,唰唰就写上答案,一举一动格外醒目。

HR陈经理虽然不满自己被任命来对付新人,但对工作还算尽责,一边督促着笔试进行,一边查看简历。

注意到姜喜月反常的动作,微微皱起眉,翻出她的简历。

A大应用物理系毕业。

毕业后,还去当了三年的总裁助理?

看到这段经历,陈经理眉头皱得更紧了。

现在科技发展迅猛,高尖端技术别说一年,几个月就能轮一圈。

这人三年没碰相关知识,还敢来航天科技面试,以为他们人事部都是吃素的吗?怎么可能让她蒙混过关?

要是让这人进去了技术部,以后必定会捅出什么娄子。

那可是火箭!

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

陈经理有些不悦,这样的简历,第一轮就应该被刷下去,也不知道是谁负责的。

该不会是看人家长得好看,就故意放进来了吧?

他叹了一口气,视线一直落在姜喜月身上。

看到她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低头唰唰写,中途还要了一张新的A4纸,足足写了半小时,心里更是摇头。

十道题目,以她写字的速度,估计五分钟就写完了。

竟然还能一刻不停地写半小时,也不知道在瞎写什么东西。

他站起身,催促道:“笔试时间结束,你们先回去等待,如果顺利通过,公司会给你们发消息的。不过如果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可以提前开始找其他工作了,不用耽误时间。”

他这话就是故意说给姜喜月听的。

希望她有点自知之明,早点去准备其他工作,也是为她好。

可等说完,却见姜喜月已经收好东西,兴致勃勃地走了出去,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

反而是另外几个新人,愁眉苦脸,垂头丧气的。

姜喜月步伐轻快地走出大厦,已经差不多快到吃饭时间了。

今天很多部门都在招聘,航天科技大厦的餐厅十分人性化地贴了一张通知,可以临时接待前来应聘的新人用餐。

投递简历之前,姜喜月就特意查过相关消息。

不少员工纷纷表示,集团食堂的饭菜堪比五星级大饭店,好吃还不贵,入职一年长胖十斤不在话下。

她站在公告前仔细看了看,毫不犹豫地朝餐厅走去。

虽说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但大多数员工都还没有休息,偌大的餐厅里人不多,但饭菜的香气已经飘了出来。

买好饭,姜喜月找了个角落准备坐下。

路过走廊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急,衣摆带动微风,一张皱皱巴巴的纸从旁边桌子上飘了下来。

刚好落在她脚旁边。

姜喜月差点一脚踩上去,还好及时改变方向,向前垮了一步避开。

弯腰捡起来看了看。

这更像一张废纸,揉得乱七八糟,满是褶皱。

上面还有写了很多公式和算法,但大部分都被划掉了。

但姜喜月还是从里面看出了一点头绪。

这是液体火箭发动机中,泵压式供应系统设计装置。

明显设计者做了很多假设,不断构图,计算,但是每一次都因为出错而全盘推翻。

整张纸都快写满了。

姜喜月转头在周围找了一圈,附近一个人也没有。

可能就是太失望,揉成一团丢出来的吧?

不过其实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个设计距离正确答案已经很近了。

只是中间出了一点小问题,被固有思路牵制,跳脱不出来,才会一直在原地打转。

姜喜月拿出笔,在上面被划掉的最后一个公式上重新开始假设,进行新的计算。

计算泵压系统的难度,可比刚才的笔试高多了。

她边写边想,花了二十多分钟才终于完成,最后把那张纸交到了失物招领处。

也不知道能不能被人看到。

不过她不怎么抱希望,那张纸怎么看都像是被人丢弃的,不放进垃圾桶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人回来寻?

不只是她,就连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也是一脸怀疑。

手指捏着那张纸的一角。

“你确定这不是别人丢的废纸?”

姜喜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了。

只是一看到上面的图纸,就忍不住动了笔。

“不知道,如果没有人回来找,那也没关系。”

说完,才转身回去继续吃饭。

工作人员看着手里的纸,一脸嫌弃。

“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我这里是失物招领,不是垃圾桶。”

他把那张纸揉成一团,刚要丢进旁边的垃圾桶,一抬头,看到姜喜月正在往这边看,只好讪讪地放了回去,随手把纸团丢进盒子里。

大不了等人走了再丢。

吃完饭,姜喜月没有在食堂多做停留,就匆匆离开。

走出餐厅的时候,一个蓬头垢面,满脸慌张的中年人刚好和她擦肩而过。

周康文是航天科技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同时也是航天局系统工程司司长,目前正在攻克第五代航天发动机难题。

但是现在,却脚步匆匆。

他是直接从地下3楼的工作室赶过来的。

一走进餐厅,就着急地四处张望,双周紧皱,焦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心里懊悔不已。

刚才来吃饭的时候,他就不该把设计图纸也带过来。

不然也不会弄丢了。

这个项目他已经跟进了两年,现在唯一剩下的难题就只剩下火箭推进器中的装置设计。

一个月以来,他因为这张图纸心力交瘁。

虽然到目前还是没有得出解答方案,但研究过程中的每一张资料,都可能成为日后工作的线索,必须好好保管。

更别说,现在丢失的还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张。

上面记载了他在吃饭期间,唯一的一点灵感。

周康文快步走到刚才自己吃饭的地方,着急地寻找起来。

桌上的东西早就被收走了,什么也不剩。

就连地上,也是干干净净,半张纸片都没有。

该不会被清洁工收走了吧?

周康文想了想,确实有这个可能。

瞬间吓得脸色煞白。

他迅速转身,着急地朝垃圾桶的方向走去。

恨不得直接一头扎进去找。

刚走过去,突然看到垃圾桶旁边还有一个失物招领处。

于是随口问了一句:“刚才有没有人捡到什么东西?”

工作人员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人,看了好几秒,才终于认出对方的身份。

立即起身,热情地询问:“周司长!中午好,您是来用午餐的吗?”

周康文满心慌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你就告诉我,刚才有没有谁捡到东西送过来?”

虽然已经问出口,但周康文心里其实并不抱太大希望。

那张纸被他画得一团糟不说,因为好几次都没能找出正确的设计方案,周康文总是用设计图纸泄愤,揉了无数次。

现在看上去,简直比废纸还要混乱。

就算是有人看到,也会当废纸丢掉吧?

怎么可能送到失物招领处?

他顿时有些绝望,痛恨自己太不小心。

工作人员不知道司长为什么这么着急,但还是马上把今天收到的所有遗失物拿出来。

“全部都在这里,周司长,您丢了什么东西吗?”

“很重要的东西!要是找不到可就完了!”

周康文着急地在箱子里翻找。

可把所有东西都找了一遍,却还是没能看到自己的那张图纸。

一瞬间,他心里涌起浓浓的绝望。

没办法了。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垃圾桶。

餐厅的垃圾桶有多脏,可想而知。

可要和自己两年的工作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

要是能找到还好,如果找不到,最坏的打算就是从头再开始了。

想到自己这么多长时间的努力都会白费,周康文的脸色有些惨白。

他咬了咬牙,正准备去找垃圾桶。

刚转身,视线一扫,突然看到工作人员身后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团起来的纸团。

他视力不差,远远地,依稀看到上面有自己的字迹。

就是他弄丢的那张设计图!

周康文眼睛立即一亮,着急地指着:“那个!我找的就是那个!快拿来给我!”

工作人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头看去。

“那个?”

他一脸不解,拿起那张被当做废纸的纸团。

“司长,你要找的……是这个东西?”

“没错!”

周康文着急地一把夺过来。

展开一看,果然是自己遗失的那张!

“还好,还没有没有丢……”

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工作人员看到他的样子,心中更是不解,同时有些庆幸。

还好刚才他没有把这个纸团丢进垃圾桶。

但上面到底写了什么,竟然能让司长这么在意?

周康文已经迫不及待地检查起来。

把纸团展开一看,突然看到最下面的公式被人改动过。

一片黑色中性笔留下的字迹,整齐又清晰地排列在右下角。

“怎么回事?”

周康文皱着眉。

“谁这么没有公德心?随随便便在别人的图纸上乱写乱画。”

他有些不满。

上面每一道公式和计算,都是他花费心血写出来的。

这些“乱涂乱画”不是毁了她的心血吗?

“哟?写的还是我研究的课题?真是瞎胡闹……”

他一边说着,视线落在那些计算和程序上,声音却慢慢消失在喉咙里。

“这个……”

周康文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睁大眼睛,一点一点闪出惊喜的光。

“这是泵压式供应系统设计装置啊!”

他深吸一口气,迅速把上面的假设和推论看完,已经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手猛地攥紧那张纸。

不由自主地跟着上面的思路计算起来。

“如果按照这个设计为基础,空中的失重问题就能解决了……一个奇妙的构想!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这么巧妙,我怎么没想到?”

他不断重复着,激动地心情溢于言表。

几个月来困扰所有人的难题,竟然在一张废纸上迎刃而解。

周康文心中狂喜。

刚才,他还埋怨自己太粗心,把设计图纸遗落在餐厅,被人不知好歹地乱写乱画。

现在,却只剩下满心的欢喜。

这是天意啊!

要是他不把东西落在这儿的话,这个问题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到底是谁?

想出了这么好的办法,不直接告诉他,还拐弯抹角地写在设计草稿上。

要是他没回来寻,不是就错过了吗?

周康文小心地将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收好,一边分析着。

这个暗中帮忙的人,是隔壁总和他作对,但是能力丝毫不差于自己的陈凯?

还是同工作室,一直和他有合作的工程师刘艳?

对面的工作人员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更加疑惑。

怎么回事?

那张纸上不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草稿吗?

怎么能让司长这么高兴?

他疑惑地凑上前。

“司长?司长?”

喊了两声,周康文才终于回神。

但激动的清新难以平复,懒得再猜,一把抓住工作人员。

“这张纸是谁送来的?是谁帮我解开了压强的问题?告诉我,你别瞒着我了。”

工作人员被他晃得差点没站稳,艰难开口道:“司长,那个人……那个人我不认识啊。”

“你不认识?”

周康文有些意外。

航天科技集团中,和他一样在第一线的几个工程师,在集团中的名气都不小,工作人员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来才是。

怎么会不认识?

工作人员继续道:“我就知道,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20多岁,长得跟明星似的,来吃饭的时候发现这张纸,就交到我这来了,也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

闻言,周康文更加疑惑了。

20多岁,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

和他一起研究火箭设计的几个同事,都是年纪不相上下的老员工,哪有这样的人?

除了他们,还有谁能解出困扰了他两个月的难题?

而且……

20多岁?

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能接触到这个知识层面的人,都需要时间和经验堆积出来的实力。

他仔细琢磨着。

无论如何,对方帮自己想出新的设计方案,这么大的忙,他一定要好好道谢才行。

便和工作人员道:“这样吧,以后如果你再看到那个人到餐厅,就马上联系我,我想要见见她。”

“好的,我会注意的。”工作人员忙不迭地答应下来,不理解为什么平时死气沉沉的司长,今天为什么这么激动。

紧接着,就看到周司长手里捧着那张废纸,兴高采烈地走了,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笑容。

他健步如飞,不再是刚才进来时那般沉重,反而轻快无比,急着想要回自己的工作间,检测这个假设的可行性。

刚走到大厅,突然看到人力资源部的总经理江望野也在。

心思一动,迅速走过去。

“江经理,你帮我找个人吧。”

江望野正准备去查看今天应聘的结果,突然听见司长的要求,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他是人事部的,但怎么说也是总经理,不是普通员工可以随便使唤。

但科研部的这些专家们却总是喜欢找他帮忙。

偏偏他们有资历,也有实权,他不好拒绝。

周康文又道:“你放心,很简单的。你是人力资源部的人,找人最方便了。”

江望野如今三十岁不到,进公司短短几年,就一步三连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待人接物很有手段,平时总是笑盈盈的。

“您找谁?我让手下去帮忙查一查,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周康文道:“不过应该是一个二十多岁,十分漂亮的小姑娘,刚才在餐厅里吃饭,才离开不久。”

听见这个描述,江望野简直哭笑不得。

整个航天科技集团,符合条件的人少说也有十个八个,这怎么找?

周康文似乎也看出他的无奈,补充道:“不是一般的小姑娘,是特别聪明的小姑娘!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我要好好感谢她帮我的忙。”

江望野清楚周司长最近的工作进入了瓶颈期,连续好长一段时间都直接住在公司。

因为研究没有进展,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发脾气,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高兴。

心中不觉好奇。

“好吧,我会让人帮你问问的。”

“找到之后马上通知我。”

周康文叮嘱了一番,才高兴地拿着设计图纸,坐上电梯。

江望野虽说把这件事记了了,却只是吩咐助理去寻找。

这么一点线索,找到的几率微乎其微。

更何况,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11楼,陈经理和另外两个员工正在整理今天所有应聘者的笔试结果。

江望野走进去,一边询问道:

“结果怎么样?”

“马马虎虎。”

陈经理拿着笔,正在一份一份判定笔试的成绩,脸色并不好看。

他已经批阅了大半,但还没有遇到一个优秀的人。

勉强选了两个硕士,但答题结果也不尽如意。

让他不禁有些怀疑,难道这次的试题难度抬得太高了吗?

陈经理有些烦躁,抱怨道:“负责第一批简历筛选的员工太不负责了,不仔细看看,就把人招来笔试。今天我遇到了一个毕业后当了三年助理,一声不吭,又跑来这儿面试的年轻人,真是太不把我们这儿当回事了。”

一边说,转头从众多试卷中找出姜喜月的那份。

“就是这个,整个笔试期间,就她一个人想也不想,刷刷的写,也不知道闷头在写什么,半个小时才写完,我怀疑她就是故意来凑热闹的,重在参与嘛。”

他打趣着。

人事部的老员工都不喜欢来面试新人。

每次被分配到这里,都会被那群刚步入社会的楞头青气得脑仁疼。

面对陈经理的抱怨,江望野没有放在心上,视线落在那张试卷上。

微微眯起眼睛。

突然问:“你刚才说,她写了半个小时?”

“对啊。就10道题,她竟然还能一刻不停地写上半个多小时,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闻言,江望野却深吸一口气。

他微微站直身体,伸手将那份试卷接过来。

缓缓道:“我想,我知道她在写什么了。”

说着,便将试卷翻转过来。

他们发下去的试题只有一张A4纸大小,背面应该是空白的。

可是姜喜月这份试卷后面,竟然还粘了一张同样大小的A4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和一些设计图。

陈经理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刚才就有吗?”

他疑惑地接过来看了看,突然想起来。

笔试的时候,姜喜月确实曾经举手,索要过一张新的A4纸。

当时他以为是用来打草稿,收的时候也没有在意。

可没想到,那张纸,她竟然是用来答题的!

被黏在了试题后面!

“上面都写了些什么?”陈经理探头张望。

江望野已经大致将上面的内容扫了一边,表情有些严肃。

“这应该是最后一道考题的答案。”

“最后一道题?!写了这么多?”

陈经理震惊,瞬间失去了反应。

这次笔试一共10道题,都是他和另外两个实验室的员工出的。

题目中不仅有对知识的测验,也有一些个人素质的调查。

其中的最后一道题,就是一个主观题。

题目是——

如果由你来设计一枚火箭,以你目前的能力和知识储备,能为火箭制造工程作出什么贡献?你会负责哪个部分?

本来,他出这题的目的,是想就此来判断应聘者日后被录取,应该分配到哪个实验室。

大多数来应聘的人,都会挑选其中一个方向回答。

有的是制造课,有的去设计燃烧室,也有的想要负责舱内压强处理……大家的答案都不相同。

毕竟每个人各有所长,不可能面面俱到。

可是姜喜月的答案,却只有两个字:

全部。

嚣张。

格外的嚣张。

陈经理刚看见这个答案的时候,想笑。

觉得姜喜月肯定是在开玩笑。

可是等他翻开附在后面的第二页,他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了。

紧接着,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浮于脸上。

这张纸上,竟然详细地描写了火箭制造每一个工作分区的运行理念、设计方案、合成结构和最终达到的效果。

从火箭头到火箭尾,每一个分区,他都没有遗漏是,很值细致到了选材和处理。

虽然因为纸张太小,篇幅不够,她描写得十分粗略,不够细致,但却抓住了其中的重点和精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而是认认真真地,经过思考和运算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其中涉及到庞大到恐怖的知识构架和理念,可以说,就算是周康文司长,或者其他工程师,也不一定能一口气就将整个火箭的制造过程说得这么清晰了然。

因为,没有人是全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集团制造火箭的最新方针,竟然和她提出的一模一样!

见了鬼了!

就算是陈经理,此时也愣在当场,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她该不会是偷看了火箭的制造方案吧?”

江望野却摇了摇头。

“不可能。”

在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他心里第一反应也是设计书被人窃取。

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不对劲。

因为在这个人的描写中,有些方面和细节,甚至比集团内部目前初定的设计方案,还要尽善尽美。

说起来有些无力。

“不可能吧?”陈经理搓了搓脸。“咱们这么多人,花费那么长时间和精力,好不容易才研究出来的火箭方案,被她这样就写出来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

那可只有半个小时啊!

除去前面的9道题,她答最后这道题的时间,最多只有20分钟!

在短短20分钟内,怎么可能当场设计出一份这么完美的工程报告?

可这些试卷都是他今天早上才带过来的,不可能泄露。

事实摆在眼前。

就算他们不相信,也不得不承认。

二十分钟,一张桌子,一支笔,一个已经三年没有碰过专业知识的半吊子大学毕业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当场完成了一个奇迹。

要不是整个过程都有人监督,就连是他们也不会相信。

更何况,这上面不仅写出了火箭每个分区的基本制造,其中还涉及到了不少专业知识。

晦涩难懂的运算,庞大到一行字也写不完的公式,就算是提前知道答案,想要默写出来也并非难事。

江望野的嘴角绷紧,笑容少有地消失。

“写出这个答案的人,叫什么名字?”

陈经理却已经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升,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问题。

过了几秒,一旁的小姐姐道:“姜喜月,我记得那个女生叫姜喜月。”

江望野微微点头,默默记下这个名字,同时拿起姜喜月的个人资料。

右上角照片中的人,年轻得有些过分。

就算是证件照,也能从上面看出几分惊艳。

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把简历放到另一边。

对陈经理道:“可以安排这三个人明天到公司面试了。”

说完,见陈经理还是没有反应,抬手晃了晃他的肩膀,表情严肃。

“陈经理,这次的面试你一定要重视,技术部那边,好几个部门都在催着要新人,最好速战速决。而且那个姜喜月……”

他的视线又朝简历扫了一眼,思索片刻,继续道:“没准,会给整个航天事业带来惊喜。”

姜喜月离开公司后,就开启了下一步计划。

打开许久没有联络过的大学班级群,往里面发了条消息,询问关于A大应用物理考研的事项。

当初毕业后,有不少同学都选择留在学校继续深造,她是班上唯一一个早早出来工作的,而且工作还不对口。

因为这个决定,还引起了很多同学的不满,觉得她自甘堕落。

好好的高尖端技术人才不做,去给别人当佣人。

在他们觉得,助理和佣人无异,都是忙前忙后伺候别人。

姜喜月此时一心扑在骆明台身上,现在想想,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三年时间,她跟在骆明台的身边,不仅要完成工作上的任务,一些骆明台的私事也会交给她去做。

添购衣服、在餐厅定位置……

那时,姜喜月把这些琐事都当做荣幸,对同学们的劝说不屑一顾,最终闹翻,关系恶化。

现在她把消息发出去,全班没有一个人答复。

姜喜月并不生气,直接打车去了A大学校,找到当初带她的班主任。

班主任陈莉还认得她,听说看她考研的决定后,十分感慨。

“当初你坚持要签三方的时候,我惋惜你的天赋,如果深造的话,前途大好,但你决心要进公司,谁也拦不住。现在回来继续考研,虽然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但并不晚,只要你肯努力,还是有机会的。”

姜喜月点了点头。

“经过那些事,我才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之前让老师担心了,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欢迎每一个人来学习。”

班主任笑着从书架上拿了几本书。

“你三年没有学习,不知道还跟不跟得上,先看看这几本,打个基础,如果想要旁听的话,我再帮你安排。”

老师是真心为她好,也想培养出国际栋梁。

不然毕业三年的学生,她不必如此费心。

“我会努力的。”

这些书的内容并不深奥,而且和之前姜喜月看过的大部分重合,但她还是拿回家仔细研读。

其实现在她担心的,并不是专业科目,而是高数、外语和政治。

要想通过考试,必须下点功夫。

就在姜喜月一心学习的时候,骆明台那边却乱了套。

姜喜月离开前,把平时同事们推给她的工作都退了回去。

所有人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才在最后时限写完。

可是交上去,骆明台一看,这些企划的水准直接比以前低了两个层次!

看着根本就不像同一个人写的,简直漏洞百出!

他勃然大怒,把那几个员工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

在逼问之下,才发现以前那些企划和报告,竟然全部都是姜喜月写的!

现在她一走,不少员工的能力水平就一落千丈。

骆明台没想到,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一气之下,把那几个员工全炒了。

空下来的职位需要招收新员工,不然日常工作无法顺利进行。

一边是迟迟招不到新员工而忙碌的企划,一边是自姜喜月离开后,就不断催促他去相亲的骆母,骆明台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而且他发现,姜喜月离开带来的影响,还不仅仅是公司。

在过去三年中,他已经习惯了姜喜月的面面俱到。

现在没有人提前处理那些不起眼的琐事,全部变得一团糟。

出席晚会时,快抵达宴会厅了,他才发现衣服还没有准备好。

和其他公司谈合作时,到了餐厅,竟然告知没有提前预定包厢,只能临时跟更换餐厅。

……

那些繁琐的小事,像是不起眼的齿轮,影响力逐渐扩大。

骆明台家里乱作一团,与垃圾场无异。

他尝试请过钟点工,可是当看到一个陌生人在家中出入时,又冷着脸将人赶走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新助理,对方却连姜喜月的一半都做不到。

做事顾前不顾后,一天能出好几个岔子。

此时,骆明台阴沉着脸,坐在办公桌前。

翻开的资料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心里涌出来的权势一阵又一阵的焦虑和烦躁。

看到刚才新助理送进来的报表,更是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他一直都知道,姜喜月是一个优秀的员工,不然不会给她那么多薪酬,可是没想到,姜喜月远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十倍,百倍。

最开始,姜喜月辞职的时候,他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接受了。

好聚好散,这才是优秀的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关系。

可渐渐的,他却开始想,姜喜月怎么还不回来呢?

要是她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自己肯定会打破先例,把已经辞职的员工再聘请回来。

或许,还能给她双倍酬金。

可是第二天,骆明台没有接到姜喜月的电话。

他默默在心里把双倍酬金,改成了三倍。

然后是5倍、10倍……

可是,一天又一天,姜喜月就是没有出现。

不打一通电话,也不发一条短信,像是彻底和他断绝任何关系。

骆明台焦躁不安,打开手机朋友圈,想要看看姜喜月现在的生活。

点开一看,却发现自己早就被拉黑删除了。

骆明台整个人差点当场裂开。

缓了一整天都没缓过来。

他心中烦闷,终于忍无可忍地起身。

动作掀翻了桌上的合同,他却连看也没有看一眼,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大步朝外面走去。

门口的秘书看到他要出门,急忙道:“骆总,两个小时后有一个会议要开。”

骆明台的步伐稍滞。

以前他是工作至上,若是知道接下来还有会议,绝不会离开半步。

这次却只是道:“我很快回来。”

说完,脚步匆匆地下楼。

上车,踩下油门前,他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姜喜月的住处。

这个脑袋里,装的只有事业、事业和事业,根本不会为其他人浪费半点容量。

骆明台气急败坏,直接一通电话打去人事部,问出姜喜月以前的住处,带着最后一点希望,驱车前往。

不知道姜喜月还住不住那儿?

姜喜月刚从书店回来。

她手里提着好几本英语和政治方面的脚踩,高数资料只有一本。

刚才在书店的时候,她随手翻了翻,发现那些高数知识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难懂,像是以前学过似的,就干脆只买了一本,重点补习英语和政治。

她一边计划着接下来的行程,走到楼下,眼尖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挂着一张十分眼熟的车牌,停在不远处。

姜喜月扫了一眼,默默收回视线。

当做没看见。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

她犹豫了两秒,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才接通。

“姜喜月女士,是吗?你好,我是国家航空科技集团人力资源部的总经理江望野,我有些事想要和你商量。”

姜喜月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是要面试吗?”

“也可以这么说。”

隔着电话,江望野低沉的声音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浅笑,并不让人反感,反而很有吸引力。

他道:“不过和普通面试有些不同,现在我方便过来找你吗?我想直接带你到面试场地。”

“可以。”

姜喜月有些疑惑,面试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不过对方是国家级企业,有些小秘密也并不奇怪。

询问后,两人的距离并不远,江望野说二十分钟内后挂了电话。

姜喜月匆匆上楼把书放好,换了身衣服,站在楼下等着。

那辆车还是没有离开,安静地停靠在路边。

她依旧当没看见。

坐在车上的骆明台却不能当没看见。

他心里有些急切。

看着姜喜月从车旁经过,又看着她上楼后下楼,站在对面,可始终没有过来。

难道姜喜月认不出他的车牌号?

一起工作三年,她连自己上司的车牌也没记住吗?

骆明台心里顿时有些来气,感觉一腔真心喂了猫,莫名其妙的委屈。

这时,一直站在楼下的姜喜月突然动了,朝他的方向走过来,嘴角扬起亲切的浅笑。

骆明台心头一紧。

刚才的不悦瞬间烟消云散。

果然,姜喜月还是认得出他来的。

他一边想着,抬手推开车门,准备走过去。

叫刚落地,骆明台已经启唇,“姜”嘴脱口而出,可是下一秒,姜喜月目不斜视地越过他,朝骆明台身后走去。

没有丝毫停顿。

一个眼神都没给。

骆明台的浅笑瞬间凝结在嘴角,身体僵硬在原地。

紧接着,身后传来姜喜月的说话声。

“江经理,你好,我是姜喜月,谢谢你过来接我。”

然后是另一个成熟的男声,带着从容和浅笑。

“没关系,我刚好顺路。”

骆明台转身,看到姜喜月正和一个身穿西装身材挺拔的男人说话。

两人笑意盈盈,气氛融洽,容不得第三个人插入。

他有些尴尬。

有些不甘心地开口:“姜喜月,好久不见。”

听见他的声音,姜喜月才不情不愿地转过身。

“骆先生。”

疏远的称呼,瞬间让骆明台眉心皱起。

以前姜喜月在他身边的时候,常常称他“骆总”,就算生气,也只是略带娇嗔的地叫他的全名,可从来这样叫过他。

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这么生疏。

他不由看了一眼站在姜喜月身边的江望野。

对方的气质,还有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应该不是普通人。

姜喜月的人际关系十分简单,就算不刻意调查,他也能摸得透彻,但是这个人,姜喜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心里别扭,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姜喜月会笑盈盈说话的人。

闷声问:“你刚才没有看到我吗?”

没想到姜喜月点头道:“看到了。当了你三年助理,你的车牌号,我还是能认出来的。“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骆明台一愣。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姜喜月更是满脸不解。

“我都已经辞职了。”

那表情,似乎在说,营业时间已经结束,咱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骆明台目瞪口呆。

虽然心情复杂,但还记得自己过来的目的。

“如果说,我想重新聘请你回去工作呢?”

姜喜月:……

正要回答,骆明台似乎察觉到她想要说什么,急急补充道:“我给你之前5倍的工资。”

可是,姜喜月只是慢慢皱起眉。

骆明台又着急道:“10倍,你愿意回来吗?”

之前他给姜喜月的工资就已经很可观,如果再翻上10倍,那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

别说是助理,有些总经理也达不到这么高的薪酬。

骆明台诚意满满,姜喜月却叹了一口气。

“骆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重点?我辞职并不是因为你给的工资少,而是我不想当助理了。”

骆明台不想放弃。

“那你想做什么职位?我可以考虑。”

姜喜月难。

这个剧情有些不对。

按照她的设想,自己离开之后,骆明台应该会心无旁骛,一心在事业的道路上驰骋,最后一飞冲天,坐上首富的位置。

为什么现在变得粘粘乎乎,非求着自己回去呢?

以前他不是对女人不屑一顾的吗?

骆明台,你振作一点!

有这时间,好好钻研自己的事业线,行不行?

别来耽误我!

姜喜月心里涌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同道中人的事业狂,没想到对方人设说变就变。

旁边的江望野听了一会儿,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

在来之前,他看过姜喜月的简历,知道她曾做过三年的助理。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公司。

本来按照流程,姜喜月完成笔试,之后是应该参加面试,等第三轮通关之后,才可以正式进入公司。

可是昨天,江望野把姜喜月的那份答卷拿去给几个工程师看过之后,人人赞不绝口。

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真的挖到宝了。

于是特意更改行程,亲自带姜喜月去基地,请周康文司长亲自进行面试。

如果顺利的话,或许能直接把她提拔到11所工作。

可现在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非要把他好不容易挖到的宝藏抢回去。

江望野顿时急了。

他虽然总是笑盈盈,但不是什么好脾气,直接抬手挡住骆明台。

“这位先生,姜喜月女士已经给我们公司投递了简历,现在正要去参加最后的面试,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骆明台目光有些冷冽,扫了他一眼。

“我现在问的是姜喜月。”

江望野笑了笑,语气却是没有半点退让的强势。

“但看你现在的样子,是在逼迫她。”

江望野虽然年轻,但极有手段,不然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中,就一路晋升成为总经理。

还是在国企。

平时总是笑盈盈,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但熟悉江望野的人都知道,千万别和他对着干,不然这个笑面虎会把你整得很惨很惨。

骆明台第一时间感受到对方的威胁,却不放在心上。

只是顾虑到姜喜月,后退半步,不再摆出强势的姿态。

放缓了声音:“姜喜月,你的决定呢?”

姜喜月的目标从来没有变过,微微颔首道:“我要先去面试了。”

“骆先生,如果你觉得新助理能力不足,不能完成你布置的任务。不如把请我回去的这些钱,再拿去多请几个助理。三个臭皮匠顶得一个诸葛亮,再不济,你就请六个,一定能让你的事业蒸蒸日上。”

说完,转身对江望野道:“江经理,我们走吧,我不想错过面试。”

“可以。”

江望野微微一笑,带着她朝外面走去。

“姜喜月!”

骆明台着急地喊了一声,想要追上去。

可手机在这时候突然响起来。

秘书打来电话,催促他赶快回公司,参加接下来的会议。

骆明台听着秘书的行程报告,视线一直落在姜喜月和江望野的背影上。

犹豫了很久,才终于收回步伐,怒气冲冲地上车。

泄愤似的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等回到公司,秘书已经整理好资料,站在电梯外。

一看到骆明台进来,先是探头朝他身后看了看,见电梯里只有他一人,有些失望地收回视线。

“骆总,您没有把姜小姐带回来吗?”

骆明台脚步一顿,皱着眉。

“谁说我是去找她的?”

“不是吗?”

秘书有些疑惑。“刚才看您突然冲出去,我还以为您终于去请姜小姐回来了呢。”

在顶层办公的员工都明显看得出,在姜喜月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总裁的工作效率不仅下降了许多,就连脾气也变得格外暴躁。

他们私下都在打赌,骆明台会什么时候去认输,把姜喜月再接回来。

没想到都这么几天了,竟然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秘书顿时有些来气。

他们不少员工,可是都等着盼着姜喜月再回来,和他们共事呢。

漂亮又有能力的同事,谁不喜欢?

秘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悠悠道:“骆总,以后的会议,我不能继续帮您记录了。”

骆明台走到会议室门口,猛地回头。

“为什么?”

秘书回答道:“这份工作本来是助理要做的,以前都是姜小姐独立完成,这几天我会帮忙,是因为新来的那个助理太笨了。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我自己的工作都完不成。”

闻言,骆明台眉头紧锁。

他知道新来的助理能力差,但没想到这么差,连会议记录都做不好!

“他每天都是吃闲饭的吗!”

秘书却道:“骆总,不是每个助理,都像姜小姐那么认真努力,有她在,公司的运行都少了很多麻烦,可是偏偏被人给气走了。”

说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偷瞥了一眼骆明台,明显是在埋怨总裁将人赶跑。

骆明台一口气堵在胸口,突然想起刚才姜喜月和江望野离开的模样,不满道:“是她自己主动要走的,哪有人敢赶她?”

※※※※※※※※※※※※※※※※※※※※

这个世界也是单箭头,女主没得感情。

感谢在2020-09-25 22:24:48~2020-09-26 21:44: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眼 100瓶;啊嗷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我是女配她哥[快穿]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我妈她才18岁我被豪门大佬缠上了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国民影帝太会撩爹地给钱,妈咪借你生娃0×0=0.5帅哥你假发掉了时光至此甜又暖从炮灰到魔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豪门重生:法医娇妻别黑化双面大佬:N计划擒妻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乱来与狼共枕:霸道总裁的挂名妻归途司少的重生娇妻入赘蜜芽的七十年代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综]我养的崽都黑化了撩表心意
完本推荐: 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绿茵峥嵘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恶魔果实供货商全文阅读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全文阅读校花的修仙强者全文阅读人道崛起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打个电话给大侠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全文阅读异界那些事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九剑行歌万千宠爱耀星辰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传奇宠物店这个大明太凶猛不灭神王煜翊凌芸学霸小祖宗全家宠我在年代文里暴富某科学的海贼楼乙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末世神魔录峡谷正能量[综英美]关爱超英计划狂神刑天隋末之大夏龙雀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我有一座无敌城逞骄麒麟儿快穿游戏加载中我快亏成麻瓜了韩娱重生之月光海贼之祸害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唐末大军阀我本港岛电影人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