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替嫁之后逆袭了(16)

替嫁之后逆袭了(16)

谢友国本来是没想去找郑柚的。

谢青青说得对, 他打晕郑柚的时候,站在郑柚背面,对方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模样, 就算以后出了什么事, 也不会牵扯到他自己。

只是等到回来之后,他发现本来自己参与的那个项目,连竞标资格都没有了。

因为宫良的介入,甲方一眼相中了他提出的方案, 直接取消最后的竞标环节,提前内定宫良的公司。

为了这个经营目标, 谢友国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

根据谢青青的说法, 只要拿下这个项目, 谢家的公司能在目前的基础上扩大三倍有余。

这么一个能正兴谢家企业额大好机会, 他怎么可能放弃?

可是无论他和甲方怎么商量, 对方就是不肯接受他的方案,非说他的方案有问题。

怎么可能有问题?

这个方案可是谢青青给他的。

谢青青是重新活过一世的人, 她知道上辈子是什么样的方案被选中,所以才让他来参加。

谢友国每一个步骤,都是按照谢青青的要求做的, 怎么可能会错?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上一世, 因为和宫良结婚的人是谢青青,所以在知道谢家准备竞标后, 宫良并没有参与进来。

但这次却不一样了。

为了帮姜喜月报仇, 宫良就是冲着他来的, 提出了更好的项目方案, 当然会被甲方看中。

谢友国没有办法, 只能去找谢青青求助,希望她能够拿出更好的方案。

可是就连谢青青也没有料到,这次竟然会有宫良的加入。

她给谢友国的企划的确是上一世最后被选中的方案。

“可是甲方为什么拒绝了我的提议?你给我的这个方案真的没问题?”

谢友国怀疑地看着手中的资料。

谢青青立即紧张起来。

“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别忘了,之前按照我的指示,你可是赚了不少钱,投资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是这样没错,可是这次就出错了。你之前可从来没有说过,宫良也会来竞标。我为这个方案做了很多准备,要是拿不下来,之前的投入全部都要打水漂。”

谢友国声音急切。

“你让我去绑架郑柚,我照办了,现在你总不能说不管就不管吧?”

谢青青此时也有苦说不出。

她对管理公司本来就一窍不通,所有的方案都是按照上一世的记忆进行的。

现在形势明显已经发生变化,可是面对谢友国的追问,她只能继续敷衍。

“那你再等下一个项目不就好了?等到合适的时机,我还会再告诉你新项目的。”

谢友国却不甘心。

为了等到这个项目,他求了谢青青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才让她松口。

现在说没就没了,下次不知道又要等多长时间。

那他岂不是要永远受谢青青限制,一辈子都给她当牛做马?

其他人也就算了,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当爹的给女儿拍马屁,陪笑脸。

想到这里,他有些不满起来。

“我冒着生命危险,帮你绑架了郑柚,你现在倒好,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谢青青怎么敢说自己记不住其他项目?

她抬高声音,语气严厉道:“我已经给过你那么多好处,是你自己抓不住,现在被宫良抢走了项目,怪我干什么?”

一边说着,迅速把他推出了房间,把门反锁,担心他会发现什么端倪。

门外的谢友国拍了拍门,一边叫喊着,可里面的谢青青却怎么也不肯开门。

他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

可还没下楼,又接到了助理的电话。

之前他孤注一掷,把大半的资金和人力都放在了这个项目上,现在宫良突然介入,他们拿不到项目,所有投入都打了水漂。

现在资金链出了问题,带来巨大危机,要是不赶快解决的话,整个谢家都可能出事。

听到这里,谢友国心中更加烦躁。

都怪谢青青之前给他画大饼,说自己重活过一世,知道所有事情的走向,了解公司的活动和项目竞标,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相信她的话,把所有资金都投入到这个项目上,现在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危机。

如今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反而不肯告诉自己解决方案,难道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整个谢家毁在他的手里?

谢友国心里着急。

现在谢青青不肯帮他,那就只能去找宫良了。

如果能让他主动退出竞标,公司还有救。

可是宫良那样的人,怎么会听他?

若是从姜喜月那边下手,或许还有可能。

可是因为这些替嫁,姜喜月和他的关系闹得很僵,绝对不会帮忙。

刚想到这里,谢友国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名字。

郑柚。

没错,他怎么把这个人给忘记了?

郑柚是姜平川的未婚妻,之前他就听说两人正在筹备婚礼,现在郑柚还有了姜平川的孩子。

要是以这对母子做筹码,或许能要挟姜喜月,让她出面说服宫良,撤销竞标。

这样一来,至少能让谢家的公司挺过这个难关。

之前帮谢青青绑人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个郑柚竟然有这样的大作用。

刚想到这个办法,谢友国破不及待地下楼,看到谢青青的包放在沙发上,从里面翻到了房间的钥匙,便急匆匆出门,重新回到了关郑柚的地方。

之前谢青青说过,让他不要去找郑柚,可现在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打开门,郑柚还保持着他们离开时的状态,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嘴里塞了一块破布。

此时她已经清醒了,正在不断挣扎。

一看到谢友国进来,吓得脸色煞白,疯狂扭动着身体想逃跑。

谢友国关上门,快步走过来。

这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神色有些慌张。

“你别乱动,我没想伤害你,只要姜喜月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会放你的,了。”

郑柚一看到谢友国,就立即知道了自己被绑的原因。

肯定是谢青青联合他爸一起把她绑了。

没想到谢青青这么狠!

此时听见谢友国的话,心里更是慌张。

恐怕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和姜家的人闹翻了,姜喜月现在恨不得她马上从世界上消失,怎么可能会来救她?

可是郑柚清楚现在的局势。

自己要是失去了这个利用价值,很可能会被杀人灭口。

谢青青之前可是已经杀过一个人了。

她顾不了那么多,连连点头。

看到她这么配合,谢友国也稍稍放了心,编辑了一条威胁短信发给姜喜月。

【姜平川的未婚妻在我手里,你马上让宫良撤掉竞标,否则她别想好过!】

他以为,郑柚现在肚子里怀着姜平川的孩子,姜喜月肯定会有所顾忌。

可没想到,消息才刚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就收到了姜喜月的回信。

上面只有简短的三个字。

【谢谢你。】

谢?

这是什么意思?

谢友国看着手机上的消息,一头雾水。

还以为姜喜月不相信,立即将眼前被五花大绑的郑柚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同时道:

【郑柚现在肚子里面可怀着你哥的孩子,只要你去找宫良,让他撤掉现在的竞标项目,我就会放了她。】

姜喜月看着手机中的短信,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被威胁。

郑柚现在已经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要真计较起来,也算半个仇人。

谢友国的消息未免也太不灵通了,竟然会想到用她来威胁自己。

一旁的宫良见她一直看着手机。

“出什么事了吗?”

姜喜月点了点头,神色如常道:“我好像被人威胁了。”

应该是这样吧。

宫良微微皱起眉。

“谁?”

姜喜月将事情经过告诉他之后,宫良的神色也变得和她一样,高高扬起眉。

“这么说,找到郑柚了?”

姜喜月点了点头。“今天保镖才刚告诉我,发现郑柚失踪了,我正准备来让你帮忙调查她最后一通电话打给了谁,现在已经不用麻烦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报警。”

姜喜月没有丝毫犹豫。

“警察同志告诉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必须选择报警。”

一边说着,她直接拨打了110。

而此时,另一边的谢友国还在等待姜喜月的回复。

可是等了10分钟,一条消息都没有收到。

他担心地走来走去。

难道姜喜月真的不怕威胁?

“你肚子里面不是怀着姜平川的孩子吗?你现在算是她的嫂子了,她怎么就一点也不在乎?”他转头询问还被绑住的郑柚。

郑柚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不敢说出来。

谢友国只好拿掉她嘴里的破布,道:“待会儿你直接跟他说话,姜喜月可能不相信你被绑架了。”

郑柚不敢和姜喜月说话,一不小心会暴露自己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谢总,你怎么会沦落到和谢青青一起合作。你帮谁都不该帮他啊。”

谢友国冷哼:“别想动什么歪脑筋,谢青青怎么说也是我女儿,我不帮她还帮你啊?”

郑柚却反问:“你知道谢青青为什么这么怕我吗?”

“你手上有谢青青的把柄。”

说到这儿,谢友国突然想到了另一个主意,着急问:“你知道了她的什么秘密?快点告诉我!”

有了这个把柄,他可以威胁谢青青,到时候他就不用再苦苦哀求和拍她的马屁了。

郑柚看着眼前的谢友国,发现他竟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顿时笑了起来。

“那你可就要失望了,你现在最不应该帮的人,就是你这个女儿。”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道谢青青为什么会给我钱吗?她是想要封住我的口。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的秘。”

“什么秘密?”

郑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杀了人,要是一曝光的话,可是要去坐牢的。”

“杀……杀人??”

谢友国一脸震惊。

还未等询问,郑柚已经继续道:“谢总,你知道她杀了谁吗?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你家少了个人?”

听见这话,谢友国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郑柚反而笑了,盯着他。

“谢青青她杀了谢南音,你的女儿。”

姜喜月报警之后也没有闲着,和宫良商量之后,两人决定先去谢家探探情况。

到的时候,谢家里里外外一个人都没有,平时总是挡在门口的保镖也不见踪影,似乎是被人提前支开了。

虽然他们把郑柚关在这里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找一找比较好,或许能发现什么线索。

两人分头行动。

宫良坐着轮椅不太方便,停在了客厅,在室内寻找。

姜喜月脚步一转,朝外面走去。

才刚走出去,就看到了那棵熟悉的大榕树。

一看到眼前的景色,她脑海中突然想起那天在这里的时候,听到园丁的抱怨声,下意识地低头朝脚下看去。

此时凑近了些,更是能清晰地辨别出脚下这一片小草长得比周围更加茂盛,油绿的叶片像是被人特意施了肥,长得浓密而又油量。

但仔细看却又有些不同。

草皮似乎被人翻动过,然后又被盖上了细碎的土。

那层土没有整理好,有些草叶子被盖住了。

动手的人显然对这种工作不太熟练。

姜喜月忍不住弯腰,随手拨了拨草上的泥土。

一根乌黑的发丝,挂在她的食指上。

姜喜月动作一顿,与此同时,鼻尖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恶臭。

仔细观察着那根头发末端挂着的东西,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片草地长得太茂盛了,就像是下面被埋了什么东西,一直在供给养分似的……

而且……

姜喜月仔细看了看四周,草地茂盛的区域竟然方方正正,是个看上去还算规整的长方形。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多了,总觉得这个长宽比,很像一个人。

想到这里,姜喜月随手拿起旁边的铲子。

草皮和泥土一起翻开的瞬间,一大撮乌黑的头发暴露在阳光之下。

她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已经猜到了下面埋的是什么东西,迅速后退,与其拉开距离。

虽然她的动作够快了,但浓烈的恶臭还是扑面而来,熏得她有些反胃。

另一头已经在客厅中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线索的宫良听见动静,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

姜喜月迅速挡住他。“这里埋了一具尸体。”

闻言,宫良朝榕树下看了一眼,神色还算镇定。

“是谢南音?”

谢南音失踪已久的消息,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

整个谢家,唯一可能被埋在这里的人也只有她。

姜喜月点了点头。

“应该是的,只是这动手的人……”

话刚说到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人对视一眼,迅速躲回屋内。

很快,戴着帽子和口罩的谢青青提着几个大口袋,迅速走了进来。

她直接来到榕树下,准备把尸体装进袋子里运走。

昨天晚上她和谢友国联手,把郑柚绑架之后,她马上开始着手把谢南音已经彻底腐烂的尸体运出去。

一大早,特意把别墅里的保镖和员工全部放假,整个别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这样才能毫无顾忌地运送尸体。

她拿着大袋子走过去,刚要动手,突然发现草坪有些不对,似乎被人动过,铲子也丢在一旁。

上面的草坪敞开,露出了厚厚的头发。

看到这一幕,谢青青瞬间慌张起来,起身向周围张望起来

又被人发现了?

上次尸体被郑柚发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把郑柚的嘴给封住了。

可是现在人不见踪影,要是他直接去报了警……

想到这种可能,谢青青顿时恐慌起来。

跑!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逃跑!

谢青青现在已经顾不得太多,丢下手里的东西,准备上楼收拾东西跑路。

刚拉开露台的窗帘,迎面和正站在里面的宫良和姜喜月撞个正着。

“啊!”

她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摔在地上。

定睛一看,更加恐慌。

“你们怎么这儿?!”

姜喜月和宫良刚才站在里面,早就已经把谢青青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直视着脸色惨白的谢青青。

“你杀了谢南音?”

一听见这花,字青青脸色一白。

无论是谁发现这个秘密,她都可以想办法让对方永远闭嘴,除了眼前这两个人……

怎么偏偏是他?

完了。

彻底完了。

一阵绝望瞬间笼罩上谢青青的心头。

“不行,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绝对不会在这里结束!”

说着,她猛的冲了上去,要把姜喜月推开。

可还没等她的手碰到,坐在一旁的宫良突然抬手,一把抓住她。

强而有力的手掌迅速收紧,谢青青立即疼得脸色煞白。

她从来没有被宫良这样对待过。

就算是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宫良也从来没有这样对她动过更别说上一世了。

想到这里,谢青青心里竟然涌起一阵委屈。

宫良为什么要这样护着姜喜月?

明明她才是真正的宫太太,和宫良结婚的人是自己才对。

凭什么他要这样护着姜喜月?

为什么姜喜月这么轻易抢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谢青青悲从中来,想到自己重活一世,雄心壮志,最后的结局比上一次还要凄惨。

而一切的源头,就是姜喜月!

她正想着,姜喜月已经和警察通完了电话,看过来。

“你不用再躲了,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过来的,还有之前你和谢友国绑架郑柚的案子,也会一并进行调查。”

听见这话,谢青青浑身一凉,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寒彻心扉。

现在真的一切都完了。

她猛的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姜喜月

“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你非要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才肯罢休是不是?”

姜喜月冷眼看着她。

“我是逼你杀人?还是被你绑架了?”

“要不是你偏要跟我作对,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谢青青却胡搅蛮缠起来。

正说,外面传来一阵尖锐的警鸣。

警察接到姜喜月的报案后,还在开始调查郑柚被绑架的案子。

本来就准备过来调查,路上刚好接到姜喜月的电话,立即加足马力,很快就到了门外。

听见警鸣声,谢青青第一次感觉这个声音竟然如此让人恐惧。

她顿时红了眼。

一想到自己后半生都可能要在监狱中度过,看姜喜月的眼神闹事怨恨。

“就算我进监狱,也要拉你做垫背的。我过不好,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她大喊一声,突然冲了过来。

动作间寒光闪过,她手里竟然还握了一把水果刀!

她还没有接近姜喜月,坐在轮椅上的宫良瞬间脸色大变。

他双手扶着轮椅,凭着一股冲劲,猛地站了起来,迅速上前几步,一把抓住谢青青的手腕,将其拧到背钱。

锵——

她手中的水果刀应声掉落。

电光火石之中,还没等谢青青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按在了桌子上,动弹不得。

扣住她的宫良神色冷凝,气势凶悍迫人。

谢青青愣住了。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愤怒复仇失败还是该惊讶宫良腿竟然恢复了,

上一世,她跟了宫良几十年,对方一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怎么可能站起来?

而且动作迅速,看上去像是根本没受伤。

“你……你的腿……”

宫良只是冷冷道:“别乱动!”

同时收紧抓着她的手,谢青青疼惊叫一声,拼命挣扎着。

低头看去,确确实实看到宫良的双腿站在地上,强壮有力,并不像受伤的模样。

难道他没受伤?

上辈子自己一直都被他骗了?

谢青青心中震惊,甚至忘了挣扎。

正在这时,警察冲了进来,直接将谢青青制服在地。

而是谢青青此时,却还一直盯着宫良的双腿,一脸不敢相信。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的腿怎么会好?”

宫良却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他的复健工作其实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刚才突然爆发的动作,负担过重,现在双腿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姜喜月及时走过来搀扶他。

“小心些,她刚才伤不到我的。”

宫良紧抿双唇,重新回到了轮椅上。

“我不放心。”

虽然知道姜喜月动作灵活,以谢青青刚才的状态,根本伤害不了她。

但他还是见不得一点危险出现在姜喜月面前,刚才情况紧急,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冲了过来。

姜喜月弯下腰,耐心地帮他按摩双腿,一边道:“看来明天又得去医院复诊,要是医生说这影响到了你之后的复健,你就等着挨罚吧。”

闻言,宫良脸上才露出几分懊悔的神色,立即乖乖认错。

“我错了。”

但下次还敢。

谁能想到,堂堂宫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会害怕自己的妻子。

已经被戴上手铐,押在墙边的谢青青看到眼前这一幕,睁大了眼睛,久久说不出话来。

上一世,她和宫良相处了几十年,一直相敬如宾。

说是夫妻,其实更像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虽然宫良对她有求必应,却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这样温柔又生动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她才是宫良的妻子。

宫良担心的对象应该是她才对。

应该对她笑,对她温柔,而不是姜喜月。

都是姜喜月已经抢走了她的一切,没现在竟然连她的丈夫也抢走了。

谢青青固执地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当初就是她拱手把姜喜月送上婚车,并威逼利诱,让她替嫁的。

“不应该是这样……我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喃喃自语,不甘心自己得到这样的结果。

警察已经检查完了榕树下谢南音的尸体,从院子里面走进来,听见她这话,直接把人提了起。

“没错,你的人生确实不应该这样,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在监狱里过上一辈子!去吧,我手上可有好几个案子等着你呢!”

谢青青还没有反应过来,不断喃喃自语。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样……”

她一边说着,频频回头看向宫良和姜喜月,直到被警察带出门,看不到两人的身影,才终于收回视线。

出了门,正准备上车,突然,一个身影从远处狂奔而来。

姜喜月仔细一看,竟然是谢友国。

他神色慌乱,脸上还带着怒气,平时总是整理得整齐干净的头发和衣服也有些凌乱,一路狂奔着跑过来。

一看到谢青青,立即冲过来,紧紧抓住她的手臂。

“这是怎么回事?谢南音呢,我问你南音呢!你把她怎么了?”

听见这话,谢青青微微一愣,旋即眼中露出几分不屑。

自己都快被警察带走了,他眼里却还是只有谢南音,难道自己就不是她的女儿吗?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你要是现在进去,还能看一眼她的尸体,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就算是你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了。”

听见这话,谢友国猛地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抓着谢青青手臂的手指几乎要嵌进皮肉里。

“你竟然!!”

谢南音是他看着长大的,二十多年的感情,他对谢南音也是最宠爱的,从心底里只认她这个女儿。

可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早就已经遭了谢青青的毒手!

尸体就埋在院子里,这么长时间,他竟然都不知道,还在对杀人凶手马首是鞍,笑脸相迎。

谢友国看着谢青青嘲讽的脸,顿时怒从中来。

猛地抬起手。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

“好恶毒的女人!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嘴巴里尝到一阵铁锈味,谢青青嗤笑一声,反而瞪着他:“你把我当做女儿过吗?”

上一世,谢友国把她当做工具,让她替嫁,后来还因为谢南音的挑拨,几次三番想要对她下手。

这一世,如果不是自己知道哪些项目能赚钱,他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谢友国根本就没有把她当过女儿!

谢友国气得浑身发抖。

“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谢青青只是嗤笑一声,根本不以为然。“可现在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说完,跟着警察上了车。

谢友国瞬间震怒,猛地扑上来,恨不得冲上去把谢青青打死泄愤,不断拍打着玻璃。

“你给我下来!谢青青!你给我滚下来!当初我就不该接你回来!害得我谢家家破人亡,我不会放过你!”

“别着急。”

姜喜月走过来拉住他。

“你有的是机会去找她算账。”说着,转头对几个警员道:“警察同事,郑柚被绑架的案子不用再查了,绑架犯就在这儿。”

说着,把谢友国往前一扯,直接拽到人前。

警察迅速过来,咔嚓一声,将他铐住。

“不用急得拍门,反正也是要一起走的。”

听见这话,谢友国才知道姜喜月竟然还报了警!

他迅速转头看去,瞪大眼睛。

“你这么对我,这辈子都别想找到郑柚!”

姜喜月不为所动:“警察同志,请快点把他带走。”

谢友国怒不可遏,没想到自己的威胁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抬高声音骂起来:“郑柚肚子里可是还怀着你哥哥的孩子呢!”

姜喜月面无表情。

“她肚子里不是我哥的孩子。”

谢友国:?

姜喜月继续道:“她也已经不是我哥的未婚妻了,她和我们没关系,你找错人了。”

谢友国:??

谢新宇:“而且我还得谢谢你,帮我们拜托了郑柚的纠缠,你都不知道,当我接到你那条短信的时候,我有多高兴。”

谢友国:……

“你……你到底是谁!”

姜喜月只不过就是谢家的一个佣人,他谋求利益的工具,什么时候竟然脱离了他的掌控?

不对。

谢友国突然想起来,或许从替嫁当天,姜喜月回家索要嫁妆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任何人的掌控中了。

谢家父女一同被送上警车,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A市,曾经辉煌过的谢家似乎在一夕之间没落。

姜喜月正在忙着陪宫良复诊。

之前复健正到关键期,他突然站起来,用力过猛,总担心会影响到他的腿伤。

那天谢友国和谢青青刚被带走,姜喜月就马上带他去了医院,一路上沉着脸不说话,把宫良都吓得不轻。

一手掌控偌大企业和经济命脉的四十多岁老男人,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神色,犹犹豫豫地小声道歉。

“我刚才真的没注意,而且不觉得疼,应该没什么大事。”

姜喜月不说话,宫良立即赔笑,带着些明显的讨好。

只能转头求助坐在前排的管家:“管家,你觉得呢?”

管家认真道:“先生,我只是一个管家,对医学上的问题不太了解。”

但明显是向着姜喜月那边的。

现在别说他,整个宅子的人都知道,宅子的主人早就已经换了。

就算得罪了先生,也不能得罪姜小姐。

管家跟了宫良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曾经敌对公司花高价都没能把他买通,没想到现在竟然弃主而去。

宫良生不起气来,只能乖乖认怂。

一直到了医院,在医生一番检查之后,确认宫良腿伤无碍,姜喜月的神色才终于好了一点。

宫良怂怂地朝她笑。

“我说了,不会有事的。”

认错态度十分良好。

姜喜月才道:“下次注意一点。”

“好。”

宫良乖乖点头,就连帮他检查的医生都瞪大了眼睛,视线不断在两人身上打转。

这场联姻,不是佣人嫁给总裁高攀吗?

怎么两人的位置像是反过来了?

复诊结束后,姜喜月又被警局叫去做了几天笔录。

谢友国被带走后,过了两天,警方才终于在一间出租屋里找到了郑柚。

她已经足足饿了两天,四肢被捆得青紫,但肚子里的孩子十分健康,被警察当做证人保护起来。

随着案件的调查,整件事情的全貌逐渐浮出水面。

现实生活有时候比电视剧更加离奇,光是谢家父女三人相残,就让所有人唏嘘不已。

这场案件因为影响重大,不到一个月,谢友国和谢青青就被宣判定罪。

在她被送去监狱的前一天,负责为谢青青辩护的律师突然找来。

“谢青青女士想要见宫良先生一面。”

宫良当时正在复健,准备直接拒绝,姜喜月却问:“她想做什么?”

“不清楚,不过这是谢青青女士最后的心愿,说坚持要和宫良先生见面,说要告诉您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姜喜月思索片刻。

“那就去看看吧。”

宫良对谢青青没有太大印象,姜喜月让他去,他也不介意。

当天,两人就到了警察局,宫良独自坐在探监室,隔着玻璃,冷冷看着坐在里面的人。

“你想说什么?快点说,我很忙。”

姜喜月还在外面等着他。

谢青青已经换上囚服,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憔悴,看着宫良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抹光,迅速站起来,激动地趴在玻璃上。

“我是你的妻子,宫良,我才是你的妻子!”

宫良皱起眉。“疯了?”

“不是的,我真的是你的妻子!”

谢青青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激动道:“上一世跟你结婚的人是我,不是姜喜月,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夫妻,我死了之后重生,又回到了结婚之前,但我还是你的妻子啊!”

※※※※※※※※※※※※※※※※※※※※

感谢在2020-10-26 23:01:35~2020-10-27 23:11: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光~流逝^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重生校园之逆天丹女刺骨有点野昏婚欲睡我成了富豪[穿书]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盛世宠爱:叶少的双面娇妻高迎夫人回家门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营业悖论[娱乐圈]爹地给钱,妈咪借你生娃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纪少,你老婆超甜的大哥悍夫总裁爹地宠上天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报*亲亲抱抱举高高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妈她才18岁[综]我养的崽都黑化了缺爱女主的光[快穿]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总裁爹地惹不起
完本推荐: 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随身副本闯仙界全文阅读少年药王全文阅读老子是村长全文阅读昏婚欲睡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全文阅读主宰之王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万古最强宗全文阅读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全文阅读穿越七零好时光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超级制造商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指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狼性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少,一宠到底!漫威之开局一条龙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咸鱼锦鲤的败家日常乡野小神农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惊悚练习生回到明朝当朱标楚门狼特种兵之死神教官[综英美]关爱超英计划重生之娱乐帝国全职相师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我快亏成麻瓜了将军家的小农妻:相公命里缺我仙道剑阁靠山是洪荒明尊一切从衡山剑痴开始三国神话世界后宫团子阵线联萌云其深校花的贴身高手文学入侵前夫先生,过宠不候贞观憨婿我真不是木匠皇帝韩娱重生之月光我真的是法师啊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