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锦鲤身边的非酋(9)

锦鲤身边的非酋(9)

人的贪欲就像是一个无底洞。

银行无疑是陈浩脑海中能想到钱最多的地方, 一想到里面的钱即将成为自己的人,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肾上腺素飞升。

当天晚上, 他就带着老婆婆来到了中央银行外, 隔了一条街。

“妈,我下半辈子的生活就全靠你了,你也不想我一辈子被吴近雯那个泼妇骂吧?你进去装点钱出来,也算是死了之后为我做的一件好事。”

他把几个大口袋交给自己的母亲。

“我在这里等你, 趁现在银行一个人都没有,你快去看看。”

老婆婆的手已经瘦得如同枯枝, 锋利漆黑的指甲长了出来, 身体僵硬, 但看向陈浩的目光中还是慈爱的。

“儿……子……”

她艰难地叫了一声, 接过袋子, 转身朝银行走去。

挺直的背脊在夜色下看着有些渗人,但陈浩却心中狂喜。

早知道鬼这么好用, 以前他还工作什么?

李长生刚接到电话,马上动身往银行赶,一边赶一边给局里打电话。

“有人要抢银行, 你们快点派人过来!就在中央银行!”

此时已经是深夜,但是这么大的事还是把接线员吓了一跳。

“抢银行?李警官你说清楚一点, 对方有几个人,我们马上派人过去支援, 有没有带枪支?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李长生沉声道:“不太清楚, 这次抢银行的人很可能就是上次的超市抢劫犯, 你们多带一点枪准备好, 不过……枪好像对鬼魂不起作用……总之也还是先过来再说。”

听见这话, 电话那头的警员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几秒才笑着道:“李警官,麻烦你大晚上不要打电话开这种玩笑的,不要耽误正常市民报警。”

“我说的都是真的!总之,你们先过来!”

“鬼魂要抢银行?他们要抢也应该去抢香烛店,神经病!队长说了,你要是在说什么鬼神,就把你停薪停职!开什么玩笑,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李长生心里着急,他是想给队友们一个心理准备,可没想到竟然谁都不相信他。

“等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的,我……”

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人挂断了。

不过他们不来也好,那只厉鬼十分厉害,过来可能也只会送死,只要有姜大师在……

车辆在路上疾驰,转了个弯,来到中央银行前方。

深夜的街道上看不到人,只有路灯一闪一闪的,寒风带起诡异的凉意。

李长生的车刚转过弯,突然看到此时正在银行门口的身影,吓得一脚踩下刹车。

吱呀一声。

车辆停了下来。

刚才心中的不满瞬间变成浓浓的恐惧,只是一个喘息的时间,冷汗已经出了一身。

那只鬼浑身缠绕着黑雾,看不清楚模样,难怪之前它明目张胆去抢劫超市,被多人目击,却又没人看清楚她的模样。

虽然黑雾笼罩,但还是能看到身上黑色的衣服上带着暗色花纹,是经常能在路上看到的款式。

锋利的黑色指甲足有十多厘米长,在夜里闪着锋利的光。

这样子,他已经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鬼魂还是僵尸。

并没有上次见过的李秀嫣那只鬼惊悚,却带着沉沉的压抑,压得他连呼吸都停住了。

更重要的是,上次姜喜月在身边。

这次他接到姜喜月电话之后,是直接赶过来的,完全没想到会和这只鬼撞个正着。

正在这时,那只鬼慢慢转过头来。

脸上缠绕着黑雾,看不清模样,却能感觉在那黑雾之后有一双眼睛睁盯着自己。

此时还未入冬,就连李长生都只穿了一件单衣,刚才还觉得有些热,现在却浑身冰冷。

周围的温度正在下降,越靠近那只厉鬼越是冰冷。

李长生刚才进入这条街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那只鬼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朝银行大门走去。

刚才过来的时候,李长生就在想,这只鬼要怎么进去抢?

是穿墙?

还是找到了钥匙?

紧接着,他就看到那只厉鬼抬手,手指如同钢铁浇筑,竟然直接把防盗门的栏杆掰开了!

现在老婆婆能直接把墙撞开,所有防盗根本形同虚设。

李长生紧了紧手中的枪,立即打开门下车。

“站住!”

刚喊了一声,头顶突然飞过一个影子。

他大惊,立即转头看去,看清楚姜喜月的声音,顿时大喜,最后一点恐惧也不见了。

“姜大师!你总算来了!它真的要抢银行!”

姜喜月已经直接跃了过去,在厉鬼要把第二道门拆掉之前,抓住她的肩膀,使尽全身力气向后一摔!

嘭!

老婆婆向后狠狠甩在地上,像是一座大山,发出轰隆响声。

身体撞在地上,又迅速弹起来,身上的黑雾疯狂涌动着。

姜喜月看着眼前的人觉得有些眼熟,尤其是那衣服,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正想着,对方已经发狠似的冲了过来。

锋利的指甲划开空气,传来尖锐的声音,轻易割去姜喜月的衣角。

她连续后退了几步,直接出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用力把它强行拽了过来!

右手握住鬼魂尖利的指甲,向上一折!

啪!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五根指甲瞬间被姜喜月折断。

厉鬼发出吼叫,开始奋力挣扎,却被姜喜月再次如法炮制,也折断了另一只手的五根指甲。

“吼——”

这厉鬼的怨气化在指尖,指甲被折,顿时元气大伤,身上的黑雾散去了些,不断挣扎下,一张无比熟悉的脸露了出来。

姜喜月一愣。

“老婆婆?”

当初一大早在抱云观求神的老婆婆,说是为自己儿子求的,一脸慈祥,可现在哪儿还有当初温和的样子?

五官青白腐烂,散发着恶臭,周身只剩下狰狞的怨念不断撕扯着她和周围的一切。

“吼——”

老婆婆又喊叫了一声。

姜喜月迅速收紧心神,拿出一张符纸封住她的眼睛,拉着老婆婆的双手将其压在背上。

老婆婆还在疯狂挣扎个不停,一边伸长双手要去抓她。

被折断的指甲似乎又开始生长,姜喜月将其按住,抬高声音问李长生:

“你叫的人呢?”

李长生拿着枪着急跑来。

“他们根本就不相信……”

话还没说完,一阵警鸣声由远及近传来。

李长生立即转头看去,远远看到了自己局里的车,顿时大喜。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他立即挥了挥手。

“我们在这儿!快过来!”

几辆车迅速驶近,队长带着几个警员迅速下车,匆匆赶来,一看到银行被破开的防盗门,顿时大惊。

“真有人敢抢银行!大家都给我准备好!”

之前李长生打电话过去,本来局里的人都不相信,以为他又在说胡话,直到队长过来听到消息,秉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来抢劫银行!

李长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队长,你们总算来了!”

陈队长神色凝重,一把抓住她。

“人呢?抢劫犯现在在哪儿?”

“在那儿,已经被姜大师制住了。”

所有人顺着李长生手指的方向看去,见银行门口的两人正在扭打。

一个看上去才十多岁的少女将一个老妇人压在地上,只见老妇人已经受伤,鲜血淋漓,已经被打得没有了反应。

陈队长见状,顿时怒火中烧。

“上!把她抓起来!”

一声呵斥,所有警察已经冲了上去。

转瞬间,大大小小的枪口齐刷刷对准姜喜月。

“不许动!你现在已经被包围!放下手里的人质,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

姜喜月刚把厉鬼压制,还没来得及将老婆婆收走,就被抵住了脑袋。

她动作一顿,不得不停下来。

李长生见状,连忙跑过来。

“队长,你干什么!?她是我请来的大师,是帮我们一起抓鬼的!不是她!”

陈队长阴沉着脸走到老婆婆面前,弯腰在她鼻子前面探了探,没有感觉到任何呼吸,皮肤也是一片冰冷,现在已经死了。

顿时怒不可遏。

“鬼?你好好看看,她把一个好端端的人都给打死了!你就在旁边看着,任由她把人打死吗?李长生,你是怎么当警察的!”

“不是这样!”

李长生着急得团团转。

“队长,这不是人,是鬼,就是上次抢劫超市,今天还想抢银行的恶鬼,可能是被人操纵的……”

刚才那恶鬼还凶狠地伸长指甲想要杀人,徒手撕开了防盗门,现在怎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可眼前的同事和队长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人,你怎么会相信?

他着急地解释着,却见队长和几个同事根本就不相信,连忙指着银行的大门:“你们看,这就是她弄坏的,她是鬼!姜大师是来帮忙的!”

“又在胡说八道!”

陈队长皱着眉,一脸不悦地指责:“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了!之前胡说八道就算了,现在还执迷不悟!把人抓回去!李长生,你也给我回去给我好好检讨作报告!”

说完,一挥手。

警察迅速把姜喜月抓了起来,戴上手铐。

李长生迅速上前阻拦。“不行,队长,你不能把她带走……”

“没关系。”姜喜月却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地上一动不动的老婆婆,低声道:“看好它。”

现在解释再多也无用,有些事情,人只会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事物。

尤其是鬼魂。

这东西十分奇怪,僵尸不像僵尸,厉鬼又不像厉鬼,刚才她只是暂时封住了厉鬼的眼睛,压制怨气,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恢复。

到时候或许能利用这只鬼,找到背后操控它的人。

李长生心里着急,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姜喜月被警察带走。当天晚上,就连他自己也被陈队长带人连夜问询。

“抢银行的人是谁?”

李长生坐在审讯室里,情绪低迷。

这个问题,队长已经问了无数次了,可不论他怎么说,就是没人相信。

“队长,真的是鬼,我亲眼看见的……”

嘭!

陈队长一拍桌子站起来。

“李长生,你还在胡说八道!那个老婆婆现在已经死了,被活活打死的!你说她是鬼?鬼怎么看得见,摸得着?”

李长生自己也不明白,嘟嘟囔囔:“也许是僵尸呢?”

“胡说八道!”

陈队长气得不轻。

抢银行是件大案,上次的超市抢劫案还没有结,这次又多了一起抢银行案。

虽然这次他们赶到及时,没有让罪犯得逞,但防盗门被损坏,依旧影响恶劣。

更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只抓到了姜喜月一个人。

就凭她一个小姑娘,根本不可能破坏那么牢固的防盗门,肯定还有同伙,必须一起抓起来!

可是偏偏姜喜月和李长生都不配合!

外面天色已经见白,审问了一晚上,陈队长脸色铁青地站起身。

“先问道这儿,李长生,你好好想想该怎么说,别忘了,你可是警察,保护人民是你的指责!你给我好好在这儿检讨!”

说完转身而去。

出了审讯室,询问另外几个警员。

“姜喜月那边问出什么了吗?”

警员摇头:“什么都不肯说,年纪轻轻,嘴巴也太硬了。我还让人调查了银行外面的监控,发现所有摄像头都坏了,就跟上次超市被抢的时候一样。”

闻言,陈队长眉心皱得更紧。

“尸体呢?”

“已经送去法医那儿了,正等待解刨。不过队长,死者都被打得不成人形了,一个小姑娘力气哪有这么大?”

陈队长也微微点头:“还有同伙,这么大的案子,不可能一个人完成,你带人去附近寻找,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好。”

警员迅速叫来几个人,准备一起去银行附近搜寻。

还没踏出警局大门,手机突然响起。

竟然是法医打来的电话。

一接通就问:“你们尸体怎么还不送过来?我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

警员一愣。

“……已经送过去了啊,就放在解刨台上。”

法医:“我就站在这儿呢,哪儿有什么人呢?”

闻言,警员慢慢皱起眉。

之前是他和其他两个警员一起送过去,但是还同情了几句,好端端的尸体,怎么会凭空消失?

挂断电话,警员朝另外几人道:“你们去查线索,我过去看看。”

被关在旁边姜喜月听见他们的对话,立即睁开眼睛。

“他们刚才说尸体不见了?”

负责审讯她的警员于梦已经问了一晚上,姜喜月都没有说话,怒道:“这也不关你的事,杀人犯!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婆婆都杀,真是没人性。”

姜喜月的视线落在窗外,神色严肃。

“我劝你们最好回去看看,不然可能要出事。”

于梦皱着眉:“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对她动手?”

一说起这件事,姜喜月又安静下来,开始闭目养神,一言不发,气得于梦站起来。

“一天不肯说清楚,就一天别想从这儿出去!”

离开审讯室,几个警察立即靠过来,紧张兮兮的。

“她还是不肯说?不会真有鬼吧?”

于梦皱着眉,她最不相信鬼神之说。

“别自己吓唬自己!小心下一个被停职的人就是你。”

那个老婆婆被活生生打死,是他们亲眼看见的,还有什么问题?

闻言,几个警员立即紧张起来,转头看了看被关在另一个房间里的李长生。

就是因为他一直不肯说实话,总是用鬼神来搪塞,队长一气之下,把他直接丢进了拘留所,和之前抓到的其他人关在一起。

几人看到他的模样,纷纷摇头。

要好好的年轻人,怎么就突然疯了呢?

现在是早上七点,阳光尚未穿透云层,光线有些昏暗。

巷子里有一个身体僵硬,头发散乱的身影在穿梭,她垂下的双手上,黑色锋利的指甲给折去大半,似乎因此而元气大伤,就连背也佝偻着,直不起来。

眼睛上贴着一张符纸,上面用朱砂写着字,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诡异。

老婆婆沿着巷子,来到了昨天晚上和儿子陈浩约好的地方,而后站在原地安静地等待着。

清晨几个锻炼的年轻人从旁边路过,惊讶地看了几眼,然后迅速离开。

老婆婆站了好一会儿,不远处才终于出现一个身影。

陈浩戴着帽子和口罩,朝这边招了招手,把老婆婆叫过去。

“怎么回事?拿到钱了吗?”

昨天晚上警鸣声一响,他就马上逃走了,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敢过来。

老婆婆身体摇摇晃晃,似乎已经站立不稳,但陈浩却没有在意,上下找了一遍发现没有钱之后,瞬间大怒。

“你怎么回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你怎么一点用都没有!还把警察给招来了,要是查到我头上怎么办?”

老婆婆一动不动地听着。

陈浩骂骂咧咧了一会儿,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担心露馅,才不耐烦道:“你先回家,我去查探一下情况,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说完,重新戴上口罩,猫着腰朝银行的方向走去。

他一离开,老婆婆听话地回到小区。

吴近雯在家里等了一天。

从昨天下午开始,就连陈浩也不见了。

她不禁有些恐慌。

这会不会和婆婆之前的失踪有关系?

不过是已经被杀了吧?

吴近雯胆战心惊地想着,犹豫了一会儿才终于下定决心去找姜喜月,想要让她帮忙看看。

可一按门铃,发现就连姜喜月也不在家,整栋楼瞬间跟空了似的。

她着急得在家里来回打转,甚至忘了还要去学校上课。

一直等到八点。

吱呀——

门被推开,已经失踪几天的婆婆竟然走了进来。

准确地说,是飘进来的,身体没有任何动作,佝偻着背,脸上还贴着一张奇奇怪怪的符纸。

吴近雯吓得一震,向后靠在桌上,暗暗抓住了盘子里的水果刀。

“你、你之前上哪儿去了?陈浩呢?他在哪儿?”

她害怕得直哆嗦。

“你说话啊!”

刚说完,婆婆突然转头对着她。

眼睛虽然被符纸遮住了,但黄纸朱字看着却更加渗人。

“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你,死了更不会怕!大不了我们斗个鱼死网破!”

闻言,老婆婆身上的黑雾突然抽动起来,慢慢朝这边靠近。

压迫让吴近雯浑身发抖。

她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挑衅,自己就算再厉害,怎么可能打得过厉鬼?

正想着,老婆婆抬起手,折断的指甲依旧渗人,带着恐怖的威胁。

吴近雯只觉双腿发软,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下一秒就要瘫倒——

扑通——

婆婆身上的黑雾瞬间溃散,元气大伤,颓然地倒在了地上。

她眼睛上的黄符封得死死的,一点缝隙都不留。

吴近雯胸口憋着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婆婆,过了一会儿才敢小心踢了一脚。

见对方还是一动不动,才慢慢放松下来,也跟着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那陈浩上去哪儿了?”

吴近雯又担心起来。

虽然她心里恨不得陈浩能死无全尸,但两人毕竟当过几年夫妻,平时嘴里不留情,现在真遇到事却有些担心。

正当她准备把婆婆重新关进房间,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

110。

吴近雯心里一秃噜。

警察这个时候找她干什么?

不会是陈浩真的死了,找到她头上来吧?

“喂?”

电话那头传来警察的声音:“你是陈浩的妻子吴近雯吗?”

“是我。”吴近雯紧张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的丈夫陈浩涉嫌抢劫银行,你马上过来警局一趟。”

“抢、抢银行!?”

吴近雯不敢相信地抬高声音,“他怎么可能抢银行?”

陈浩自从失业之后就一直在家里躺着,连换桶装水都抬不起来,就他那个样子,还抢银行?

警察的语气却十分严肃:“你现在在哪儿?我们现在派人过去。”

“我在……”

她刚要说在家,看到地上还躺着一个不人不鬼的婆婆,连忙改口:“不用不用,我自己过去,警察先生,我待会儿就到。”

挂断电话,吴近雯迅速打开电视,早间新闻已经开始播报昨天晚上发生的银行抢劫事件。

上面还报道了犯人的抓捕过程。

说是嫌疑犯陈某在案发现场行动,形迹可疑,鬼鬼祟祟,被警察抓住一盘问就说漏了嘴,当场被抓到警局。

陈某被打了码,但吴近雯一眼认出来,就是陈浩!

“这个混蛋,竟然还敢抢银行?!陈浩!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亏我还担心你,不如真死了算了!渣滓!”

她一边抱怨着,躺在地上的婆婆听见“陈浩”的名字,手动了动。

吴近雯毫无所察,还在如往常一样咒骂。

“活该被抓!现在还学会抢劫了?你最好被关一辈子,永远不要出来,老娘嫁给你都是倒了三辈子的血霉!早点死了算了!一个老的死了还不肯走,你一个废物祸害遗千年,混蛋……”

突然,衣服被拽了拽。

吴近雯骂到一半,转过头,突然看到婆婆竟然又站了起来,死死抓着她的衣服。

浑身的怨气几乎凝结成实体,肉眼可见。

吴近雯吓得一哆嗦。

“你……你可别吓唬我!”

一边说,甩了甩自己的衣服,却没能挣脱。

看到锋利的爪子不断向自己靠近,手不断在周围摸索,想要寻找可以防身的武器。

找了一圈却没有都没抓到。

声厉色荏地叫骂起来。

“别过来!你儿子就已经够给我找麻烦的了,你别来给我添乱,这么厉害,去管管你儿子啊,现在都给人抓走了!一个废物,就是你惯出来的!”

她不知道,老婆婆现在越听她咒骂陈浩,身上的怨气就越重,伸长双手,杀心猛起。

见自己威胁不管用,吴近雯才终于感觉到害怕,不断挥舞双臂。

“不要过来!滚开!滚开!”

挣扎间,手指不知勾到什么东西。

蒙住婆婆眼睛的黄符掉了下来。

一道阴狠冰冷的红光闪过。

吴近雯吓得呼吸一窒。

她隐约知道那黄符是什么东西,一直没敢碰,现在见黄符一落,转身就要跑。

滋啦!

婆婆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脖子,眼里是发狠的凶光。

本来姜喜月折断了她的手指,再用黄符封住眼睛,老婆婆已经没了伤人的能力,现在黄符一落,凶性立即显露!

她面无表情地收紧自己的双手,被折断的指甲刺入皮肤,鲜血瞬间涌出。

吴近雯刚开始还能挣扎,手死死抓着婆婆,想要把她推开,可对方的身体虽然已经腐烂,却坚硬如石,根本撼动不了。

慢慢地,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徒劳地瞪大眼睛,不甘心地看着眼前的婆婆。

她虽然说话毒辣,但也没有真的虐待过谁。

陈浩没了工作,又懒又赌,她念在几年的感情上,还帮着隐瞒养老金的事。

她是舍不得这套房子,不能离婚,但也是担心离婚之后,以陈浩的能力根本不会给婆婆养老,才会一直拖着。

不然只是房子的话,就算离婚了也一样可以分。

吴近雯不明白。

她要是真的恨婆婆和陈浩,就不会知道婆婆变成鬼,差点杀了自己,还帮着她隐瞒,把她放在家里。

她要是真的恨不得陈浩死,在知道他涉及抢银行被捕,就不会这么着急想要赶过去。

为什么婆婆还是要杀她?

吴近雯眼睛里的光一点点消失,心跳停止,失去了最后一丝呼吸,到死也没有想明白。

扑通——

尸体被丢在地上,睁着眼睛。

老婆婆看都不看一眼,眼睛一直盯着新闻中陈浩被打了码的照片。

——

夜色已深。

姜喜月还在接受审讯。

警局发现老婆婆的尸体不见之后,似乎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前来审问。

“你把整个事情经过说一遍。”陈队长。

他此时的模样已经不像早晨那般武断,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和怀疑,神色严肃。

姜喜月终于睁开眼睛。

“你相信吗?”

陈队长深吸一口气:“你说说看。”

这个回答已经和早上不同。

“队长?”一旁的警员惊讶道:“早上不是还说……”

陈队长抬手拦住他,将几张照片放在了桌上。

“这是法医从解刨台上找到的血迹,经过检验,只有死了很多天的人才会留下这样的血。根据DNA筛选,死者应该是今天刚抓获的嫌疑犯陈浩的母亲,我们之前曾经派人到小区调查过,前天她还在小区内活动。但是法医说,血迹的主人至少已经死了五天。”

他的一字一顿,说得十分仔细。

“今天中午,我们成功抓捕陈浩之后,就马上联系了他的妻子吴近雯,她表示会自行前往警局,但是在等了一个小时之后依旧没有出现,我马上派人过去查看,只在她家发现了满地的血迹和尸体。”

“吴近雯已经死了,身上的皮肉像是被人啃噬过,死状恐怖。”

闻言,姜喜月才微微皱起眉,视线落在照片上。

“我给她贴的黄符,给你们撕了?”

“不是我们,可能是别人撕下的。”

陈队长又拿出一个塑封袋,里面放着姜喜月的那张黄符,只不过现在已经浸透了血迹。

最开始他也不相信,可是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种种不正常之后,终于想起姜喜月的话。

直到最后,他在吴近雯的血泊中发现了这张黄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喜月看向眼前的人,见他神色诚恳,才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说了一遍。

陈队长这次终于认真听完经过,心中震撼。

这么荒谬的事,可现在却不得不考虑。

他沉思片刻。

“姜喜月小姐,这件事太复杂,我们还需要调查一段时间,还得请你继续住在这儿,等调查清楚再放你出去。”

姜喜月微微点头:“不过你们要快点,老婆婆动手杀了人,戾气化为杀气,到时候会见人就杀,你们拦不住。”

离开审讯室,陈队长的神色依旧凝重,身边的警员却还是有些怀疑。

“队长,你真相信她那些话?”

“宁可信其有……”队长叹了一口气。“陈浩现在怎么样了?”

“从抓回来开始就一直胡言乱语,又哭又嚎,根本不像个男人!现在还在哭呢。”警员语气中有些不屑。

他们抓过这么多嫌疑犯,没见过这么怂的。

队长道:“再好好调查调查吧,我跟你们一起去,先查吴近雯家。”

几辆警车随之离开,警局中只剩下了三五个值班的警员。

此时,李长生被关在另一个房间里。

拘留所的牢房中常年关押抓住的嫌疑犯,他们听了一整天,隐约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经过,终于过来询问起李长生。

“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有人抢银行?谁干的?”

李长生坐在地上,低垂着头,本来不想回答的,过了几秒,嘴唇还是动了动。

“鬼。”

“什么?鬼?”

听见这个回答,所有罪犯立即大笑起来。

“没想到这年头,警察也会骗人了,鬼抢银行?要是真这么厉害,你让她出来啊!老子连人都不怕,还怕鬼?那你说说,你是怎么从厉鬼手中跑出来的?”

李长生的表情却十分严肃。

“我认识一位大师,她给了我几张符纸,可以护身,鬼魂不敢接近。”

所有人又是轰然大笑。

“你不去写书真是屈才了!”

“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故事,还大师?原来警察也是疯子!”

“这世上要是真的有鬼,怎么不来找我?我还没见过漂亮女鬼呢。”

……

房间里的人都说笑起来,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李长生紧抿着嘴唇,没有再反驳。

门外的警察听见他们的对话,转头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空,无端生出几分恐惧。

缩了缩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于梦,我说,该不会真的有鬼吧?我看队长今天的表情好像不对劲……”

于梦今天早上才审问过姜喜月,对她说的话一个字也不相信,皱着眉。

“你这是疑神疑鬼,姜喜月才多大?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说谎骗人,就是为了摆脱嫌疑,别被她给骗了。”

警员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咚咚咚——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撞击声。

“什么声音?”

警员侧耳听了听,紧接着,突然感觉四周升起一阵寒气,手臂上的汗毛支了起来。

“好、好冷啊……”

她打了个哆嗦,“于梦,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你在这儿守着,我去看看。”

于梦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脚走出去。

越是往外走,越是能感觉到寒冷。

手指都快被冻僵了。

奇怪。

今天明明没有这么冷啊。

她走到门口,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就连虫鸣都听不见。

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伸手不见五指。

于梦站在灯光里,听着那敲击声不见了,皱起眉抱怨:“没人啊……”

正准备回去。

突然,一道影子迅速从眼角掠过。

“谁!?”

她迅速转身,手摸上别在腰际的□□。

还没等拔/出来,那道黑影以人类根本不可能的速度靠近,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于梦吃痛,转头看去。

“竟然敢在警局闹事,你……”

话说到一半,老婆婆皮肉腐烂,蛆虫涌动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

于梦声音戛然而止,脸色煞白,脑海中突然想起之前姜喜月和李长生说过的话。

这是……是鬼!

※※※※※※※※※※※※※※※※※※※※

感谢在2020-11-25 16:21:46~2020-11-26 23:4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影 20瓶;南鸢北槿 10瓶;发大大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刺骨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鹅子,等妈妈捧你!时光至此甜又暖双面大佬:N计划擒妻总裁爹地惹不起强势宠婚:陆少,实力撩妻大哥小男友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慕少宠妻甜蜜蜜国民影帝太会撩有点野蜜吻999次:乔爷,抱!我成了富豪[穿书]入赘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宋先生你又装病先婚后爱:霸道老公别乱来重生空间:八零娇媳会挖矿是你先犯规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制霸好莱坞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完本推荐: 吞天决全文阅读仙域科技霸主全文阅读都市血狼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网游之盗神全文阅读吞噬苍穹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早安,老公大人全文阅读战神七小姐全文阅读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全文阅读混混小子修仙记全文阅读攻略极品全文阅读乡村美女图全文阅读猛虎教师全文阅读武临九霄全文阅读窥情:官心计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奥特曼之九勇士创世纪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我的师尊是反派重生之时代先锋从士兵突击开始崛起异界召唤之无上帝君大唐的旗帜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柯学验尸官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斗罗之最强钢铁直男欺世盗国灵魂摆渡之位面阴差原界秘宝逆袭者之水晶皮王新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养的崽登基了我真不是魔神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公主今天登基了吗大明之主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从封神开始的诸天之旅开局被长乐公主绑架三枪追魂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全球卡牌之决斗怪兽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