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后花园书屋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 锦鲤身边的非酋(19)

锦鲤身边的非酋(19)

深夜, 坐落在市郊的别墅中,陶美荷被一阵声音吵醒。

窸窸窣窣。

窸窸窣窣。

她实在困倦,习惯性地伸手往床另一边摸索。

床单冰凉, 老公也不在, 不知道已经离开多久了。

陶美荷还有些困,不想起,模模糊糊地听着一串模糊的歌声从远处传来。

她翻了个身,下一秒突然反应过来, 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坐起。

房间里没有开灯,风从没有关严实的阳台门缝中吹进来, 掀得窗帘高高鼓起, 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 在地上映出一条手掌宽的光路。

风吹窗帘鼓起, 露出坐在阳台上的上。

牛振奇身上还穿着临睡前换上的睡袍, 坐在手扶欧式宫廷椅上,一手持镜, 一手拿化妆笔,正在耐心地在自己脸上勾白,绘出一幅完整的京剧脸谱。

月色下, 本来粗狂的五官看上去竟然有些女子的柔美。

他一边画,一边轻声吟唱。

我与那谢招郎灯前誓愿,

又谁知不从心拆散良缘。

到如今薄命人死期不远,

眼睁睁红粉女要入黄泉。

唱的是《鸳鸯冢》里的选段。

不知是被眼前的画面吓的, 还是因为窗户没关严, 夜风吹进来, 陶美荷此时浑身冰凉, 颤抖着走到门后, 掀开帘子小心翼翼地往外看。

就连声音都在发抖。

“老公……你……在这儿干嘛呢?”

阳台上的人像是没有听见,还在一边对镜画眉,一边细细吟唱着。

最近几天,丈夫牛振奇总是有些奇怪,尤其到了晚上就经常找不到人,有一次她甚至还看到他爬上天台,在边上甩袖跳舞,差点直接掉下去。

可是等到早上一问,对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起初她也怀疑是梦游,可接下来几天晚上,只要一到半夜,牛振奇就开始在家里四处走动,有时是舞戏,有时是唱戏……

尤其是这段《鸳鸯冢》,陶美荷已经听过好几次了。

牛振奇以前从来没有学过京剧,更别说还是花衫,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以前爱听的曲子,在夜晚传来,却听得人心惊胆战。

她有些担心,忍不住拉开阳台的门,小心翼翼地走出去。

“老公?”

喊了一声,牛振奇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地继续吟唱。

当唱到“眼睁睁红粉女要入黄泉”时,声音微微上扬,合着夜风让陶美荷心里直发毛。

她和牛振奇做了三十多年的夫妻,一直相敬如宾,感情极好,就算真是梦游,也不能让他在外面吹一夜的冷风。

陶美荷壮着胆子,伸手去拉牛振奇的手。

“振奇,我们回去休息,小心着凉。”

准备把人带回房里。

可是手刚碰到牛振奇,对方冰冷得有些不正常的皮肤却让她愣了一下。

正准备询问,戏曲声戛然而止!

牛振奇反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带着红血丝的眼球转过来,直勾勾地落在陶美荷的脸上。

脸上的油彩在月光下一片惨白,就像是没有生命的死尸。

“啊!”

陶美荷惊呼一声,吓得连忙后退,险些直接摔在地上。

此时虽然还没有到冬天,但她却感觉浑身彻骨寒冷,手脚都快僵化。

牛振奇朝她勾唇一笑,旋即拿起桌上的镜子,又开始仔细描眉勾白,间或细细哼唱,声音婉转。

陶美荷吓得不敢再碰,哆哆嗦嗦离开阳台,下楼躲在客厅,缩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

一直到清晨,牛振奇下楼的脚步声将她吵醒。

“你怎么睡在这儿?”

陶美荷紧张地打量他的模样,端正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半点油彩的痕迹。

“昨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吗?”

“什么事?”

牛振奇一边系领带,想起这几天妻子说的话,泰然一笑。“我有梦游了?看来是中午的工作太累了,年纪大不中用了。”

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保养不错,又经常上健身房,体力甚至比一些年轻人还要出色,怎么可能是因为劳累梦游?

更何况,昨天一整天,牛振奇唯一的工作就是和自己一起去参加钟淇的生日宴,谈何劳累?

“振奇,你以前会唱戏吗?”

牛振奇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年轻的时候听过几次,怎么了?”

陶美荷瞪大眼睛,白眼球上爬着几条血丝,黑眼圈更是深深挂在眼睛下方,一脸惊恐道:“昨天晚上我半夜睡醒,看到你在阳台一边画脸谱,一边唱《鸳鸯冢》。”

“你不是睡糊涂了吧?什么《鸳鸯冢》?我怕从来没听过。”

“是真的!”

陶美荷激动地抬高声音,但牛振奇却有些不耐烦。

“这几天你天天说我有问题,可我看我一点问题也没有,要是真的梦游,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反而是你……我知道因为我们一直没孩子,你心里内疚,但我们不是已经讨论过,不提这件事了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

见他要走,陶美荷着急地伸手要去抓他。

可刚抬起手,突然见自己右手手腕上一道青紫手印,正是昨天晚上牛振奇抓她的地方!

她倏地睁大眼睛,吓得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昨天晚上牛振奇抓她手的时候,似乎没用多大力气,并不觉得疼,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痕迹?

就连手指都清晰可见!

而且这印子看上去纤细清秀,明显是个女人的手印。

陶美荷慌张地用手搓了搓,这青紫的痕迹就像是印在皮肤里似的,虽然不疼,却怎么也洗不掉。

等她再抬头看去,牛振奇早就已经离开了。

她慌张地在客厅中来回走动,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就心惊胆战,连二楼都不敢去。

牛振奇说可能是梦游,但她越看越不像。

更像是闹鬼!

只有牛振奇被鬼缠身,他才会突然变得这么诡异。

陶美荷着急打来电脑,找了“抱云观”的网址,发现上次她在上面留下的评论已经有了回复。

【你能多说一点信息吗?或者可以拍摄照片发给我,具体情况需要看过才知道。】

她想了想,一咬牙,按照网页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姜大师,我觉得我丈夫被鬼上身了。”

——

姜喜月早读刚下课,想着从荆如星家找到的那个木雕娃娃,计划着要不要去找钟淇对峙。

隔着几张桌子,钟淇正在和同学谈笑风生,晨曦落在身上,青春洋溢,干净通透,实难想象竟然会和这样的邪术联系在一起。

她握了握口袋里的木雕娃娃,站起身。

手机突然在这时候响起。

屏幕上是一串未知号码。

因为网站浏览量的火爆,最近这段时间总是有人给她打电话,说自己遇见了鬼,但仔细一调查,却都是一些疑心病。

几天下来,也没有遇到一个真的鬼。

这电话估计也是网友打来的。

姜喜月看了一眼没有接,等那头挂断了,继续朝钟淇的方向走去,听见他们正在讨论昨天生日宴的事。

叮咚。

叮咚。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还是那个号码。

钟淇听见声音回头,见姜喜月站在身后,笑了笑:“大明星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手机铃声还在不断诈响,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放在校服口袋里攥着木雕娃娃。

犹豫了几秒。

“没事。”

说完一边接通电话,迅速朝教室外走去。

“我是姜喜月。”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惊恐的声音。

“姜大师,我觉得我丈夫被鬼上身了。”

此时是早上八点多,阳光普照,但隔着电话,姜喜月都能感觉到对方声音中透出来的恐惧。

三十多年前,牛振奇和陶氏大小姐陶美荷结婚,入赘陶家,同时进入陶氏工作。

他也算有本事,虽然是入赘,但决心从基层做起,短短几年,就从普通员工一路直升成为经理,让当初瞧不起他的人全部甘拜下风,公司里的员工提起这件事也无一不是钦佩有加。

在陶家父母过世之后,公司由牛振奇接手管理,事业一直蒸蒸日上。

又过了几年之后,陶美荷和公司董事会商议,决定把陶氏改为牛氏,正式成为牛振奇手下的产业。

不过就算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夫妻俩的感情。

两人结婚三十多年,依旧伉俪情深,成为众人心中的模范夫妻,只是唯一的遗憾就是至今两人膝下无子。

郊外。

姜喜月站在牛家别墅外,看着门口一株结着紫红色果实的桑树扬起了眉。

李长生上前按了门铃,一个保姆打扮的中年女人快步走出来,看上去才四十岁模样,十分年轻,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应该保养不错。

“您就是姜大师吧?太太从早上就开始等您了?”

她笑着打开门,迎两人快步进去。

别墅前面有一小片院子,高大的杨树挺拔笔直,直冲云霄,风一吹,叶片相互拍打,一片噼里啪啦响声。

李长生惊讶地四处打量。

“我还是头一回见在院子里种杨树的,别说,看着挺精神。”

姜喜月睨了他一眼。“这么喜欢,你要不也在家里种两棵,晚上好和鬼一起手拉手。”

一听这话,李长生瞬间笑不出来了。

“大师,你别吓我……”

姜喜月道:“宅子里东西不可随便摆设,种树更是有讲究,俗话说,院前不栽桑,院后不栽柳,院中将不栽鬼拍手。满院子的杨树,等等一吹,树叶啪啪作响,就像是鬼拍手的声音,在迎鬼进门。”

闻言,刘长生一哆嗦,吓得迅速避开地上的杨树叶片。

“那他们不是两个都中了??院前还种了一棵桑树呢……”

他迅速上前几步,询问那个保姆:“这些杨树都是谁种的?种这个不好。”

“都是牛先生种的,去年种上的时候还没这么大呢,没想到一年就蹿这么高了,都没人打理就能长这么好,太太还说选对了呢。”

保姆笑盈盈的。

姜喜月看了看那比大腿还要粗一圈的杨树干。

杨树种在园中用阴气滋养,可不是长得快吗?

两人迅速走进客厅,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陶美荷迅速走过来。

“姜大师。”

她特意换了衣服,化上淡妆,只是还不敢上楼,都是让保姆把东西拿下来,在楼下换的。

在早上那通电话中,姜喜月已经听她提过一些情况,直接道:“我能上楼看看吗?”

“我……我……”陶美荷有些犹豫。

她这个年纪,更是对鬼神之说心生敬畏,更别说家里还出了这种事,估计以后都不敢再上楼了。

“我让梅姐带你们上去吧。”

保姆梅姐点了点头。“太太不敢上楼,你们要看哪儿,我带大师去看。”

说完,带着姜喜月和李长生朝楼上走去。

来之前,李长生听说她要和李秀嫣以前的未婚夫见面,马上就跟了过来,还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害怕,可此时一上楼就有些虚了,躲在姜喜月身后。

“不会真有鬼吧?”

梅姐带他们走进卧室,指着阳台的方向:“太太说,昨天半夜她就是看到先生在那儿唱戏的,可我今天早上来收拾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家里也没发现画京剧脸谱用的油彩。”

拉开阳台的门,外面正对的就是满院子生机勃勃的杨树。

“我听说,牛振奇之前还差点从楼顶掉下去?你当时在吗?”

梅姐摇头:“那几天我儿子生病,我在家照顾他没来,不过后来看监控,也没见到先生上楼。”

“你们查监控了?”

“别墅里一直都有监控,因为太太一直害怕,先生特意带她去查看了监控,可监控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先生说可能是太太身体不舒服看错了……”

说到这儿,梅姨小心地看了一眼姜喜月,犹豫着道:“别墅里司机和保姆好几个人,可谁都没发现不对,就是太太一直说有问题,最近又开始撞鬼了,但大家都住得好好的,没觉得什么不对,他们都还说……”

“说什么?”

“大师,我给你说了,你可别告诉太太,他们都说,太太是因为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出问题了,前些日子,先生还说要给她找心理医生呢。”

姜喜月想起刚才楼下见过的陶美荷,确实是精神紧绷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

李长生长长松了一口气,放心下来。“我就说,这世上哪儿有这么多鬼?很多都是疑神疑鬼,我看这一家和和美美,也不像会被鬼缠上的样子。”

姜喜月没有说话。

梅姨又道:“这些话虽然不是我说的,但也有根据,太太说的那些事,我们一件也没见过,监控也没有拍到过先生,反而经常看到太太半夜里不睡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怪渗人的。”

“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梅姐仔细说了说陶美荷之前在电话里和姜喜月说过的事,只不过在她口中,确实陶美荷自己疑神疑鬼,捕风捉影,就差直接说陶美荷精神有问题了。

一听说没鬼,李长生反而放松下来。

“我认识几个心理医生,要不给你们介绍一下?”

梅姨苦笑:“先生也这么说,但太太怎么都不肯去,也是,牛家家大业大,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关注。太太没有孩子这点就已经被很多人抓着不放了,要是再出事……”

她叹了一口气,带着两人朝楼下走去。

还没到客厅,就听见陶美荷正在和别人说话。

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站在她面前,身上的西装十分考究,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五官依旧端正,能看得出年轻时的风华。

是钟淇照片上的男人,陶美荷的丈夫。

也就是李秀嫣当年的未婚夫。

牛振奇。

他似乎听见脚步声,回头。

“他们是谁?”

陶美荷最近总在家里看到怪事,但家里人谁都不相信,尤其牛振奇还总说是缓解,要给她找心理医生。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请了阴阳先生来驱鬼,肯定又会说她疑神疑鬼。

她正犹豫该怎么搪塞过去,梅姨道:“他们是太太的客人。”

姜喜月走上前,朝他微微点头示意。

“你好,我是姜喜月。”

牛振奇在A市开设公司,对于时事新闻一直跟得很紧,这段时间旅游局这么大的动作,他当然知道姜喜月的名字。

但是一想到她背后的身份,立即皱起眉,转头朝陶美荷看去。

“你该不会是请他们来抓鬼的吧?”

陶美荷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振奇,我真的觉得有些不对劲,请他们来看看以防万一……”

“胡闹!”

牛振奇脸色却瞬间沉了下去。

“你明知道外面不少人都盯着咱们家,之前你出现幻觉的消息都已经传出去了,今天我出去开会有人直接问我,想让我下不来台,你现在又请他们过来,不是明摆着宣告所有人吗?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先和我商量商量。”

结婚之后,牛振奇对陶美荷三十年如一日的温柔,从来没有这么严厉过。

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经历,陶美荷心情瞬间低落,眼里涌上泪水。

看到她的模样,牛振奇又叹了一口气,上前轻轻抱住她。

“我不是怪你,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压力大,我已经预约了一个心理医生,过几天带你去看看,先对症下药,好不好?”

陶美荷向来没什么主见,不然当初父母也不会特意招婿进门管理公司。

听着牛振奇温柔的声音,点头答应了下来。

姜喜月这时走上前,开口道:“牛先生,我觉得您妻子可能并不是幻觉,这屋子确实不干净,我希望能再仔细调查调查。”

“胡说八道!”

牛振奇怒气冲冲地转过头:“你这种神棍,我一个也不相信!什么鬼啊神啊的,不就是为了骗钱吗?今天的费用我会支付,你们马上离开这儿!”

“大师可不是神棍,她是真的……”

李长生想要解释,牛振奇已经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出去!出去!小梅,把她们赶出去!”

梅姐迅速上前拉住两人。

“二位,你们还是出去吧。”

姜喜月没有强求,微微侧头看向牛振奇身后的陶美荷。

“以后要是再有情况,我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滚!”

牛振奇怒斥一声,姜喜月才终于收回视线,跟着梅姐一起离开。

一直出了门,梅姨歉意地笑着道:“先生一直不喜欢迷信的说法,家里都不让提,真是抱歉。不过这次的事真的不是鬼魂什么的,就是太太疑心病太重了。”

说完,朝他们颔首,转身离开。

姜喜月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这株巨大的桑树,隔着围墙,还能听到里面传来杨树叶子噼里啪啦的“拍手声”。

“啧啧啧。”

李长生在一旁摇了摇头,酸溜溜道:“富豪家就是不一样,连保姆都打扮那么漂亮,她脚上那双鞋,之前我带我妈逛街的时候刚看过,好几万呢!”

闻言,姜喜月转头看去,梅姐已经离开了,也没看见她穿的什么鞋。

“特意过来看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李长生过来是因为当初李秀嫣的事,他参与其中,知道李秀嫣和牛振奇的纠葛,坚持要过来看看。

虽然当初牛振奇无情,李秀嫣才刚失踪半年就火速和陶美荷结婚,但也并没有犯罪,顶多是做人不厚道,可现在他和陶美荷夫妻和睦,关系密切,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能真是精神压力太大了吧?更年期最容易出问题了。”

“我看不见得。”姜喜月却道。

从看到这满院子的“鬼拍手”,看见陶美荷手腕上的鬼手印,她就知道这宅子里肯定有鬼!

两人才刚离开别墅,钟淇就听说了他们去找陶美荷的事。

因为之前合作的旅游项目,姜喜月现在在A市算得上是小有名气,过来的时候也没有遮遮掩掩,刚好被邻居和路人看见,传着传着,就传到了钟淇耳朵里。

不到一个小时,天色刚黑,钟淇就匆匆赶来。

牛振奇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攀上的关系,绝对不能因为姜喜月黄了。

一进门,见牛振奇已经出门了,家里出了坐在沙发上的陶美荷,一个人也没有。

“阿姨,怎么只有您一个人在家?”

陶美荷身体蜷缩着,看见钟淇才意识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就连保姆梅姐也不见了。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都不见了……我好害怕啊……”

钟淇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肩膀。

“今天姜喜月他们来干什么?阿姨,是您叫他们来的?”

陶美荷突然一把抓住钟淇的手,睁大眼睛道:“钟淇,这屋子里有鬼!真的!你相信我!他们都不相信我!我都看到她了!”

钟淇转头朝周围看了看。

“阿姨,您让姜喜月来抓鬼?怎么不叫我来看看?”

“你会?”

钟淇笑起来。“我曾经从一位高人那儿学过一个法子,只要一使出来,无论什么鬼都会吓破胆,以后再也不敢来骚扰您。”

“真的吗?”

“当然,这个方法我试过,很管用。”

说着,她招了招手,凑在陶美荷耳边低声说了一会儿。

“只要这么做,肯定就能成,保准以后您每天晚上睡得舒舒服服,那只鬼都怕您。”

陶美荷却还是惊恐不已。

“这样真的能行?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方法……”

“秘方,哪儿能人人都知道?”

钟淇劝说道:“阿姨,其实我本来也不想告诉你这个法子的,但最近外面已经有人开始传您疯了,就连董事会都担心您影响公司形象,想要让牛叔叔跟您离婚呢。您总不想发展到那一步吧?早点把事情解决,家里和公司才能安定。”

闻言,陶美荷才终于点头。

“你说的对,我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就按你说的办!”

当天晚上。

陶美荷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整个人躲在被子里等待着。

当时钟指向午夜两点半的时候,身侧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吓得迅速挺直背脊,虽然盖着被子,却浑身冰冷,一点温度也没有。

漆黑的房间中,牛振奇走阳台边,打开窗户,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让房间短暂恢复光明。

紧接着,一阵熟悉的曲子传来。

我与那谢招郎灯前誓愿

又谁知不从心拆散良缘

到如今薄命人死期不远

陶美荷浑身直打哆嗦,总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那尖锐的歌声更是让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想到今天傍晚钟淇说的话,鼓足勇气突然翻身坐起。

阳台外,牛振奇又在画脸谱,皮肤被涂得森白,细长的眉,隐约好像看到就是一个女子模样,正在月下勾白。

陶美荷吓得浑身一抖,眨了眨眼睛再看,阳台上只剩下自己的丈夫牛振奇。

她颤抖着双腿打开阳台门,后背贴着墙壁慢慢靠近。

“振奇?振奇?老公?”

喊了几声,牛振奇就和前几天晚上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夜风忽而吹起,满院的杨树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阴森恐怖。

陶美荷深吸一口气,猛地上前,一把抓住牛振奇的手腕。

“老公!”

突然,牛振奇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嘴里还在吟唱:

“眼睁睁红粉女要入黄泉……入黄泉……”

森冷的寒意瞬间从脚后跟窜起,激得后背汗毛倒起!

陶美荷吓得心惊胆战,但想到现在没人相信自己,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她肯定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咬牙道:“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快点离开这里!”

闻言,牛振奇却轻笑起来,抬手掩住唇角,活脱脱一副京剧中花旦模样。

一面盯着陶美荷,一边笑声盈盈。

陶美荷几乎已经站立不稳,壮着胆子大喊:“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一把将攥在手里的香灰撒了过去!

牛振奇一碰到那香灰似乎十分痛苦,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一会儿变换成女子花旦模样,神色狰狞,一会儿变成他本来的模样,表情痛苦。

月光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从他的皮肤下跑出来,就连脸上都被拉扯出一个个尖锐的包!

陶美荷吓得连连后退,不断将手里的灰撒出去。

牛振奇的表情更加痛苦,喊叫了几声,扑通摔在地上,没了反应。

陶美荷惊恐地蜷缩在角落里,盯着牛振奇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不会再突然动手,才终于小心翼翼地上前,把人反过来。

却见他脸上的油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转头看去,桌上的镜子,化妆笔,也统统跟着消失。

难怪每天早上起来之后,牛振奇脸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家里的保姆也找不到油彩。

果然是恶鬼作祟!

不过还好,钟淇告诉她的方法,真的管用了!

她长长松了一口气,抱着牛振奇坐在地上,劫后余生地喘着粗气。

没过几分钟,地上的牛振奇苏醒过来,转头看了看周围。

“我怎么会在这儿?”

陶美荷连忙抱住他,喜极而泣:“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快回去吧,以后都不会再有事了。”

以后她再也不会害怕那只鬼了。

没有人能拆散这个家!

她搀扶着一头雾水的牛振奇回房间躺下,自己则偷偷出门,转身来到角落的客房。

一打开门,里面到处挂着红帆和奇怪的邪神画像。

房间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红木神龛,神龛里供奉着一个没有眼睛的娃娃。

陶美荷慌慌张张地走过去,用小刀戳破自己的指尖,往娃娃头上滴了几滴血。

那血一落在娃娃身上,迅速被吸收殆尽,不见踪迹。

她转身上了几炷香,心有余悸地磕头。

“谢谢神仙保佑……谢谢神仙保佑……”

刚才驱散恶鬼的香灰,就是从这儿拿的。

以后只要有这神仙在家里,她就再也不用怕那只女鬼了。

她拜了又拜,才终于起身离开,将门锁得死死的。

就在A市的另一边,钟淇看着衣柜里的邪神像闪现红光,就知道肯定是陶美荷又来了,迅速起身站在旁边等着。

等那红光慢慢消退下去,激动道:“总算是等到了!我就知道,这个陶美荷的运势不简单,不愧是家族富豪!”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手机抽奖后台。

昨天参与的抽奖活动,获奖名单刚好公布,钟淇的名字就在第一名的位置上。

她顿时大喜。

之前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运势可以借,导致她最近总是不太顺,现在有了陶美荷这个长期饭票,应该够用一段时间了。

钟淇心满意足地关上衣柜的门。

第二天,姜喜月有些不放心陶美荷的情况。

虽然李长生坚持认为她很可能是心理有问题,才会导致幻觉产生,毕竟就连监控中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姜喜月却认为,她手上那个鬼手印可不是随便能假造的。

于是一大早,趁着周末,她特意给陶美荷打电话,准备找个牛振奇不在的时间过去看看。

没想到一接电话,却被陶美荷拒绝了。

电话中,她的声音中气十足,似乎心情很好,再没有以前的慌乱。

“大师,我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真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解决了?”

“是的。”陶美荷高兴道:“上次请你过来的费用一直没有给,你方便吗?我可以送过去。”

姜喜月有些疑惑。

昨天她还被吓得心惊胆战,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我今天刚好在家,不如你过来吧,我正好再帮你看看。”

挂了电话,姜喜月看着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小鬼,随手递给它一个鸡蛋。

“待会儿有客人过来,记得藏好了,不要出来捣乱。”

小鬼接过鸡蛋,立即躲进了墙壁里。

陶美荷来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就在门外按响了门铃。

姜喜月一打开门,见她神采奕奕地站在门外,样子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不禁也是一愣。

“你是怎么解决那只鬼吗?”

陶美荷摆了摆手:“哪儿有鬼啊?都是我自己疑神疑鬼,我老公说的没错,我现在年纪大了,再加上更年期,出现幻觉了而已,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

姜喜月仔细打量她的模样,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真伪。

“那你的怎么想通的?”

“多亏了钟淇开导……对了,你们好像还是同学?”陶美荷语气十分欣赏,夸赞道:“她可真是个好孩子啊,要不是因为她,我估计现在还陷在里面呢。”

钟淇开导?

姜喜月微微皱眉。

“陶女士,能告诉我,您是怎么和钟淇认识的吗?”

陶美荷道:“说起来也巧,她刚好捡到了我丈夫掉落的东西,顺着电话打电话就认识了,这样的好孩子现在可不多。”

姜喜月仔细听着,突然见陶美荷身后的墙壁里,小鬼的脑袋影影绰绰探了出来,没有眼白的双眸一直呆呆地盯着陶美荷。

看了一会儿,还凑近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小鬼自从搬到这儿之后,一直十分听话,要是有外人过来,就绝对不会露面。

刚才姜喜月特意叮嘱,没想到它今天竟然还跑了出来。

就站在陶美荷身后。

陶美荷说到一半,哆嗦了一下。

“怎么有点冷?”

她转头朝周围张望,看不见小鬼,站起身来。

“酬劳我已经送到了,希望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都是我之前糊涂了,别让人看笑话。”

姜喜月微微点头,视线却一直落在小鬼的身上。

看着它跟着陶美荷往外走,一直到了门口才终于停下,站在玄关看着门一动不动。

※※※※※※※※※※※※※※※※※※※※

为痴情闪得我柔肠百转,

因此上终日里病体缠绵。

我与那谢招郎灯前誓愿,

又谁知不从心拆散良缘。

到如今薄命人死期不远,

眼睁睁红粉女要入黄泉。

可叹我亲兄长不能见面,

只落得泉台下去度流年。

——出自《鸳鸯冢》

大致情节:明时,谢招郎与王五姐相爱订婚。招郎不敢告知母亲,请姐姐代陈。王五姐不得消息而成疾,托人传书被谢母知,谢母责子并将其锁禁。招郎逃。五姐骤见,伤恸而亡。招郎碰壁殉情。二人合葬,世称“鸳鸯冢”。

花衫:融合花旦和青衣的新旦角

【其实剧情和这个故事没有特别大的关联】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知恨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祁半夏 50瓶;34576545 20瓶;晓知恨行 14瓶;w、路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一心学习[快穿]请大家收藏:(www.hhyshuwu.com)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后花园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

猜你喜欢: 请停止醋王行为[电竞]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总裁爹地惹不起错嫁替婚总裁我是女配她哥[快穿]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蜜吻999次:乔爷,抱!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昏婚欲睡总裁爹地宠上天在偏执墨少怀里逃个婚制霸好莱坞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慕少宠妻甜蜜蜜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入赘娇妻来袭:闪婚老公超给力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一胎三宝:总裁老公,甜蜜宠白领丽人0×0=0.5宋先生你又装病玄学少女才是真大佬[重生]从炮灰到魔王你轻点宠我刺骨
完本推荐: 主宰之王全文阅读宋阀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败家系统在花都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武侠:神级选择全文阅读剑中仙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全文阅读仙武同修全文阅读修真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重生之俗人一枚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刷怪原界秘宝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黑化大佬太可怕公主今天登基了吗三国吕布之女前夫先生,过宠不候洪荒:我!人族天帝都市无敌神医玉金记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太古天圣我的1978小农庄斗罗之最强钢铁直男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新书你是我的天使呀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靠山是洪荒Mafia渣男手册四爷的小年糕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劫天运变成精灵了怎么办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娱乐:开局就开战斗机我的隐身战斗姬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特种兵之死神教官LOL:上单皇帝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千千鸟的全部小说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 后花园书屋移动版 - 后花园书屋手机站